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真英雄以貌娶人[综]TXT下载->真英雄以貌娶人[综]-> 87.第二十二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真英雄以貌娶人[综] 87.第二十二章

    订阅率不够  埃迪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自己目前是在一个阴暗的地牢里。

    整间监牢是由石头砌成,就只在墙面的高处留了一块砖大小的缝隙当做窗,能让稀少的光亮钻入其中。此外, 牢房里没有床,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 就只有铺在地上的几层烂草根, 还有——才从烂草根堆上睡醒的他。

    对于这里的恶劣环境, 埃迪表示很介意。

    他当初仰头倒下就睡过去了,对自己醒来之后会怎样毫无担心, 当然, 也更不担心自己直接睡在没有遮拦的野外会被野兽或者猛禽当做尸体吃掉。

    现在醒了,发现自己没在野外,而是在不知位处于哪儿的“室内”,埃迪盘腿坐起来,只一想, 就猜出了个大概。

    “唔,恩奇都不舍得让我流浪街头,才把我带回来啦。”

    他先是喜滋滋地想,随后,神色又严肃了起来。拧起的眉毛可以看出对某个路人的嫌弃。

    “现在这种情况, 肯定是那个吵死人的金毛小子从中作梗。切, 幼稚。”

    埃迪觉得事实十之**就是这样。

    而且, 他还真的没猜错。

    花了大约几分钟的时间, 埃迪很努力地想要在脑中把那个幼稚的金毛小子的脸勾勒出来, 等会儿出去才好认人。然而,很不幸的是,他……

    除了依稀记得那小子的笑声出奇地吵,有一头倒立的金毛以外,其他的竟然全无印象了。

    这——这,大概也能够说得通。

    因为他全程都看恩奇都去了。

    而杵在恩奇都旁边,像个大灯泡似的金光闪闪、按理来说存在感应该更强烈的男人,他连这人的正脸都没看清楚。

    埃迪:“……”

    埃迪:“算了!先吃饭!”

    这里需要一提的是,他的“睡”,基本上确实跟普通人类每日必需的睡眠相似,但还是有不同之处。

    不同就在于,沉睡对于埃迪来说,更像是一种身体自我修复的必要的形式。

    他的双臂断了,肋骨也断了两根,其他地方还有多处伤口。这样的伤势放在普通人身上,虽说还达不到致命伤的程度,但也需要几个月甚至更多的时间才能慢慢地完全康复。

    他就用不着这么久地折腾,更不用治疗,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顶多十天半个月,醒来之后,断掉的骨头早已自动接上,伤口早已不见踪影,又是精神奕奕、能够再跟魔兽轻轻松松单挑一把的好汉。

    对于这个可以称作不可思议的能力,把埃迪带回乌鲁克的吉尔伽美什王自然也察觉到了。在埃迪还在昏睡时,王就神色不明地评价了一句:

    “看来,本王捡回来了一个比芬巴巴还要恐怖的凶兽啊。”

    当然了,就凭埃迪此时此刻还蹲在王城的大牢里这一点,吉尔伽美什到底还是没有在把“凶兽”捡回来之后,又把反悔“凶兽”重新丢到荒郊野外去,也不知道日后他会不会后悔。

    总而言之——

    疗伤归疗伤,在埃迪看来很是方便的这个能力,只有一个缺陷。

    那就是,从熟睡中醒过来之后,他都会感到很饿。

    无论在哪里,也不管周围的环境是好是坏,埃迪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

    牢门还是紧闭着的,但是,由几根细木桩子组成的这扇牢门——实在是太弱了,面对全世界最强的男人,想拆开只用一根手指头就足够了。

    “哐当!”

