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最好的你TXT下载->最好的你-> 76.第76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最好的你 76.第76章

    V章购买比例不足50%, 补足可立刻阅读, 否则需等待48小时  程朵:“刚下楼去了。”

    孙恬恬一听, 立刻收拾东西。

    程朵见状吓一大跳, “你干嘛呢,还没下课啊。”

    “我去找沈念深, 一会儿你帮我把书带回去啊。”

    正巧老师在讲台上放幻灯片, 孙恬恬趁他不注意,抓着包包, 猫着身子就从后门溜了出去。

    出了教室, 飞快往楼下跑。

    她自认为已经跑得很快了, 然而沈念深比她更快, 她从四楼一路追下来, 硬是没见着他人影。

    一直到跑出了教学楼, 才终于远远看见了沈念深。

    他人高腿长, 脚步又快,已经走出去很远了。

    “沈念深!”孙恬恬双手作喇叭状, 朝着沈念深背影大喊。

    然而沈念深隔得实在有点太远了, 没有听见,他脚步匆匆,看起来非常着急。

    孙恬恬见喊不答应人, 索性继续朝着沈念深追过去,一边在后面跑一边使劲喊他名字。

    沈念深原本在前面很匆忙地走着, 满脑子都在担心外婆的情况, 没有太注意周围的声音, 但走着走着终于隐隐发觉不对劲儿,好像有人在喊他。

    他稍微定了定神,仔细听了一下,果然有人在喊他,且声音还分外熟悉。

    他顿下脚步,回头,便见孙恬恬上气不接下气地朝着他跑过来。

    沈念深终于停下来,孙恬恬一鼓作气跑过去,左手抓住他胳膊,整个人累得几乎快挂他身上了。

    她弯着腰喘了半天气,才终于抬起头来,气喘吁吁说:“你……你走得好快,累死我了……”

    她撑着沈念深的胳膊站稳,沈念深下意识扶着她,“你追我干什么?”

    孙恬恬看着他,眼里有几分担忧:“我想陪你啊。”

    沈念深微怔,目光对上她担忧的眼神,心底忽然又颤动了下,那股异样的情绪仿佛又翻涌上来。

    他看着她,好半晌没有回应。

    孙恬恬歇了会儿,缓过劲儿来,撑着沈念深胳膊站直了身体,说:“我们快走吧,别耽搁了。”

    沈念深盯着她看了几秒,终于点头,“好。”

    沈念深走得很快,孙恬恬知道他担心外婆,也没有拖他后腿,小跑着跟在他身边。

    走到大门口,沈念深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将后排车门打开,侧脸招呼孙恬恬,“上车。”

    孙恬恬急忙过去,沈念深右手挡在车门顶着,避免孙恬恬不小心撞到脑袋,声音低低地提醒,“慢点。”

    “嗯。”孙恬恬弯着身子坐进去,然后挪到司机那边的位置,给沈念深让出位置。

    沈念深也顺势上车,坐在孙恬恬旁边,对着前面司机报了个地名。

    出租车缓缓启动,汇入了车流。

    回家的路上,沈念深一直紧皱着眉,看上去很担心的样子。

    孙恬恬见他这样,忍不住往他身边挪了挪,她将手伸过去,轻轻握住了他左手。

    沈念深正出神,左手忽然被一双柔软的小手握住,他身体微微一僵,侧脸看向孙恬恬。

    孙恬恬眼里有着担忧,小声说:“别太担心了,肯定不会有事的。”

    女孩儿声音很轻,格外温柔。

    柔软的小手和他掌心贴合,带着一丝令人沉迷的温度,沿着掌心钻进了心里。

    沈念深看着孙恬恬,心底忽然涌上一股无法控制的悸动。

    视线下移,目光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要回握住她,握住这从未体会过的温暖和柔情。

    但最后终究是理智战胜了一时的冲动,他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孙恬恬倒也没想那么多,见沈念深抽回手,也漫不经心地将手收回去,随意地放在腿上,自顾自说:“我爷爷前两年也不小心摔了一跤,去医院检查都没什么大碍,现在精神还很好呢。”

    沈念深知道孙恬恬在宽慰他,嗯了一声,勉强扯了个淡笑,“我知道。”

    车里气氛莫名有些沉重,孙恬恬觉得不太好,顿时又笑了起来,眼睛亮晶晶望着沈念深,一脸期待地问他:“你说外婆会不会喜欢我啊?”

