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综合其他->宁为妖物TXT下载->宁为妖物-> 第354章 幽荧族·孤注一掷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宁为妖物 第354章 幽荧族·孤注一掷

    “别!”忧隐心下一慌,着急道。

    可为时已晚,浮泷已经空遁离开,只剩下妖火在她站过的地方招摇片刻也凌空消失。

    她这回用上了数月以来都不怎么用的全部妖力,就算是忧隐出手也追不上,更何况他还负了伤。

    “少主,你不该为她一个妖乱了心智,她有如此本事,谁还能伤她?”红衣女妖望着浮泷消失的地方道。

    然而,她的话忧隐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现在又气又急,浮泷最终还是选择相信那个烛照族的混蛋。她甚至没有怀疑过所谓的小路上是不是布满伏兵!

    “飞鱼!”忧隐拧着眉大吼一声,几乎是同时,头戴帷帽的娃娃就出现在这里。

    娃娃原本本面无表情的脸看起来有些恼火,那双总是抄在袖袍里的此时正扶着帷帽,一副疾驰而至的模样。

    但在妖怪们看来,他就是突然出现的。

    “不是说了别半途突然叫我吗?这样我会折寿的!”飞鱼扶好帷帽,气冲冲走到忧隐面前。

    他忽然睁大眼睛:“你受伤了!这里被神族找到了?”

    “这事不重要。”忧隐看也不看自己被血染湿的衣裳,反而蹲下来扶着飞鱼的肩膀道:“现在任务有变,你去跟着浮泷。”

    飞鱼眨眨眼,很是疑惑:“浮泷不是在你这吗?”

    忧隐摇头:“她走了,去一个叫白云山的地方。那里……总之,你去看着她,如有危险,立时来报。”

    “好。”飞鱼草也不多问,随着一阵风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他从未在这里出现过。

    “少主!”红衣女妖听出忧隐有去救浮泷的意思,慌了。

    其他妖怪也大概听出了些眉目,脸色凝重起来。甚至都没心情去好奇少主手底下何时有个这样的妖怪娃娃。

    “秋禅,我自有分寸。你无须忧心。”

    忧隐依然拧着眉,他慢慢坐下来,开始给自己调息。

    叫秋禅的女妖无奈看着他,又气又难过。他关心浮泷,被她伤了也不生气,可他是否想过,有一个叫秋禅的女妖,看到他受伤会心痛?!

    “少主,若正如你所说,白云山有陷阱,我们就不该去救她。太危险了!”秋禅还是不甘心。

    “你先过去吧,待我疗好了伤再议不迟。”忧隐音色平静道。

    她仰头看天,把爬到鼻子上的酸意憋回去,可心里也是酸涩得厉害。她只好攥紧手,故作平静转身离开。

    忧隐闭着眼,不多时身上的伤口就全数愈合——浮泷终是没下狠手。

    但他还是懒得起来,浮泷扎他这几下,不止是扎在身上。外面的伤口愈合了,但他的心还是很难受。

    活像被妖火灼出几个窟窿。

    这边,秋禅重回妖怪群里,选了个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地方悬空坐着。她是除了忧隐之外最强的一个,可以毫无顾忌使用妖力。

    反正恢复起来也极快。

    “若不是呢?”有个妖怪走上来,立在秋禅身边,是个眉眼宛若星霜的少年。秋禅转脸看他,眉色不解。

    少年目视前方,接着道:“若不是陷阱,那里真的是拿到玉树的最佳道路。我们岂不是白白错过机会?”

    “那也和我们没关系。”秋禅冷笑,“少主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明显?有吗?少年皱眉。

    秋禅勾着唇,浮到少年肩膀的高度:“等那个叫飞鱼的小妖怪传信回来,再做打算。”她刻意放低了声音。

    “是陷阱,则不管。不是陷阱,就给攻打隐世的前辈们传信,由他们拿玉树更好。凭我等的本事,打得过天息海的镇墓神兽?”

    秋禅近乎是贴在少年耳边讲的,除了她和少年,连身后的妖怪们都没听见。

    这么说好像也不无道理,少年快打成结的眉渐渐松开。只是,他心里还是不太相信少主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过,少主一向以大局为重,断不会轻率决定大家的命运。

    正说着,忧隐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他念诀去掉身上的血污,高声道:“别躺尸了,都练起来!”

    “是!”妖怪们迅速起身,动作麻利。

    秋禅和少年妖怪也散开,各练各的。她正心不在焉运行妖力,忧隐忽然出现在她身侧。

    “少、少主?”秋禅身子一僵,说话都带着些许颤意。

    虽然她很喜欢少主靠近的感觉,但若是对方真的靠近她,她又会紧张到难以自控。真是丢脸!

    “秋禅,你方才的猜想,错了。”

    忧隐没看她,他和她并肩而立,但面朝的方向恰好相反。他面前,是她背对的地方,山林清幽。

    “少主……”秋禅没想到自己都那么小心翼翼降低了声音还是被他听见。

    她是该高兴他这么在意她说的话呢?还是该担心他回因为自己胡乱猜度的话而生气?

    “若是陷阱,我和飞鱼去救浮泷。”忧隐的声音忽然穿透周围,传进每个妖的耳朵里。

    正在修炼的他们不自觉放慢速度,都想听听他会说什么。

    “若不是陷阱……你们愿意同我一道去搬玉树否?”忧隐突然空遁到众妖对面,浅笑着看他们。

    秋禅尴尬得红了脸,急道:“少主,我们对付得了镇墓神兽吗?”

    “对付镇墓神兽,前辈们出手委实好些。”忧隐看她一眼,面上的笑容没有任何松动。

    但他却还是循循善诱:“但数月的鏖战,他们顾及前线已经是精疲力竭。”

    “不止是本身的妖力支撑,还有神族的眼线都死盯着他们。只有我们,才是能够插到神族背后的暗刀。”

    忧隐化出妖刀,循着他自己转了一圈,而后消失,不动声色悬在对面的妖怪们背后。

    “这一回,你们自己选。不管是和我一起去白云山,还是留在这里,我都不勉强。当然,若是陷阱,我不会允许你们任何一个跟去。”

    说到这里,妖怪们立时明白了——

    突然撤下战力,会引神族起疑。只有正面战场的战力不变,而他们这支不被重视的力量悄悄绕到天息海,杀掉镇墓神兽,搬走玉树。

    这是,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