天翼文学->现代言情->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TXT下载->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109.走过最远的路就是老墨的套路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 109.走过最远的路就是老墨的套路

    晋江独家发表, 订阅比例百分之五十啾咪~

    周围的人并没有因此作出什么反应,就连距离他们最近的那个大姐,也只是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跟看路人没什么区别。墨蕴齐眸色闪了闪,果然, 没有人发现。

    俩人贴在一起, 难免有肢体接触, 顾佳茗被蹭了腿,心慌慌的赶紧躲开。墨蕴齐发现他的躲避, 收了心思看着他, 突然又伸手,在他腰上摸了一把。

    顾佳茗脸色再变,心口扑腾扑腾的又往一旁挪了点,这个人类在挑衅他!他是不会正面跟他杠的!

    墨蕴齐无奈的搂住他的腰,把人搂回来, “再躲就掉下去了。”

    顾佳茗克制不住的炸毛了,狡猾的人类,斯文败类!

    一气之下,顾佳茗又扯掉口罩,墨蕴齐挑了挑眉, 这是恼羞成怒了, 不伪装了?没想到下一秒顾佳茗就拉起了他的手, 趴上就咬。

    “嘶!”墨蕴齐看着自己手腕上这一排整齐的牙印, 疼的倒吸了口凉气, 顾佳茗呲了呲牙,一副不服你来咬我的嚣张表情。

    “牙口不错。”墨总很中肯的点评了一句,这一排整齐的小白牙,咬人的时候真疼。

    顾佳茗很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那当然了,他跟小松鼠比赛磕松子,小松鼠都败给了他。

    作为一只狐狸,用好牙口赢了一只松鼠,真的很骄傲!

    墨蕴齐含笑的拿出手机,拍下顾佳茗这傲娇的表情,貌似不经意的讲:“你这样子都没有被人认出来,讲真的,我很意外。”

    顾佳茗心虚的呵呵两声,都没有制止对方的动作,“也许,我并不是那么出名。”

    “是吗?”墨蕴齐把照片复制了一份,保存在自己的文件夹里,不急不缓的道:“那以后就要努力了,让所有人都认识你才好。”

    顾佳茗咳嗽一声,面无表情的戴上口罩,扭脸看正在玩耍的墨泽洋:“好的老板,我会好好努力的!”

    坐在俩人旁边的那位大姐,终于扛不住俩人这个甜腻腻的气氛,拎着闺女的水壶走了。

    顾佳茗的视线立马就被转移了,“那个有小猪佩奇的水壶好好看,我也要给小崽子买一个!”

    墨蕴齐含笑的点头,“好,一会儿就去买。”

    这么大个人,竟然被一个水壶转走注意力,好像新鲜事情对他来说都有着谜一样的吸引力,神经跳脱的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墨蕴齐的心不由得软下来,不管顾佳茗隐藏了什么秘密,最起码在他面前,这个人是真实的。

    不管顾佳茗身上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管他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不管他是不是个正常人类,顾佳茗都是他的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爱到深处,除了眼前这个站在他面前的人,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

    ————

    墨泽洋玩了一天,已经累了,最后画了一个小时的画后,已经困得睁不开眼,趴在他爹的肩膀上迷迷糊糊想睡。墨总并不在意自己儿子已经是四岁的大宝宝了,能抱一会儿算一会儿,以此弥补自己前几年没抱到的遗憾。

    困极了的墨泽洋搂着墨蕴齐的脖子,奶声奶气的叫了声:“爹地~”不似和顾佳茗一起故意叫他的玩笑声,这一声在耳边响起的呼唤,让墨蕴齐第一次感受到父子间的血脉相连,心底无端的便升起一股满足感。

    顾佳茗咬着牙愤愤的跟在身后,撑着一把大伞罩在三个人的头顶,脚步重重的踩在地上,一脚一个小水花,成功溅在墨总帅气的西装裤腿上无数泥巴点子。他很想把墨泽洋这个没良心的小崽子晃醒:虽然你爸爸我承认这是你亲爹,不让你喊老墨,你就不能矜持一点,真的叫爹啊,叫的这么亲昵,你想过我的感受没有?

    顾小妖很矫情的在心里用排山倒海推翻了一排醋缸,并且很霸道的发誓,这一路绝不跟墨蕴齐讲话!直到墨总很自觉的把拍了的照片发给他,顾佳茗很不爽的问:“为什么这么少?还有呐?”

    狡诈的人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藏私!

    墨总把墨泽洋放在车坐上,小心的避开他,和顾佳茗挤在一起,给他看自己手机上的照片,“你还要哪一个?”

    看着小崽子占了好大的地方,顾佳茗也不能把墨蕴齐赶走,俩人只能凑在一起,头靠着头,一边用手指滑动墨蕴齐的手机屏幕,一边点名:“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要!”

    墨蕴齐手长腿长,和顾佳茗靠在一起看手机确实不太方便,索性搂住顾佳茗的肩膀,把顾佳茗半圈在怀里,一起看。

    顾佳茗挑了挑眉,想炸毛。

    “嘘!”墨蕴齐把他的头扭回去,让他不要看自己,好好看相册,“不要吵醒孩子。”

    顾佳茗:“……”

    怎么感觉自己有点无理取闹?

