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TXT下载->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 73.第 73 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八十年代的麻辣军嫂[重生] 73.第 73 章

    此为防盗章, 本文采用晋江防盗:防盗比例30%防盗时间一天半;  正好是沈喜桃回来过满月的日子,能找到名目,她今天从国宾饭店各种调料都带回来一些, 等着明天,她要好好的亮一手给全家瞧瞧。

    因为沈喜桃回来过满月, 沈来福一早到村西头程屠户家割了四斤肉, 回来的路上经过沈喜乐家, 想着昨天因为得知家里有大饭店打包回来的肉菜都吃光了没留给她而闹腾了一天的妹妹,沈来福招呼都没打一声, 径直走了。

    每次家里有点好吃的, 都会早早让人通知沈喜乐回去吃,其实后面根本不用通知,沈喜乐从来不会缺席,但是习惯改不了,碰到了就会喊一声:“家里杀了鸡, 你去吃一口……”

    明明每次看到她都嫁出去几年还当自己家里一样一顿不落的来吃饭,还专挑好的吃,还总指使孩子们给她端茶倒水,还挑三拣四说这个难吃……心里就会来气,想到这还是自己喊来的, 就觉得是在犯贱!

    沈来福昨晚没睡好, 心里憋着火, 总算控制住自己的嘴, 什么都没有说, 就这么提着稻草系着的一大块肉径直走了。

    特地在门口候的沈喜乐见了肚子更大了:气的!

    想昨天在娘家看见的那堆骨头,哪怕隔了一夜她都能闻到那股香味,她就气的喘不过气来。

    大盆的鸡鸭鱼肉都没给她哪怕是留上一块,她还说不得?

    就因为她说了几句一家子人居然给她脸色看,还有她那好大嫂说的是人话吗?

    什么大夏天不能留,什么没多少东西,什么她都吃饱了,什么大晚上她睡了……

    呸,不过是穷山沟里的赔钱货,要不是嫁到他们沈家,能有她的好日子过?还敢给她脸色看。

    她可是她大哥唯一的嫡亲的妹妹。

    想她沈喜乐上有五个哥哥,这唯一的妹妹,怎么也算得上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就该千娇万宠着长大。

    偏偏她那大嫂同她过不去,生了两个讨债的丫头。那沈喜桃和沈喜梅就知道油嘴耍滑,特别是那沈喜梅整天就知道装疯卖傻,将她的宠爱都抢了。

    当初要不是沈喜桃嫁人,家里怎么会提出分家?若是没有分家,钱财都是掌握在她爹手上,她总能想着办法让她娘拿些出来给她花。

    现在好了,几个哥哥都偏心眼,只顾自家媳妇孩子,将这小妹忘到天边去了。

    一想到大锅的烧鸡,烧肉、炖鱼,她连口汤都没喝到,她就挠心挠肺不得安寝,居然还怪她不懂事,说她好吃懒做,……

    笑话,她是沈家幺女,现在肚子里怀里三个男娃,一点好吃的好喝的紧着她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想她大嫂不就仗着生了双胞胎,在家里说话硬气了吗?自己肚里少说得有三个,到时三个大胖小子出来,全村人不都的稀罕死,像是刘家现在恨不得把她给供起来,可她娘家就太寒心了,什么是都听石芸榴那个外姓女人的,还有石紫燕那新媳妇,就生了一个沈永康,敢同她抢起吃的来!笑话,他们沈家会缺男孩?

    她前头那么多哥哥,后头沈家出生的又一流水的都是男娃,她才该是那些好人家看重的最佳媳妇人选,可是自打她大了,络绎不绝的人上门问的都是沈喜桃。

    好在出了个泼辣户张寡妇,将碍事的沈喜桃收了。

    哼,什么状元屯一枝花,还不是个劳碌穷酸的命。

    想到嫁人的事,沈喜乐又来气,她就比沈喜桃小了一岁,沈喜桃都出门几年了,村里的媒人像是一下子瞎了眼似得看不见沈家还有个待嫁女,愣是不往她这里提。

    破天荒冒一个出来,居然是打听沈喜梅那丫头的,当初她可才十三岁,也不知道哪里学的狐媚手段,小小年纪不学好,引得人家上门打听。

    要不她也不至于着急,被刘红兵那个没出息的糊弄住了,肚子大了,不得不嫁到刘家,不过刘家再差,也比张寡妇家好太多了。

    当初她娘就不该到那穷山沟里找这么个搅家精做儿媳妇,生的两个丫头像是专门克她似得。

    想着沈喜梅定的好亲事,沈喜乐肚子里都酸死了,那些都该是她的!

    越想越气,沈喜乐昨天就赌气说过了,今天沈喜桃回来过满月,得派人来请她,她才纡尊降贵回去吃饭。

    哪知等了一早上,她大哥,她嫡嫡亲的大哥居然视而不见。

    有道是娶了媳妇忘了娘,她大哥现在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不能忍,太不能忍了!