    沈念深:“……”

    “哎,我都不知道今天会见外婆,妆都忘记了化!”提到这个问题,孙恬恬突然变得严肃,立刻从包包里摸出镜子来,左右照了照,“不化妆会不会不太好啊?你外婆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我今天这身衣服还好看吗?哎呀,我要不要把头发扎起来啊,看起来会不会精神一点?”

    孙恬恬兀自絮叨,一会儿照镜子,一会儿检查衣服,一会儿又将头发撩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沈念深在旁边看着,一头黑线,好半天才终于开口,语气有点无奈,“……孙恬恬,你不是去见家长的。”

    孙恬恬:“……”

    ……

    出租车停在沈念深家外面的巷子口,下了车,孙恬恬往巷子里面张望,才发现这里就是上次沈念深帮她抓小偷的地方。

    “原来你家就住这里呀。”她当时还以为沈念深是路过,这会儿才发现他原来就住在这里。

    沈念深嗯了一声,径直往巷子里面走。

    他走得快,孙恬恬急忙跟上他。

    巷子有些长,两边都是上了年头的老房子,也就三四层高,房子外面的石砖上布满了青苔,脏兮兮的。

    有些人将衣服大喇喇地挂在路中间,占据了公共地方,原本就不怎么宽敞的巷子顿时显得更加狭窄。

    孙恬恬很少来这些地方,不由有些好奇,眼睛四下张望着。

    抬头往楼上望的时候,却刚好看见有人端着盆子往下泼水,孙恬恬吓一大跳,急忙往前跑了两步。

    她上一秒刚跑前面去,下一秒,就听“哐”的一声,一盆水从上面重重砸下来。

    就差那么一丁点,那盆水就泼到她头上了。孙恬恬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仰着头,忍不住狠狠瞪了眼那个泼水的男人。

    那男人似乎发现她瞪他,顿时破口大骂,“ 小丫头片子,瞪谁呢你!”

    孙恬恬生气,喊道:“你没见下面有人啊?乱泼水,有没有公德心。”

    “嘿,你这小妮子从哪里冒出来,我泼我的水,你走你的路,碍着你了啊?”

    “你没公德心,你家里没倒水的地方啊。”孙恬恬忍不住和对方争辩,这还好是泼一盆水,若是从上面砸个什么东西下来,闹出人命都有可能。”

    沈念深走在前面,听见争吵的声音,立刻回头,就见孙恬恬正背他的方向站着,仰着头气呼呼地和楼上的男人理论。

    他大步走过去,看见孙恬恬面前有一滩水,立刻下意识上下检查了她一下,担心问:“没事吧?”

    孙恬恬摇头,“没事,他乱泼水。”

    沈念深皱眉,抬头看向楼上那男人,“道歉。”

    沈念深眼神冷得像把凌厉的刀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令人害怕的气场。

    刚泼水那男人也就见孙恬恬一个小姑娘才跟她吵架,这会儿被沈念深眼神吓住了,刚刚吵架的气势顿时就怂了,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一声,“对不起啊。”

    说完,就砰的声把窗户关上了。

    孙恬恬这才气呼呼地哼了一声。

    沈念深拉住她手腕,“走吧。”

    “嗯。”孙恬恬点头,高高兴兴跟着沈念深往前面走。

    沈念深家里的门开着,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里面有说话的声音,是邻居和外婆在说话。

    “外婆,我回来了。”沈念深抬脚进屋,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见外孙回来,说:“诶,你怎么回来了,都说没事了,这不耽误你吗。”

    说着就想要站起来。

    沈念深大步过去,忙将外婆扶住,“您别起来,快坐。”

    将外婆扶着坐回沙发上,问道:“怎么好好的摔了呢。”

    视线落在茶几上的药酒上,眉心皱了皱,“一会儿带您去医院检查一下。”

    “哎呀,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哪里犯得着去医院啊。”去一趟医院,少说也要花几百上千,不是去给人白送钱么。

    老太太不停摆手,表示抗拒。

    抬头的时间,眼角余光却扫到门口一张漂亮的小脸蛋,老太太眼睛一亮,忙拉了下沈念深,“诶,阿念,那是谁啊?”

