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现代言情->圣上,你的后宫亡了TXT下载->圣上,你的后宫亡了-> 37.摄人心魄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圣上,你的后宫亡了 37.摄人心魄

    褚云心不在焉地在琴弦上乱弹, 不知为何方才的一幕在心底挥之不去, 还有几分失落, 明明自己想拼命去忘却还是刻在脑海。

    门口站了一个男子, 似笑非笑,“这琴技不练还愈发减退了。”见少女不作声, 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明媚的笑容问道:“住这太常寺中可还习惯?”

    “不及有些人有人执手相依, 自然是不习惯的。”褚云擦着琴弦心底有几分吃味,虽然自己对这份情绪浑然不知, 却在这一人生闷气。

    明崇隐一听便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方才的事她是都看到了, 他耸了耸肩喊冤道:“你看到了?我还真是冤枉, 不过只是看她晕倒在路边救人心切而已。”

    “她晕倒了?她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褚云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不过他的话自己已不敢全然相信了。

    “想知道吗?这是我冒雨给你送来的糍粑, 你全都吃掉我就告诉你。”边说着他边缓缓走了过来, 他的衣衫是都淋湿了,不过食盒却是干的, 莫不是他宁愿自己淋湿也要护着食盒。

    少女有些心动, 但她向来是个嘴硬心软之人,“又来这招!”

    “那是因为这招对你屡试不爽,你生了那么久的闷气也该进些食了。”明崇隐笑眯眯地将她面前的古琴挪走, 将香甜的食物放在了她的面前,好在还是热的自己并没有白跑一趟。

    褚云拿起了筷子却有些局促, 她不知如何表达此刻的心情, 傻乎乎地问道:“蕤儿小姐走了?”

    “她已经知道那件事的真相了。”明崇隐只好如实告诉她, 毕竟这件事与她也有关系,若是尉迟蕤告发了这件事对褚云来说便是欺君之罪。

    褚云惊道:“是尉迟善告诉她的?”

    “即使不用尉迟善告诉她,她也一定会知道。”想到这明崇隐又放心下来,毕竟尉迟善不是个省油的灯,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妹妹去揭发这件事情。

    尉迟善将尉迟蕤接回府中又下了命令不准让她再踏出去一步,毕竟被人发现了她的存在对他们都会成为威胁。没想到刚回府,苏淮便登门造访,尉迟善面色沉静,问道:“苏公子今日怎会得空来我这尉迟府。”

    “我听说府上有圣上新赏赐的峨眉雪芽,不知是否有幸来讨要两杯。”苏淮想以此为由头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看看尉迟蕤四合木真在府上。

    知道此人来者不善,尉迟善淡笑道:“今日府上不太方便,改日备好酒菜我再登门邀请丞相和公子到府上来做客。”

    “小姐,大司马在前厅见客,您不能进去。”就在谈话间,尉迟蕤竟然闯了进来,秦戢不敢伤她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忿怒地喊:“你们不要拦着我,我要去见大哥!”

    “大司马,你的妹妹现在不应该在太常寺吗?”苏淮脸上挂着一抹得逞的笑容,他盯了尉迟蕤看了两眼,又说道:

    “你可知欺君之罪当如何处置?”

    尉迟善见大事不妙,命令道:“把小姐带下去,我有事要对苏少爷说。”

    “大哥。”尉迟蕤似乎还没有搞清楚状况,迟迟不愿离去。

    直到尉迟善变了脸色,呵斥道:“下去!”

    尉迟蕤离开后,苏淮便将自己心底无耻的想法都表露了出来,“大司马,要我保守秘密自然也是可以,但我有个要求,只要您将以义妹的身份将她许配给我,我便不会再多问。”

    尉迟善仍旧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苏公子,你喜欢蕤儿自然是万分荣幸,不过蕤儿好歹也是我的尉迟善的妹妹,三书六礼、八抬大轿一样也不能少。”

    如今也只有先答应了他的条件静观其变,先将他打发回去在做打算。

    苏淮闻言大喜,连忙应道:“那是自然!我这就去回去和父亲说,准备好了聘礼再来向令妹提亲。”

    在门外的尉迟蕤听到了这一切,苏淮一走,便怒气冲冲地跑进去质问:“哥哥,你真的打算将我嫁给这个纨绔子弟?”

    这个苏淮作恶多端,轻浮放荡,根本不是她心里的夫君对象。

    尉迟善揉了揉眉心,沉声说道:“我会想办法,但绝不容许你再胡闹!”

