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都市小说->蹭出个综艺男神TXT下载->蹭出个综艺男神-> 第二百七十章 这样也好(盟主大白梨军团加更O(∩_∩)O)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蹭出个综艺男神 第二百七十章 这样也好(盟主大白梨军团加更O(∩_∩)O)

    “来吧。”

    庞磊开口:“用一首歌,结束今天。”

    是庞磊促成这样的氛围,也该由他来打破。

    刚刚的忧伤已经足够了,王炯眼圈发红,谢辣也好像要流泪。

    反倒是韩勠只是沉默而已。

    煽情是很多节目都有的,必备的环节。

    然而要有代入感,要有共鸣。不然显得有点假。

    忧伤是必然的,但要说都哭,那才是闹呢。

    这样正合适。

    不过韩勠没哭是正常的,包千语也没哭,只是低头不语。

    “唱什么?”

    韩勠放下吉他询问。

    庞磊开口:“炯炯用手机找个伴奏来一首吧。”

    王炯摆手:“不行,情绪有点波动。唱不好。”

    看向谢辣:“辣辣来一首。或者和千语一起。”

    对着韩勠:“韩勠伴奏?”

    韩勠笑着拿起吉他:“这样也好。”

    包千语突然抬头:“是首歌吧?”

    韩勠一愣:“什么是首歌?”

    包千语开口:“这样也好。”

    韩勠讷讷笑着:“倒的确是首歌……老歌。”

    谢辣靠在一边:“我也不唱了,哭的直抽~”

    庞磊失笑:“一个谐星,居然走心了。”

    “哈哈。”

    谢辣笑出来,还是揉眼睛。王炯和包千语都笑。

    “韩勠唱吧。”

    王炯开口:“就韩勠最平静。韩勠唱。”

    韩勠赶忙开口:“我不是平静。我是哀伤藏在心里……”

    “呵呵。”

    几人笑,庞磊拍拍韩勠肩膀:“不用解释。我随便说个什么难过的经历就能让大家都哭出来,那泪腺也太发达了。”

    随即摆手:“别推了。韩勠唱首歌,就是千语点的这首……”

    突然开口:“哎我发现。千语今天点菜点歌,全都奔着韩勠来的。”

    韩勠笑:“巧合而已。”

    包千语抬头看着韩勠:“不然还能是什么?”

    韩勠被噎个够呛。

    谢辣哈哈笑着揽着包千语,挑着眉毛看着韩勠:“知道我们小包子的厉害了吧?江湖人称包小刀,怼人唰唰的!”

    几人都笑,韩勠点头看着笑着的包千语:“领教了。咱们走着瞧。”

    “哈哈。”

    包千语捂着脸笑得靠在谢辣身边。不过王炯此刻也已经找来伴奏:“是任闲齐的这样也好对吧?”

    只是吉他肯定没有鼓点和其他伴奏,有了手机找到的伴奏,配合韩勠自弹自唱,也许更有感觉。

    “好,那我就献丑了。”

    韩勠谦虚笑着,此刻这样也好的伴奏已经响起。韩勠自己的吉他,也流畅随意的演奏出来。

    所有人在烛光中,坐在那里,看着韩勠,静静等待,他的演唱。

    尤其是点歌的,包千语。

    ——

    当我发现,温柔不再,映在你的眼里。

    握你的手,传来的却只是,一丝丝寒意。

    我所有的努力,你说只会带来压力。

    我才发现,这段感情你早已放弃。

    ——

    这样也好,让我自己,好好看清自己。

    爱的路上,我并不是你今生的唯一。

    这样也好,让我自己重新整理。

    再来的日子……我不再有你。

    ——

    庞磊突然抬头:“是这首歌,我听过。”

    王炯点头:“确实是老歌了。”

    只有包千语低头,却在此刻韩勠搞怪:“没想到,我们的爱情,这么的短……”

    “噗!”

    包千语笑喷,看着韩勠。谢辣也看着他:“这还有自白呢?”

    韩勠眨眨眼,继续自白:“我以为所有不完美的爱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

    慢慢收起笑容:“……我错了。”

    演唱继续。

    包千语也出神看着韩勠。

    ——

    我小心翼翼,讨你欢心,对你死心蹋地。

    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比我还爱你。

    我所有的努力,现在已经没有意义。

    爱得太急,没想到失去你这么容易。

    ——

    这样也好,让我自己好好看清自己。

    爱的路上,并不是每个人都甜甜蜜蜜

    这样也好,让我自己重新整理。

    ——

    骤然停顿一下,伴奏也似乎停歇。只有韩勠的吉他声。

    拨弄琴弦,韩勠低头:“再来的日子……我不再有你。”

    伴奏声再次响起。

    “再来的日子,叫我怎么能够把你忘记。”

    ——

    最后的清唱,韩勠放下吉他:“我的真心真意,你的毫不在意。”

    “海誓山盟……只剩下我……还真的放在……”

    莫名居然和包千语对视了。因为他已经要唱完的时候抬头,就看到那双眼睛中闪烁的泪光。

    “心里……”

    ——

    “嘶~”

    当歌声结束的时候,包千语吸鼻子的声音尤为突出。在所有人看过去的时候,她当先揉着眼睛笑出来,揽着谢辣:“唱的真好~”

    谢辣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毕竟她刚刚也哭过。

    王炯此刻也开口:“的确,不像是唱歌。”

    看向庞磊:“庞磊老师你觉得呢?”

