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影帝头顶有点绿TXT下载->影帝头顶有点绿-> 68.第 68 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影帝头顶有点绿 68.第 68 章

    此为防盗章

    何欢噗嗤的笑了几声, 觉得这个季兮媛并不像网络上说得那么高冷, “季姐, 你与她很熟吗?”

    季兮媛对新进组的这个艺人比较有眼缘, 而且她很欣赏何欢在化妆间里的做法,身处娱乐圈, 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 更别提陌生的相助了。

    “不熟,不过我曾与她同属千悦公司, 有时候一些东西想不知道也难。”她缓道。

    虽然季兮媛的劝慰何欢不会拒绝, 但私仇自然还是要报, 身处异世, 她不会主动去伤害别人, 但也不会白白忍受, “多谢您提醒, 我会好好拍戏的。”

    又聊了些时间,陈泉那边又喊准备开拍, 季兮媛的戏份还没有结束, 所以便直接去补了妆。

    何欢看着夏承逸几人又开始忙碌,而赵晓芸也还在随时待命,所以她便先回了酒店。

    到酒店时, 已是下午六点多,她收到贺佳佳的微信回信。

    跑车车牌号是属于魏敏秋名下, 这个名字何欢觉得很陌生, 她打开搜索引擎, 将魏敏秋三字名字输入。

    随后,有些震惊。

    魏敏秋三字何欢不熟悉,但她资料配偶一栏上的秦家睦这个名字,她倒是耳闻能详。

    秦家睦长相秀气,原也曾经是艺人,据说当年是魏敏秋对他一见钟情,然后不顾嫁给他,之后秦家睦才进了魏氏集团。

    魏氏集团是集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大产业集团,前年总资产曾位列世界《财富》五百强。

    秦家睦与魏敏秋结婚十二年,现任魏氏集团总经理,而恰巧,魏氏集团注册地就是z市。

    何欢垂首思虑,那么昨晚那跑车里的男人,会是秦家睦吗?郑秀盈出现在这里是巧合还是意外还是另有其他?

    作为魏氏集团执掌人魏南的爱女,魏敏秋会容忍与别人分享男人吗?

    何欢手里抓着一把蛇食往笼子里一扔,想着今天听剧组里的人说齐雪岚是晚上八点这样就能回来,自语道:“吃吧,一会吃完了,晚点你们就要献身了。”

    思及此,她给酒店前台打了一通电话,很快,前台就有人拿着她要的东西送到她房间里。

    何欢将东西收拾装好便带着去前台,看着前台小妹一脸胶原蛋白,微微一笑,“你好,我现在要出门一趟,麻烦晚点帮我把这个送到2337号房,房主大概八点的样子到。”

    “就说是2316号房送的,这个是我的联系方式。”她说着,把自己的名片递过去给前台。

    前台小妹接过何欢的名片,用万年不变的笑容回道:“您放心,一定给您如期送到。”

    何欢抿唇思虑片刻,又嘱咐道:“这个是易碎品,麻烦轻拿轻放。”

    前台小妹看着她笑魇如花,眉眼如月,不自觉的脸红,“好的,一定为您保管好。”

    何欢打车去了小镇,先去了一趟花店,然后打个电话给赵晓芸,告诉她自己在小镇的如意餐厅订了一个包间,来表示感谢她这几日的相伴。

    晚上七点半,赵晓芸赶到了餐厅。

    “阿欢,你干嘛突然请客啊?”赵晓芸一进包间便看到满满的一桌佳肴,登时愣住,“你今天请很多人吗?”

    何欢摇头,她进剧组不过几天,与之最熟的也就只有赵晓芸,夏承逸她倒是想请,可人家不会来。

    “没有,就咱们两个人吃。”她淡道。

    “为什么点这么多菜?还开了红酒?”赵晓芸在她身边的位置坐下,“你中奖了?”

    何欢轻轻晃动着杯里的红酒,随后抿了一小口,“我这两天心情好,所以想吃。”

    赵晓芸以为昨天齐雪岚的事,陈泉会给她说法,“是齐雪岚那事导演组给你说法了?怎么说?”

    “不是。”何欢下意识的舔着唇,动作轻然勾人,“那事不了了之了。”

    “怎么这样?”赵晓芸自是听了何欢说了她兰花过敏一事,“明明就是曹丽娜将兰花带进剧组的,而她本来就与你有罅隙,怎么就这样不了了之?”

    何欢不语,陈泉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顾虑,但不表示自己就要接受。

    虽然十八线艺人的小胳膊拗不过一二线明星的大腿,但弄痛大腿的机会倒是有。

    “要是你真的着了她的道错失了角色,那算谁的责?”赵晓芸继续念叨,虽然知道这种事每天娱乐圈里随时会上演,但发生在自己身边人的身上时,难免会愤愤不平。

    何欢轻轻蹙眉,将倒好的酒往她面前一推,又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妥善处理的。”

    女人羽睫轻展,明眸皓齿,一颦一笑,媚意荡漾。

    赵晓芸一怔,只觉得她现在的笑有些诡异,“你……想干嘛?”

    “Give she some colour see see.”

    “你说什么?”