    沈喜乐气的直喘气,大早上,就出了一身汗。

    夏天衣裳薄,刘红兵见媳妇站在门口哆嗦着,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贴在颤巍巍的肉上,相当渗人。

    想到上一次媳妇生产时惨绝人寰的经历,刘红兵慌了:“这是要生了吗?怎么抖得这么厉害,快,上床躺着去。”刘红兵虽然着急,但是他可不敢上前,沈喜乐那体型就是扶,他也是扶不住的。

    上个月有天晚上,沈喜乐翻个身,差点压得他背过气,他手臂被压在下面,抽都抽不出来,好在脚还能动,将闺女踢醒了,哭嚎声总算惊醒了媳妇,这才解救了自己。

    当时他可是过好半天才喘过气来,自那以后,对着媳妇彪悍的体型,他就心里打怵,最近更是为了让媳妇有个好的睡眠,他主动带着闺女在地上打地铺。

    他可不敢将闺女留在床上,自己手长脚长,好歹能留一截在外面,要是闺女给这么来一下,那肯定压成一张薄饼没脾气了。

    刘红军再次喊道:“你快上床上躺着去,我去喊马婶婶。”马婶婶是村里的接生婆,刘金兰就是她接生的。

    “回来,谁说我要生了,我这才八个月怎么可能就要生了,你咒我是吧?”当她不知道有句老话叫做七活八不活的吗?

    刘红军堪堪刹住脚,站的远远的:“我想差了,大嫂说三胞胎多会早产,让我注意点。”

    “谁早产?!她早产我也不会早产,我三个儿子在肚子里呆的好好的呢,得长够分量才出来,像她那没福气的孩子,生下来没几两肉啊!”沈喜梅出世她都五岁了,皱巴巴,丑的很,还没她大哥今天提的那块肉大。

    想起那块肉,想到家里今天肯定又会杀鸡宰鸭,也不淡定了。

    “不喊我,我不知道自己去啊?为了和你们赌气,和自己肚子过不去,我才不会那么蠢!”

    沈喜乐喊着刘金兰,气冲冲的往外冲。

    可能太急促了,门槛没跨过去,“砰!”的一声,摔向地面,刘红军只觉得眼前地动山摇,然后尖叫一声,两眼一黑晕死过去了。

    沈喜梅起床后就开始摆弄着昨天扛回来的一大堆调料,想着今天的菜色。

    本来她和江鸳说好的,今天家里有事,上午就不过去了,下午去做准备,明天将要卖的各种小吃做一份出来,让一众厨师给她把把关,并作适当的调整。

    虽然现在签合同这一关就卡死死的,她还是想试试手艺,总归是有备无患。

    家里老母鸡都能下蛋,加上前两天吃过的地锅鸡也算是国宾饭店的招牌菜,味道上很难超越,几只鸡就暂时留着不打算动它们。沈喜梅将屠刀伸向那几只鸭子,当初不知道怎么挑的,全是公鸭,家里喂得勤一个个长得膘肥体壮,可是再多的东西喂下去它们也下不了蛋啊,为了及时止损,沈喜梅最终决定四只全宰了:盐水鸭、卤鸭、老鸭汤、啤酒鸭都来一份。

    沈来福见小闺女像是赌气又像是显摆状的看过来,默不作声的将四只鸭子接过来都宰了,不能让孩子做饭店的生意,几只鸭子还是霍霍得起的。

    再说,今天大闺女一家,自己一大家,老五家一家,沈喜乐那边虽然没喊,肯定一家子都会过来,还有几个小的侄子,到时候也喊了来,这么一数三四十号人少不了,四斤肉是不够瞧。

    夏天工分不值钱,加上沈家挣得工分不少,难得今天全家都没打算上工。

    沈喜梅将昨天剩下的几个野果子处理了,半成品冰粉放在阴凉处放着,然后宣布中午由她一人负责掌勺,而石紫燕负责帮忙处理食材,喝完鸽子汤就坐在那里开始给四只鸭子退毛,沈喜梅看着一大汤碗的鸭血,又指使沈新华上程屠户家看看有没有猪肺。

    猪身上数猪肺最便宜,一般卖的也最快,沈新华听了就将自行车推出来,若是程屠户家没有就打算上五生产队看看,顺便看看能不能接到沈喜桃。

    沈新华刚骑着自行车走了,沈喜梅正准备去后院看看两个堂弟钓龙虾成果怎么样,一阵惊慌的呼喊声传过来。

    来的是沈家的亲家刘婆子,呼天抢地的说沈喜乐摔地上爬不起来,家里人弄不动她,这会还在地上躺着,怕是要早产了。

    “我懂,就分开单干与合作社到底哪种好相类似对吧?我爷爷说,恩,他听生产队上说的,最近上面在讨论分开单干的可行性。”

    虽然别人不知道哪种更好,但是沈喜梅知道啊,想产量高,那必须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得压倒式的胜利!

