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时意TXT下载->时意-> 30.第 30 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时意 30.第 30 章

    回到房间, 叶时意脸上的热潮还没褪。

    他没有什么经历,平时对那方面的事也并不感兴趣,学业已经够忙的, 他并没有精力去管别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性/冷/淡……且并不打算治。

    可是现在, 某些反应亮堂堂摆着。

    他抬手把前额的发往上拨了拨, 想把脸上的燥热散发出去, 随手抓了条浴巾就直奔浴室。

    水温偏凉,玻璃镜上没起水雾。

    凉水顺着发尾滑到他脸上, 心底那股火却完全消不下去, 他两手撑着墙,心底足足斗争了半分钟,然后咬着唇,手犹豫着往下……

    他猝不及防想起男人放在抵在他腿间的触感和温度,还有唇齿间的交缠, 一切燥热得几乎让他觉得自己回到了前几分钟——

    叶时意出来时,身体已经完全松懈下来,羞耻感却迟迟没退。

    他坐到床头,双手捂脸,任凭水滴一滴滴落在地上, 打湿的木地板颜色加深。

    他居然想着蒋俞之……

    尖锐的电话铃声把他拉回神, 拿起手机一看, 是胡乐。

    他刚接起, 之前那嘈杂的音乐又传来了, 对方明显还留在糜蓝。

    “时意,你怎么走了?听说是蒋俞之把你带走的?”他语气担心,“我没害你被骂吧?”

    “没有。”叶时意稍稍缓神,解释,“跟之哥没关系,是我自己有事要走。”

    “……”胡乐的声音突然放低,变成气音,“蒋俞之在你旁边啊?”

    叶时意莫名道:“没啊。”

    “那你突然一声之哥,是想吓死我吗?”胡乐道,“我听余扬说你走的时候脸色很差,给你发微信你也没回,他很担心你来着。”

    “我没事。”叶时意像是忽然想到什么,犹豫了下,“对了,余扬和蒋俞之……认识?”

    “啊?没吧,这个我不清楚,没听说过啊。怎么了?”

    “没,”叶时意立刻带过这个话题,“你还在糜蓝?”

    “是啊,刚蹦完迪,玩嗨了,回来一看你居然就走了。”

    叶时意这才拿浴巾慢慢搓起头发:“下次有空再见吧,反正都在B市。”

    “行,你没事就好,那我改天有空再约你!”

    挂了电话,他才发现余扬的确有发信息过来。

    余扬:我刚刚看你脸色不太好,你没关系吧。

    余扬:如果方便的话,回我一下。

    叶时意想了想,回了句:我没事,谢谢。

    余扬回得很快。

    余扬:那就好,今天你走得匆忙,我们没聊上几句,上回篮球场又不太方便,下次有空再出来聊聊?

    叶时意:好。

    余扬:以后可以多出来一块玩儿。我这的活动很丰富,不会让你无聊的。

    叶时意刚敲了个好字,就听见一道闷重的敲门声。

    他愣了愣,手上动作顿住,立刻放下手机前去开门。

    蒋俞之站在外边,感受到开门时里面的温度,笑了:“洗澡了?”

    叶时意的右手掩在门后,非常心虚地蜷起:“……嗯,怎么了?”

    蒋俞之莞尔,截过那个话题:“刚刚忘记跟你说,明天要去试婚礼的礼服。跟我去公司,然后下午一块过去?”

    “……好。”

    “嗯。”蒋俞之满意了,“睡吧。”

    余光看到床头泛白的光亮,又道,“少玩点手机,对眼睛不好,如果闲着,可以去书房,那里有不少你能看的东西。”

    *

    第二天,叶时意是被外边的阳光照醒的,他昨晚倒头就睡,忘记拉窗帘了。

    昨晚在书房待久了,他现在满脑子都还是那几个项目流程,想起今天还要跟蒋俞之去公司,他立刻坐起了身。

    两人一块吃完早餐,然后一齐出了门。

    叶时意认真开着车,蒋俞之则是坐在旁边看文件。

    “想去蜜月吗?”