    埃迪也就毫不客气地把门给拆了,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这边搞出的动静不小,守卫的士兵和狱卒自然都听见了,可不知为何,他们全都像是没听见一般无动于衷。就连埃迪光明正大从他们眼前走过的时候,也都当做没看到——

    哦不,没有当做没看到,而是更加过分地,主动对埃迪说:“浴室在那边。”

    殷勤地抬起手,直通浴房的路就显露出来了。

    “?”埃迪一挑眉,居然也不诧异,相当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哦,知道了。”

    接着,他便将光明正大的姿态保持到底,当着无数人的面,找到了一个已经放好了热水的水池。

    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衣服全都脱掉丢到一边儿,埃迪爽爽快快地给自己洗了个澡,再出来时,换洗的衣物也给他准备好了,同时由人送上来的,还有非常丰盛的午餐。

    “哎呀,挺不错的嘛,谢了!”

    他也像是不知道客气的,往桌后一坐,就豪爽地吃了起来。没过多久,满桌的饭菜全都一扫而空,让负责送菜的侍女不由得目瞪口呆。

    ——王一定要留下的这个外乡人,也太……

    ——不过,他也真的很……和王相比……

    ——哎呀哎呀,别说了,得把他的衣服送去洗干净才行。

    在门外响起的小声低语,似是还隐约含羞。而被她们私下议论的当事人在里面听得清清楚楚,却面不改色。

    牢房所在的地方是王宫之内,他洗澡和吃饭的地方,自然也在王宫。

    埃迪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国家,当然,也没有必要知道得那么清楚。

    他任由侍女收走自己从老家穿着过来的衣服和斗篷,换上的这个世界的服饰很有特色,许是与本地的气候有关,从上到下都没有多少布料。

    而且,额外的缺陷,很快就显露得分外清晰。

    也无怪方才那些侍女会在暗处悄悄地议论,先前那脏兮兮的模样暂且不说,当埃迪把自己打理干净,换上新衣出现在其他人的视野中之后——

    这个男人的全身上下,都给人带来极为强烈的侵略感。

    任何初见他的人,对于他的印象都不会是他有多么英俊。他就像是一把利刃,无论何时,都将锋芒肆无忌惮地展露而出。

    他又高大,强健的身躯之上肌肉分明,似乎蕴藏着极其可怕的力量。

    也因此,侍女们为他准备的衣服就显得很不合身了。

    穿着不合身、很勉强地贴在身上的短衣短裤的埃迪倒是满不在乎,吃完饭,就把整个王宫翻了个遍。他想找恩奇都——和恩奇都同行的那个金毛小子暂且排在第二的顺序,找不到恩奇都,找他也行。

    然而,就是这么不凑巧,两个人都没找到。

    此时大概刚过了正午,太阳没有云层遮挡,投下的光芒还很灼热。

    埃迪抱着手,在太阳底下沉吟,沉吟完,随便逮了一个路人询问。

    “知道恩奇都在哪里么?”

    “恩奇都大人……和王在一起……”

    “王?王又是谁?”

    “这个——”

    被他逮住的路人冷不防对上一双金色的眼睛,大抵有些胆战心惊,哆嗦了半天,才把话讲清楚。

    埃迪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被他一口一个金毛小子叫着的男人,也就是那个“王”。

    “吉尔伽美什”正是王的名讳,他将王座分给恩奇都一半,让两人一同掌管国家,恩奇都是他最看中的挚友。

    埃迪恍然:“原来是朋友啊……”

    他明白了。

    路人还在紧张地等着后文,对上这个没见过的男人,让他感到了无穷无尽的压力,以至于没得到后续一动都不敢动。

    然而,就在这时。

    “谢啦,哥们,你真是个好人啊!”

    路人:“不不不不……咦?”

    埃迪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情非常好,此时抬手高兴地拍了拍这个好心人的肩膀,完全没注意到对方其实是被他吓傻的。

    他这就去找恩奇都了。

    也没有花费多少时间——不对,还是浪费了一点时间。总而言之,之后埃迪在王宫背后的一片颇为空旷的场地找到了他要找的人。

    这个场地,显然是故意被修整成了平地。地面除了零碎的砂石,就是无数长期留下的划痕或者坑洞。

    埃迪最想看到的是美丽的恩奇都,但这一回,他却是没能像第一次那般,将自己的注意力完完全全地放在恩奇都身上,而忽略掉另一个人。

    因为,恰恰不能忽略。

    宛若斗兽场的场地之中,金发赤眸的王神色冷漠,刚刚收回了手。

    那被强行拖来供给王打发时间的异兽连哀鸣声都未来得及发出,便轰然倒地。

    吉尔伽美什没有给这个无法让他提起半分兴趣的异兽分去一丝一毫的眼角余光,他看到了埃迪,赤眸中总算出浮现出了点点可以称得上明亮的异色,言语十分倨傲。

    “醒了啊,杂种。不会是知道本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才识趣地主动找过来吧。”