    江鸳想了想失笑:“不得不说,你这小小年纪,看问题还相当透彻的,的确就是那么回事。”

    “如果选第二种的话,那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食材算谁的?”

    “自然算你自己的,饭店负责给你采买,和饭店一样的货源,钱你自己掏,按照进价给你,一周一结算,后期稳定了可以一月一结。”

    沈喜梅嘬舌:这真有点扛不住。

    “员工薪资、场地租金,最主要的是国宾饭店的名头,说是你自负盈亏,但是饭店负责对员工集体管理、培训,摊铺的营销甚至吃食的改良都会进行帮扶,不会让你亏的。这些无形的东西才真的值钱,八百块其实并不高!”江鸳自认给的都是良心价,要不是对方各方面讨她喜欢,换做旁人,至少翻一倍。

    沈喜梅嘟囔:“我可以不用饭店员工,我家里人口多着呢,这方面能有两百吧?”名牌效应她自然懂,货源渠道也至关重要,关键是吃不消啊。

    江鸳笑:“自然是不可以的。饭店的员工统一培训,统一管理,有一定的烹饪能力,这样才能立即上手不是?”

    沈喜梅笑不出来。

    虽然她曾经身家过万,也见识过土豪金,但是她还真没有魄力拿下这八百块一个月的承包合同。

    再说,不用脑子也知道,她肯定过不了父母那关。

    “我能不能出一百五承包其中一家店面?一个员工就够了,我自己算一个?”声音越来越小,沈喜梅自己说着也没底气,人家不在意那点钱,要的就是统一管理。

    江鸳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笑着看着沈喜梅。

    脑子里却出现十几年前的自己,比现面前的沈喜梅大十岁,出过国,拿过枪,尚且没有这样的灵活的脑子,磨了几个月,最终只得签下每年一万的承包费合同,那时候的国宾饭店还只是一层楼的破旧平房,面积倒还是有现在这么大,谁让它前生是食堂呢。

    她也是大家小姐,曾经从没在意过金钱这东西,但是不代表她不懂得这一万块一年的天价承包费是当时的她根本承受不起的数目。

    是上头让她打消念头所以报出来认为能会吓退她的一个数目。

    所以她还不了价,但是当时的她必须要有这么一个全面掌控的地方好慢慢筹划,只有硬着头皮签。

    她签下饭店,打听到有名的厨子,想破脑袋开始走高端路线,倒也勉强应付过去了,后来越做越好,上面也逐年增加承包费,刚开始因为身份不得泄露,她也就忍了,一次次逼得自己突破,事实证明人不被逼一下还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国宾饭店就在这种“良性循环”下成了小县城的一项奇迹,别说县城,怕是整个安城都找不到如此高档消费的场所。

    县城里人招待重要客人、领导都特地驱车赶到这里来。

    后来形势变了,她也就没有顾忌,回那四九城里运了一批东西过来,将这推了,自己盖了一栋楼。

    上头的阶层都换人了,再也没有人敢上她头上指手画脚,她自己反而心生疲惫懒得跃进了。

    若是按着十年前她的那个拼劲,这街上一片房子都给她推到了。

    而现在她很有兴趣看看这小姑娘的极限在那里!

    “外国有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过这样一句话:给我一个立足点和一根足够长的杠杆,我就可以撬动地球!

    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

    “可是他也找不到这样的支点啊!”

    “我这里有你用的上的支点就行了。说不定几年后,你会成为传奇!相信我,四个窗口只是你的开始。”以国宾饭店做平台,不可能不成功。

    要知道,国宾饭店对于这镇上的普通大众来说不亚于四九城的紫禁城,怕是人人都想进来坐坐,只不过畏与它的天价消费而却步,但是小吃店走的是相对平价的路线,四舍五入也算是到国宾饭店吃过饭了。

    当然,她不会紧紧想着走量不顾质,东西好吃才是生存的长久之道。对于这方面,肯定不全靠着沈喜梅嘴上说的,她有自己的武器。

    现在饭店名气早就在这一片打响了,客户人群非常稳定,外面开这些个窗口,虽说有点掉档次,但是对客流量其实造不成大的影响。

    沈喜梅也想到这一点,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她怎能不成功?

    伟大的英国物理学家,牛顿曾说“如果我比别人看得远,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她面前现在就摆着一副巨人的肩膀,若是不抓住,以后肯定再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一时间雄心万丈:“八百就八百!”

    可是当时是说的豪气,很快就萎焉了。

    这会背着合同骑车和沈来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沈喜梅心里有些慌,她怎么可能说服得了父母在合同上签字画押?

    沈来旺又是劳累了一天,不过他早已习惯这种强度,精神到也还好,见侄女恹恹的,问道:“怎么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早知道将你那车留在饭店,我带你回来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