    尉迟蕤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以前将自己视为掌中明珠的人,现在却如此对她又怎能不恼,“哥,你变了,你以前对蕤儿从来不会说一句重话,就是因为我的病好了,所以你对我不管不问,甚至还让那个褚云以我的名义做了太乐丞。”

    看着少女的背影,尉迟善束手无策,“蕤儿~”

    太常寺卿将宫中的安排吩咐下来,纪元俏到了云霄殿向众人宣布道:“过一个月便是圣上的千秋宴,少卿吩咐下来,往年的歌舞千篇一律,今年圣上想换换新花样,尉迟云是该到了你好好表现的时候了。”

    众人小声地议论着,这时褚云在一旁提议,“圣上喜爱胡人舞蹈,但胡旋舞又太过俗套气势不够,不如我们太常寺新编排一出雄健奔放的胡腾舞为圣上庆贺岂不是更好?”

    “你说的这种舞宫中从未有人排练过,这一个人的才能可不在于只会纸上谈兵。”纪元俏对她这样的想法嗤之以鼻,宫中没有人跳过这样的胡腾舞,乐师也没有演奏过这样的礼乐。

    “纪乐丞放心,我既然到了这太常寺自然会竭尽全力。”可褚云却仍旧信心满满,毕竟这是她来太常寺安排庆典的歌舞。

    “好,你们有谁愿意跟着尉迟云的站在左边,愿意跟随我的站在右边。”纪元俏话一说完,只剩下三人留在了左边,没有人愿意跟着褚云,毕竟她不过是太常寺的新人没有经验和能力,少女见状得意洋洋地说道:“可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

    虽然心底有些失落,但是至少还是有人相信自己的能力,褚云云淡风轻地一笑,“有三个人便够了,我此次一定会大显身手。”

    “好,那元俏拭目以待了~”说罢,纪元俏领着那些人便离开了。

    接下了这门差事就必须挑起这份重担,褚云只好向明崇隐求助,他听她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问道:“所以你就接下了这门差事?”

    褚云小鸡啄米地点点头,希望他能伸出援手,“所以我便来找你了啊,虽然只有三个乐师跟着我,但是我绝不能让他们失望啊,再说所这次我不能让他们刮目相看,以后该如何在太常寺立足?”

    “每次只有需要我帮忙才来找我,那么大的人情要如何才能还?”明崇隐笑意深邃,她能来找自己,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他的心中已然无比欣慰。

    “等拿了俸禄就请你到清辉楼里吃饭?”眼下褚云还没有钱请他吃饭,唯一指望的就是好好办差得到圣上的赏赐。

    明崇隐摇了摇头,似乎不满意这个答案,“那未免太便宜你了。”

    褚云又问:“那你要什么?”

    “要你啊?”明崇隐眨巴着摄人心魄的双眸看着她,见她撇过脸恼羞成怒的样子,又说道:“开玩笑的,人情我先记着,日后再算也不迟。”

    说完,明崇隐用略带试探的语气问道:“只是这胡腾舞需要横笛、丝竹伴奏,你如今只有三人,这横笛不如交给我来练?”

    褚云并没有在意,灯光下的双眸熠熠生辉,“你当真愿意?”

    明崇隐点点头,说道:“反正我闲来无事也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若拿了恩赏也可以分到些,又何乐不为?”

    深夜,秦戢受了传唤来到了书房,“大司马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何事?”

    尉迟善冷眸如霜,问道:“我听说苏淮这小子这两日要去毫州办差?”

    秦戢答:“属下也听说了,大司马您有何指示?”

    “这个苏淮竟然将主意打到我妹妹头上,真以为我尉迟善的人软弱可欺。”这个苏淮色胆包天,如果不给他颜色看看那自己就不叫尉迟善,他冷哼了一声,沉吟道:“哼,我这次便叫他身败名裂,你去将和他一起去的右都尉言煦找来,就说我要赏他一个升官发财的机会。”

    “是~”

    见秦戢得了令便要离开,尉迟善又唤住了他,说道:“慢些,我听说褚云那边正为圣上准备了胡腾舞,你去派人问问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开口,一定要让圣上龙颜大悦。”

    “属下明白,只是您上次命属下送过去的衣物和菜肴,褚云她全都按照原样让人拿了回来,属下怕她并不肯忠于大司马。”秦戢担忧褚云会倒戈相向,到时候她得到了圣上的信任对他们就越不利。

    “不会,她只是闹脾气罢了,她向我发过誓会永远效忠我。”尉迟善对这一点还是有把握的,毕竟他了解褚云。

    秦戢想了想又问道:“那大司马您要不要亲自去看看她?”

    心结只有尉迟善能解开,但他又不是会拉下脸之人,沉默了良久他摇手道:“不必了,她的性子你也不是不了解,等她想开了便好了。”

    尉迟善始终不明白自己对褚云的那份感情,他本习惯了孤独和寂寞,可是有些时候她又像一缕阳光照进自己心里,但尉迟善对感情之事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如何去哄女孩子开心和表达自己的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