    埃迪也抬眼看了过来,目光竟是同样在闪烁。

    “我得先跟你说一声道歉。”他开口。

    吉尔伽美什:“哦?”

    “真是对不起,虽说之前不可避免地被美丽的人吸引了心神,但至少,应该跟你打一声招呼,也问一问你的名字的。”

    埃迪的道歉,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

    在这里重新看到吉尔伽美什的第一时间,他就意识到,这个男人很强,隐藏在言语与神色中的自信并非是不自量力,吉尔伽美什确实有这份底气。

    所以,埃迪需要先为自己的不尊重道个歉。

    然后——

    “打一场?”

    “废话,本王等的就是这个。”

    吉尔伽美什倒是没想到埃迪这么爽快,稍稍惊异后,他的兴致反而更加盛了。

    “……”

    等等。

    “杂种,你在搞什么。”在看清楚埃迪此时的尊容后,吉尔伽美什的表情似是扭曲了一瞬。

    埃迪:“你真奇怪,连这都猜不出来?”

    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没有改变,就是来找恩奇都,兴致来了,和吉尔伽美什打一场只是顺便。

    “恩奇都!”

    他对站在斗兽场边缘,似乎是要做裁判的美人高呼。

    “这是我为你折的花。”

    因为要跟人比试,花束拿在手里不方便,埃迪干脆现场把花折了一圈,编成了长长的花环,挂在了自己的颈间。

    恩奇都其实早就看到埃迪了,但他没想到,埃迪这时候还没有忘记他。

    并且,奇怪的男人还对他露出了熟悉的,不容拒绝的笑。阳光洒在他不知怎么还湿着的银发间,反射出淡金的光辉,就像他的双眼一般灼灼生辉。

    他对他说:“你等着。等我获得了胜利,就来到你身前,把花环戴在你的头顶。”

    恩奇都:“……没有必要。”

    埃迪却道:“有必要。”

    说到这里,他就重新转过头,从一直停驻的高处翻身跳到了场地中央。面前,正是吉尔伽美什。

    “目中无人的杂种,忽视本王似乎很让你开心?”

    “没有的事,你可是一个很值得尊重的对手啊。你也认真起来吧,不要留手。”埃迪说着,嘴角竟也不禁上扬。

    跟对恩奇都露出的笑容不同。

    这个淡淡的轻笑中,似有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傲然之意。

    “我很确定哦——吉尔伽美什,你很强。”

    “但是,你赢不了我。”

    这也难怪,因为埃迪基本上都在王宫里待着,还有更多的时间在往外跑,为恩奇都找来远方少见的花,几乎没在城内逗留过。

    卢卡斯的事情相当于一个契机,埃迪终于正式进入了广大乌鲁克人民的视野之中,而且,意外地没有惹来任何的反感。

    事后,人们都是这样说的:

    “那位埃迪大人,跟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原以为能够与王一般勇猛的男人,应当是一个山一般强壮威武的勇士……不对,就连王和恩奇都大人也完全不符合这样的标准?!”

    “虽然是能和王交上朋友的勇者,但和恩奇都大人一样,很意外地能够讲道理,性格也比王——咳咳,昨天还和我们兄弟一起喝过酒哦。哦不,王啊,我们对您没有任何意见!”