    庞磊点头:“像是在倾述,在诉说,唱出心里的话。”

    好奇看着放下吉他的韩勠:“这么神奇?浑身优点,居然可以入行十年没出头?一定有什么理由吧?”

    韩勠笑:“韶哥说,我都不记得了。说我以前情商特低,总爱得罪人。也倔强不和人接触亲近,所以有机会也被自己败坏了。一直没法出头,怪我自己。”

    谢辣看着韩勠惊讶:“可以转变这么大?想象不到。”

    包千语揉揉眼睛,看着韩勠:“像是失忆似的。”

    韩勠拍手看着包千语:“真的有点。就是最后我感觉好像是基本没有希望的时候,就如同浑浑噩噩以前不是我自己一样,幡然悔悟,抓住最后的机会……”

    忍着笑看着王炯:“叫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哈哈!!”

    王炯大笑,庞磊也笑着看着韩勠:“那么夸张?成佛了都?”

    “好了。”

    王炯拍手站起,点着灯:“今天就这样吧。”

    早就收拾好,此刻也没什么收拾的。结束一天的拍摄,就准备睡觉了。包括摄像师导演之类的,肯定也都要收工。毕竟他们更累。

    不过虽然是收工,但韩勠还是和王炯走过去,问问拍摄情况。是不是有什么表现不好的,或者需要改的地方。导演对韩勠的态度很是满意,尽管他是王炯人脉请来的,而且还是在昨晚出发先导片有了真正开始要全网尽知的翻红趋势,可是还是很诚恳很敬业认真。

    老实说,这很难得。

    大牌然后耍大牌,很正常。偏偏很多不大不小不黑不红的更是耍得要命,因为总希望用自己的气场咖位来往上爬。

    不奇怪,娱乐圈发展至今。什么奇葩事奇葩人都有。

    见怪不怪了。

    真正不错的是那些不出名往上爬的。因为有欲,望,所以态度好争取机会。可是那不会被重视。除非背后有人捧,资源好。

    韩勠和这些都不搭边,显得更真实。

    “哥。”

    正谈着的时候,那边小卢过来。

    手里拿着手机。

    韩勠一愣,见大致也没有什么问题,就客气几句拿着手机去了院子一旁。

    拿起一看,是黎若白。而且已经好几个来电显示。

    ——

    “喂,你找我?”

    接通之后,韩勠开口。

    对面黎若白声音传来,有点慵懒:“拍完了?”

    韩勠恩了一声:“你也拍完了?”

    “呵。”

    那边笑了,随即抱怨:“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不接。”

    韩勠开口:“那拍节目呢嘛,怎么接?又不像你拍戏能中间休息。”

    其实刚刚韩勠看到了,互相加微勃的时候。只是当时不方便,自然也就没回。当然,此刻也是闲聊嘛。

    黎若白轻笑:“我也拍过真人秀好吗?我很清楚真人秀也有中间休息时间,你骗谁呢你?”

    韩勠一顿,轻叹开口:“好吧既然被你拆穿了,我坦白,可能就是不想接你电话有什么办法?”

    黎若白开口:“不和你扯……和你说个事。”

    韩勠蹲下靠在一边:“说吧。”

    黎若白示意:“你在京都是吧?明天拍完了,宓姐正好在。带你去公司看看。”

    “嗯……”

    韩勠沉吟。

    黎若白开口:“红了,不是想反悔吧?昨晚我还没说呢,最后一个短信怎么没回?”

    韩勠失笑:“奇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两人发短信总得有一个是最后吧?还能同时告别吗?”

    “少来。”

    黎若白开口:“我看你就是觉得自己红了,开始飘了。和宓姐谈好的进公司要反悔。”

    韩勠笑着:“就好像我俩当时谈好了似的。之前我就和她说了我要考虑一下。而且我也和你说了我犹豫的原因……”

    “现在都不存在了。”

    黎若白打断:“很明显你得到大部分的是称赞,而且今天一天新闻都是你的,热搜一整天你没看吗?你微勃关注人数一天涨了几十万。根本也不存在之前的问题吧?”

    韩勠疑惑:“奇怪之前我们说过顾忌什么问题来着。”

    “你爱去不去!”

    黎若白直接挂断电话。韩勠愣愣看着手机界面,呵呵笑着起身。

    “……”

    回头就吓一跳。正好看到包千语站在不远处。

    当然,不是只有她自己,其他庞磊和王炯也和导演谈事。谢辣好像在一边也在打电话。

    “额……”

    韩勠笑了笑,收起手机:“今天挺累的吧?包姐晚安,我去睡了。”

    包千语点点头,目送韩勠回去。

    韩勠就感觉好像自己进屋,目光都追随自己,但是下意识回头的时候,又发现好像没有谁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