    这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

    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中午吃的那点东西已经在一下午的玩乐中消磨尽,墨泽洋在车上睡了一觉,下车的时候被墨蕴齐裹着毯子抱下来,一看见站在门口等候的王秘书拎着一个大餐盒,顿时耸了耸鼻尖,眼睛都睁大了,“爸爸,我闻到了面包蟹的味道!”

    王秘书礼貌的笑了笑,心说我们小墨总真是厉害,只用鼻子就闻出了螃蟹的品种!

    顾佳茗看着摆上桌的海鲜大餐,十分的纠结,吃?欠墨蕴齐的越来越多!不吃?看见美食不吃对不起嘴对不起胃更对不起自己的妖生!这次出去好像也没完成给墨蕴齐花钱的计划。

    纠结之后,顾佳茗还是决定:吃!

    管那么多干甚,先对得起自己的味觉再说别说!

    吃饱喝足之后,墨泽洋摊平在沙发上,想象自己已经是一个人形狐狸毯子了,小肚子鼓鼓的,现在他只能再喝五十毫升的奶,多一点都不行。

    顾佳茗一脸懊恼的捶沙发,吃完了之后又后悔了,他应该抵挡住美食的诱惑,吃完了还得还债!

    墨总一脸淡定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一手一个摸摸头,感觉自己在给他们顺毛。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

    ————

    等到墨泽洋睡着了,顾佳茗和墨蕴齐打了声招呼,“我有事出去一趟,你听着点,别让他滚下床。”

    墨总冷着脸,一言没发。

    顾佳茗也没在意,戴上帽子就出了门。

    顾佳茗来到西城北街,今天夜色降临的格外早,春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这条街上渐渐升起了一层白雾。他撑起伞,走在路中央,两边的迷雾渐渐散去,好似都在为他让路一般。一直走到第十三号商铺,顾佳茗才停下脚步。这是一家看着年纪就不小的古董铺子,仿佛被时光遗忘了一般,掩藏在烟雨之中,隔着一层水雾,只见到烁金的“董家古董店”五个大字。

    红色的木门紧紧闭着,走的近了才看见旁边挂着一个大牌子,字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写的,在这迷雾中老远的就能看的清楚:新品古董上架,品种繁多,有意者可进店参观,成本价,速甩!!

    另外,小店主营:算命、看风水、测因缘、断五行八卦,免费治疗小孩儿外感惊吓。ps:挪坟价钱加倍,人民公仆免费。

    承诺:不准不要钱!

    老板的话:今天下雨了心情不好,不营业。

    看着这句任性的话,顾佳茗噗嗤一声笑出来,刚想抬手敲门,红木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露出头来,笑吟吟的道:“老板说有客来了,让我下来开门,原来是顾先生。”

    顾佳茗笑着拍了拍小孩的脑袋,“他竟然称我为客人,真是见外了。”

    这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楼上响起,“我说的不是你,是尾随你而来的人,如果你再不出去,他就要被那只不安分的花妖抓走了。”

    从二楼下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唐装,倒背着手,手里握着一把青色的玉尺。他的皮肤很白皙,就像常年不见阳光似的白净,在灯光下甚至给人一种透明的错觉,五官俊秀异常,不似那种妖艳的美,而是秀气、干净,整个人的气质干净的就像他的衣服一般。他就像是在古画里走出来的文人雅士,让人看一眼,就觉得干净的不敢亵渎。

    顾佳茗歪着头,对对方说出来的话有些不能理解,“尾随我而来的男人?”

    来人走到顾佳茗对面,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表情微微一怔,随后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他用玉尺敲了敲顾佳茗的脑袋,嘴角轻轻抿起来,笑骂道:“都说狐狸聪明,我看你就是榆木脑袋,当然是找上你家门的那个男人!你忘了今天是清明节吗,怎么敢让他一个人类往这条街上来?”

    顾佳茗妖力放出去微微一感应,脸色陡然一变,身形一晃就没了踪影。

    拦住墨蕴齐的女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画着浓妆,穿着也很是暴露,大雨天的穿着抹胸还露着腰,露的地方比穿得多,浑身上下透着欲拒还迎的妖媚。

    “明明是个人类,身上怎么会有这么纯的灵气?老天有眼,大补啊!”女人笑眯眯的凑近,跟着墨蕴齐的保镖很灵巧的挡住对方,没想到那女人瞬间出现在墨蕴齐的身后,保镖脸色一变,已经意识到这不是个普通女人。

    女人挑逗的摸了摸保镖的下巴,声音娇滴滴的,让人听了有种眩晕的感觉,“我就是想跟你的主人聊聊天,喝喝茶,再坦诚的谈谈人生,你这人长得倒是不错,可惜一手的血腥味,还不懂怜香惜玉。”

    保镖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给墨蕴齐使了个眼色,这个女人太邪门了!

    墨蕴齐蹙了蹙眉,对方称他为人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也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墨蕴齐和保镖都没看清眼前发生了什么,就听嘭的一声,伴随着一声惨叫,路边的草地上突然出现一个两米的大坑,刚刚拦着墨蕴齐不让走的女人已经被砸进土里,痛苦的嘤咛一声,瞬间变成一个平胸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