    “是啊,之前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哈哈哈,希望埃迪大人能够喜欢乌鲁克,在这里多留一阵啊。”

    这些议论,无可避免地也传到了当事人的耳里。

    忽略掉某些说他的名字“很可爱”让他感到非常不爽的部分,埃迪还是很高兴的。

    这些喜悦里面,因为自己得到广泛接纳而产生的部分只占据了很小的比重,更多的,可以称之为“乐趣”的那一部分——全在同样于议论中被广泛提及的某位王那里。

    埃迪:“吉尔伽美什,你的子民看来都很喜欢你哦。”

    正在查看石板的吉尔伽美什:“……”

    埃迪:“或者说,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习惯性地就把你拖出来打比方做比较?”

    打算无视他的吉尔伽美什:“……”

    埃迪:“哎呀,比你勇猛还比你性格好,即使是我也被夸得感到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了——看,同样是被人们拖出来举例子,恩奇都就是标准的正面教材啊。”

    因为性格问题注定无法再多忍耐一秒的吉尔伽美什:“……”

    “愚蠢!”

    王终于勃然大怒。

    随手扔了石板,吉尔伽美什双手环胸,冷笑着看向故意跑来戏谑他的埃迪。

    “本王从不在意评价,因为本王根本就不屑于被他人评价。”

    这边刚高傲至极地说完,吉尔伽美什看了埃迪半晌,紧皱的眉宇忽然一松,冷笑之中竟还多出了一丝恶意。

    “哦,话说回来,本王也听说了。埃迪,你最近似乎挺受欢迎啊,本王的子民——尤其是女性,都认为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什么可笑的形容?”

    这会儿沉默的人变成埃迪了:“……”

    埃迪:“什么都别说了,吉尔伽美什。用男人的方式来解决这场争端吧!”

    是男人就不要啰嗦,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意见,都直接用拳头来解决。

    吉尔伽美什刚才干脆利落地丢了石板,大概也是早有准备,就等着这一刻了。

    于是,真的什么都不用再说。

    难得勤于了几分钟政务的王把事情全部往旁边一丢,当场就和埃迪动起手来。

    还是跟以前一样,两人动手就真的只动拳头,把对周围环境的破坏力降到最低的同时,也享受到了热血沸腾的畅快之感。

    可以说,这两个人很大程度上只是想找个借口打架,对于那个借口本身,实际上并没有多么在意……

    呃。

    好吧,还是有一点在意的。

    晚一步赶来,只看到了两个站在一地狼藉之中气喘吁吁又不乏伤痕的男人,除了那句“你们又在乱来了”,恩奇都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如果他了解几千年后的世界,就能够较为精准地用“小学生行为”来定义吉尔伽美什和埃迪。

    而实际上,在遇到埃迪之前,很难想象吉尔伽美什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他和恩奇都偶尔也会当做消遣一般地比试一场,但次数少,恩奇都本身也不会跟他为什么事情激烈地争执。

    埃迪就不一样了。这个男人简直注定要和乌鲁克之王缔结既是朋友又是对手的复杂关系,一言不合就动手,反而能让两人的友情更进一步,继而愈加深厚。

    对此,恩奇都大概就只有叹气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后,恩奇都让那两人停手,再等到他们被战斗点燃的血液平息,才开口道:“如果战斗的激情还没有退散,就请你们去真正的战场上宣泄吧。”

    “?”

    埃迪没听懂恩奇都的意思,但这并不影响他两眼明亮地对“心上人”咧齿一笑。

    吉尔伽美什却是无视了突然傻笑起来的埃迪,直接询问恩奇都:“又有请求到了啊。行吧,恩奇都,这一次又是哪里?”

    恩奇都说了一个似乎是地名的词语,后面和吉尔伽美什进行的简短对话,旁听的埃迪还是没有听懂,但幸好也不妨碍他凭借些许关键词猜上一猜。

    “等等,等等啊。”他插了一句话:“你们在说什么,是要去哪个地方——帮人做什么事情?”

    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的对话暂时中断,都向突兀发问的人看来。随后,恩奇都主动为他解释。

    原来——若是某一个地区出现了危害到人们生命又难以抵抗的魔兽怪物,那里的人们可以聚集起来,来到王城,请求吉尔伽美什王为他们清除危险。

    对于这样的请求,王从来都不会拒绝,他与他的挚友恩奇都已多次讨伐凡人难以打败的凶兽,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