    沈念深微怔了下,回头,才想起孙恬恬还在外面,他走过去,说:“进来吧。”

    孙恬恬得了邀请,这才大大方方地走进屋子里。

    看见坐在沙发上老太太,忙上前,眼睛弯弯的,甜甜地喊了一声,“外婆。”

    这一声外婆,喊得老太太激动不已,立马紧紧握住了孙恬恬的手,“哎呀,你是阿念的女朋友吧,阿念这孩子,交了女朋友居然不告诉我。”

    说着,抬头瞪了沈念深一眼,“你这死孩子,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藏着掖着呢。”

    “不是,外婆……”沈念深一头黑线,下意识想解释,然而还没开口,老太太就不搭理他了,热情地招呼孙恬恬,“乖孩子来,坐外婆这儿。”

    “谢谢外婆。”

    孙恬恬嘴甜,又爱笑,老太太一眼就喜欢上了,拉着她手都不舍得松开,“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孙恬恬,外婆。”说着,抬头笑眯眯望着沈念深,

    “甜甜,甜甜好啊,这名字好听啊。”名字甜甜的,长得也甜甜的,跟她家阿念这闷葫芦性子正好般配。

    老太太抬头瞧了眼自己孙子,又拍拍孙恬恬手背,语重心长说:“甜甜呀,阿念这孩子性子闷,可能不太浪漫,但他真是个好人,会对你好的。”

    又道:“不过你放心,以后阿念要是欺负你,你跟外婆说,外婆帮你教训他。”

    孙恬恬听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抬头看向沈念深,“阿念,听见了吗?你要是欺负我,外婆要帮我撑腰的。”

    沈念深:“…………”

    “老师,我刚刚看见他往兜里放钱了。”

    “沈念深,快拿出来!小小年纪别不学好!”

    小男孩眼眶通红,“那是我外婆给我的钱,是我的钱。”

    “老师,你别信他,就是他拿了我的钱,就是他!他是小偷,是小偷!”

    “小偷,沈念深是小偷,沈念深是小偷,小偷小偷小偷!”周围的同学们跟着起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被围在中间的小男孩终于难过得大哭了起来,“我不是小偷,我不是,我不是……”

    沈念深从噩梦中惊醒,浑身被汗水湿透。黑暗里,漆黑的眼紧紧盯着屋顶,他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

    已经十二年了,童年时的噩梦依然阴魂不散地跟着他,时不时钻入他心里,不肯放过他。

    他闭了闭眼,双手紧紧捏成拳,想停止发抖。

    然而,依然控制不住。

    他挣扎了会儿,索性松开拳头,任由那恐惧的感觉吞噬他。

    过了很久,身体终于停止了颤抖,冷汗贴在背后,冰凉一片。

    他从床上坐起,摸黑走出了房间。

    他脚步很轻,怕吵醒了隔壁的外婆。

    走到外面,轻轻开了门,出门后,顺手将门关上。

    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才刚晚上十点。

    十月的天,狭窄的巷子吹着凉飕飕的风。

    沈念深背靠着墙,双手插在裤袋里,抬着头,看着夜空中满天星辰。

    风迎面吹来,将心里那股压抑绝望的情绪稍微吹散了些。

    沈念深盯着漆黑的夜空看了一会儿,低头,从裤袋里摸出一包烟来。

    抽出一根,咬着嘴里,摸出打火机,左手挡着风,哗啦一下点燃了。

    白色的烟雾在眼前散开,沈念深微垂着眼,胡乱想着些事情。

    巷子里静悄悄的,倒是外面马路上传来些闹哄哄的声音。

    有小车开过的声音,有人高声说笑的声音,有吵闹的声音,各种嘈杂的声音乱糟糟像乌鸦吵架,吵得人心烦意乱。

    沈念深抽完一只烟,将烟头掐灭了,准备回去。

    刚转身,眼角余光突然扫到一个人影从巷子口跑了进来。

    他下意识侧了下头,还没看清楚是什么人,突然就听见一个女生愤怒的喊声,“小偷别跑! 你给我站住!”

    今天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孙恬恬和好朋友出来玩,看完电影,又过来临江路这边吃烤串,两个人吃了快两百块钱的烤串。

    好朋友肠胃不行了,一结完账就跑去上厕所,她便站在路边,悠悠闲闲地等她。

    哪晓得不知从哪里突然跑出来一个小偷,抢了她的包就跑。

    孙恬恬简直要气死了,偏偏她今天又穿了裙子和高跟鞋,压根没法儿跑。

    眼见那小偷跑进巷子里,她追了几步,脚踝崴到了,站在巷子口,气冲冲骂,“王八蛋!让姑奶奶抓到,非揍死你不可!”