    旁边人突然出声,叶时意踩油门的动作都不自觉用力了点。

    这让他怎么答?他沉默半天,才道:“……我都可以。”

    “嗯。”蒋俞之合上文件,好整以暇,“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叶时意反问:“你有想去的吗?”

    蒋俞之失笑:“你怎么总喜欢把问题丢回来给我,这样你可讨不到什么好处……全是我说了算?”

    叶时意抓着方向盘的指尖微微泛白,抿唇:“嗯。”

    蒋俞之偏头望去,外边阳光正好,叶时意的轮廓像是被光线镀上一层光边,挺翘的鼻梁非常突出。

    对方还是那副故作冷静的模样,看得他心痒痒。

    正想着,就看到对方的喉结轻动,还小动作地舔了舔唇。

    他收回视线:“现在是要去上班,你好好的,别撩拨我。”

    叶时意:“……”他哪里撩拨他了??

    到了公司,两人出电梯,吴秘书已经在办公室外等着了。

    “蒋总,叶先生,早。”吴秘书打了个招呼,立刻递上文件,“蒋总,这是昨天的会议总结。”

    蒋俞之接过文件:“今天第一场会是几点?”

    “十点整,还有二十分钟会议就开始了。”

    “嗯。去忙吧。”

    叶时意没打扰他,一进去就自觉往沙发上靠,他今天带了电脑过来,可以直接在这边工作。

    蒋俞之看他打开电脑,突然起了兴趣,随手把外套挂到衣架上,问他:“你用的什么网络?”

    叶时意怔了怔,答:“你办公室的网络。”

    “就不怕我查你电脑?”

    如果连接的是办公室的WIFI,蒋俞之就算是半监控了他的电脑。

    叶时意摇头:“不怕。”

    叶氏的事情,蒋俞之恐怕比他还清楚,他几乎等于所有底牌都摊在了对方面前……还有什么好怕的?

    “不止是你的工作。”蒋俞之坐在椅子上,右手小动作转着笔,语气随意,“电脑里有没有存什么奇怪的东西?”

    都是成年人,叶时意登时就反应过来了,没想到对方在办公室里都能问这种问题,下意识反驳:“没有!”

    “那看过没有?”

    “……”

    蒋俞之笑了:“别……逗你的。工作。”

    这个小插曲,导致叶时意在刚开始的十多分钟里都看不进去文件,直到蒋俞之出去开会后才终于吐了口气。

    正想着找陆康鸣聊一下企划案的问题,右下角突然弹出一个小窗口。

    是他大学的某位教授,问他怎么这么久了都没去上课。

    这位教授是他们系出了名的凶,因为年纪比较大,学生们都喜欢叫他“凶老头”。

    凶老头对谁都一个脾气,对叶时意尤其苛刻,同样的作业交上去,别人是一百分,他就是七十分。

    教授不止是凶,还是老古板,只专心于学术上的事,其他的一概不理会,所以不知道他休学的事也正常。

    没想到这位教授会主动来联系他,他赶紧敲动键盘,把自己休学的事简洁的说了一下,最后还礼貌性的问候了许多句,才把邮件发了回去。

    中午,蒋俞之从会议室回来时,叶时意在跟陆康鸣视频通话。

    蒋俞之把文件随手放到桌上,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冷眼看着镜头里的陆康鸣。

    两人对上眼神——双方眼底都是嫌恶,陆康鸣立刻道:“……算了,剩下的反正也是废提案,等下面的人做份新的我们再谈。”

    叶时意皱眉:“现在就谈吧,我有时间。”

    “午休时间了,我也是要休息的,大老板。”陆康鸣半嘲讽道。

    视频很快挂断。

    蒋俞之淡然道:“如果你觉着他不顺眼就裁掉,我这有合适的人能安排给你。”

    叶时意摇头:“算了,不用。”他都习惯陆康鸣的嘲讽脸了。

    见他拒绝,蒋俞之没再提:“走吧,去吃饭。”

    “好。”叶时意把电脑关上,就要装进电脑包里。

    “电脑放这就好,没人能进来。”蒋俞之起身,“我半小时后还有个会,我们就在员工食堂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