    “给她点颜色瞧瞧。”何欢轻轻敲了敲桌面,“吃饭了。”

    “阿欢……”赵晓芸看着她突然敛收笑意,觉得有些寒栗,“咱们,还是别乱来。”

    何欢看着她一副害怕的样子失笑,“你想哪里去了,我是守法的好公民。”

    她的话,赵晓芸有些不信,欲要张口,何欢的手机便一声响动。

    何欢看了手机一眼,然后划掉,很快铃声又起,她顿了顿,轻轻按下了免提接听。

    “何欢!”电话那头,惊悚而尖利的声音回荡在包间里。

    “齐姐谦虚了。”夏承逸双手插在裤袋里倚靠着门,淡淡的看着齐雪岚,“我看你现在的演技倒是挺好的。”

    “不过是发挥失常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

    夏承逸出道时,齐雪岚的事业正蒸蒸日上,不论从年龄还是资历来说,他是要称齐雪岚一声齐姐。

    男人的声音,犹如一杯烈酒,低沉醇厚。

    听着夏承逸低沉的拒绝,何欢唇角微微扬起,柔声细语的念了一声好。

    本以为夏承逸的话说得如此直白,下一瞬,她应该就会看到齐雪岚离去的背影,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意外。

    齐雪岚突然一怔,有种被识破目的的窘迫感,“是,但也是害怕,就麻烦你半个小时,要是你方便的话……”

    “夏老师答应了要指点我,所以很不方便……”何欢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迈步踩了出去,“雪岚姐,你不是赶今天的飞机吗?”

    突如其来闯入的声音,让齐雪岚吓了一跳,当她回神看过去,瞬时脸色大变。

    女人红唇烈焰,上挑的眼角,挺立的巧鼻,细长白皙的腿,脚上穿了七寸的细高跟,黑色的吊带紧身裙,纤细蕾丝带从单薄的肩头绕过,勾勒她凹凸有致的曲线,那白皙的颈项上带着黑色的贴颈项链。

    “怎么是你?”上午的事,让齐雪岚怒不可揭,现在何欢又突然来这么一句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话,她以为她是谁?

    “这里是剧组临住的酒店,怎么我不能在吗?”何欢笑容可掬,“雪岚姐,你飞机要来不及了吧?”

    “从酒店到机场也得一个多小时呢?再不走就要错过飞机了。”

    “我的事,不劳你担心。”齐雪岚微微退步,拉开自己与夏承逸之间距离,“还是托了你的福,导演才对我另眼相看。”

    “噢,那真是抱歉了。”何欢淡淡的应了一声,视线落在夏承逸身上。

    男人面色无波,对两个女人之间剑拔弩张的局面似乎一点也不关心,哪怕这事因他而起。

    “可是,夏老师现在不方便唉?”她蹙眉道。

    夏承逸垂着眼,将此时的神情敛藏,“齐姐,我确实不方便。”

    “承逸……”

    “因为我确实答应了何欢,这两天要指教她的戏。”夏承逸缓慢道出这话。

    “什么?”齐雪岚不可思议看着夏承逸,没想何欢刚才的话是真的?夏承逸要指点她的演技?

    “雪岚姐,我现在来了,你可以走了。”何欢朝夏承逸边上靠了靠,看着男人,“夏老师,我来了,现在咱们可以开始了吗?”

    夏承逸微微耸肩,看着齐雪岚,神色颇有些无奈,“齐姐,那你……慢走。”

    夏承逸一脸认真的样子,让齐雪岚无从判断何欢那话的真实性,她冷然的看着何欢,不明白这只野鸡,怎么处处与自己作对?

    “那……好吧。”她鼻尖微蹙,凌厉的眼神掠过身边女人那张精致的脸,咬牙道:“现在快要七点了,两位可别弄出什么夜光剧本的事情来。”

    话落,冷然转身离去。

    看着女人离去时有些愤怒的脸,何欢妩媚一笑,看着夏承逸,“夏老师,我们来对戏吧?”

    女人仰着精致的小脸,精瘦的锁骨下香.乳丰盈,一片雪白,那黝黑的瞳孔里,波光粼粼。

    夏承逸垂首,视线与她的齐平,缓缓吐出了三个字,“没时间。”

    “夏老师。”何欢往他裤.裆里看了一眼,神色严肃,“我何欢绝对只是单纯的跟你讨教演技。”

    “真的。”她又举起手做发誓样。

    夏逸脸色微沉,直接刷了卡推门而进,却不料,一支纤长的腿,直接伸了过来。

    “夏老师,你听说过合欢宗妖女夭桃的故事吗?”何欢看着他笑问。

    夏承逸紧锁着眉,“《深宫风云》只是一部宫廷戏,不是仙侠剧,你的关注点错了。”

    何欢略顿,上辈子,夭桃夏子卿自然耳熟,但看着他此时的神色不像做假,那么他很可能就不是上辈子的夏子卿。

    “夏老师当真没听说吗?”她秀眉轻颦,将长腿收回。

    “没有。”夏承逸沉着脸缓缓舒气,看着女人一张笑脸渐变,“何欢,刚才说指点你演技的话,不过是不得已之言,你别放在心上。”

    刚才他为什么要多事去开门?江宏志为什么出去买个饭这么久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