    她一边骂一边将两只高跟鞋脱了下来,一手拎着一只,光着双脚飞快追了上去。

    脱了鞋子以后,顿时跑得快了,孙恬恬气得脑袋都快冒烟了,怒气冲冲朝着前面的小偷喊,“喂!你站住!把包还给我!”

    孙恬恬越喊,那小偷跑得越快,将抢来的包紧紧抱在怀里,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孙恬恬有没有追上来。

    孙恬恬平时不太爱运动,又光着脚,脚下时不时踩到一颗石子,她脚心一疼,速度顿时又慢了下来,以至于追了半天,离那小偷却越来越远。

    那小偷见孙恬恬追不上,心里大喜,更快地往前跑。

    然而,就在回头的瞬间,脚下突然被人绊了一下,那小偷‘啊’地大叫了一声,身体重心往前一倾,整个人朝着前方重重地摔了下去。

    那小偷砰的一声摔到地上,却顾不上痛,爬起来就想跑。

    沈念深上前一步,一把拽住他胳膊,往身后一拧,重重按到墙上。

    那小偷胳膊被拧着,脸被迫贴着墙壁,立刻大叫,“我错了我错了!兄弟,我错了,放了我吧!”

    沈念深力气很大,那小偷试着挣扎了下,压根没有还手的余地,于是立刻认错。

    孙恬恬光着脚,气冲冲地跑过来,“放了你?!你想得美!”

    她气得拿高跟鞋在那小偷背上用力敲了一下,然后才看向旁边的人,“谢——”

    一个‘谢’字尚未来得及出口,整个人就愣住了。

    孙恬恬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沈念深,心脏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砰的一声,荡开了一圈涟漪。

    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好……好帅啊!

    沈念深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黑色长裤。昏暗的路灯下,一双眼睛漆黑深邃,里面幽深一片,深不见底。鼻梁高挺,嘴唇微抿着,绷成一条直直的线,脸部线条刀削一般地硬朗。

    孙恬恬看直了眼,完全移不开视线。

    直到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熟悉而紧张的声音,“恬恬!”

    孙恬恬这才回过神,侧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心榆,这里。”

    陆心榆急忙跑上来,见状,“发生什么事了?”

    孙恬恬指着被沈念深控制的小偷,“他抢我包,是这位同学帮我把人抓到的。”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沈念深,里面亮晶晶地闪着光。

    沈念深表情平淡地看了她一眼,不太耐烦地提醒,“报警了吗?”

    “啊!对!报警!”孙恬恬这才想起来,弯下身将那小偷掉在地上的包捡了起来,摸出手机,迅速拨了110。

    电话很快通了,孙恬恬立刻说:“警察叔叔,我要报警!有人抢劫!”

    报警后,没几分钟,警察就赶到了。

    沈念深配合着去最近的派出所做了个笔录,完了便从所里出来,准备回家了。

    孙恬恬在里面做完笔录,急冲冲跑出来,在大厅四下张望了眼,没见到刚刚那个男生,她顿时着急,跑去问大厅值岗的警察,“警察姐姐,你有没有看见刚刚和我们一起来的男生?”

    “你是说那个长得很高很帅的男生吗?”

    “对对!”

    “他做完笔录就走了,哦,刚走。”

    “谢谢!”孙恬恬道一声谢,转身就往外跑。

    沈念深站在马路边,正在等绿灯。

    孙恬恬眼睛一亮,急忙跑过去,“同学!”

    跑到沈念深跟前,因为太激动,感激地双手紧紧握住他手,“同学,刚刚……”

    话没说完,对方却突然猛地将手从她手里抽了出来,眉头皱得紧紧的,眼里露出一抹厌恶的表情。

    孙恬恬懵了,愣愣地看着他。

    沈念深将手插进裤袋,声音冰冷,“别碰我。”

    孙恬恬顿时有点尴尬,张了张嘴,“对不起啊。”

    她捏了下自己的手,随后又开心地笑起来,“刚刚谢谢你啊,我叫孙恬恬,是A大美术系大一的学生。”

    沈念深没看她,眼睛平视着前方。

    孙恬恬见对方不搭理自己,想了下,又问:“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问你电话吗?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忙,我想请你吃个——”

    吃个饭的‘饭’的字还没说完,旁边的人却压根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绿灯一跳,直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