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魔物牛头人TXT下载->魔物牛头人->正文 第二章 要被冒险者刷啦!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魔物牛头人正文 第二章 要被冒险者刷啦!

    雨水击打着洞穴外的土地,发出霹雳啪啦的声音,不久前被砍伐的树桩已经布满了绿色的青苔,雨水唤醒了不少沉睡了许久的植物。

    莫言的牛嘴叼着一根狗尾草坐在洞口,看着雨的地精正在修建木头围墙,因为潮湿而升起的火堆,印照着莫言褐色的皮肤,偶尔吹进洞里的风让火焰有些摇曳,如果这个时候莫言抱着个图腾,盯着火焰来一句:“大地母亲忽着你。”就是完美的喔呕世界了。

    这是莫言来到这个世界三个月以来第一次看到雨水,虽然从他所处的森林大致得知,这里应该不会没有雨水,但是莫言三个月看不到一滴雨水,也让他稍微有些发慌,不过还好的是这个雨终于下来了。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但是也并不短暂。至少莫言在这三个月的时间,让依附于他的地精学会了一些莫言认为是生活常识的洞穴,以及摸清了附件的环境。莫言现在处在一个庞大森林边缘的一个洞穴,以洞穴为心,在洞穴正对的南面有一座目测海拔上千米的山峰,在东面有一条不算很宽的河,而在东北方,也是河流的下游有一个人类的村庄。

    从村庄那不高的墙上的卫兵的服饰铠甲,以及奇特的建筑可以肯定的是,这里没有任何莫言所知道民族。毕竟地球上的种族不太可能出现在,这个晚上天空有三个不同颜色月亮的奇怪地方。这些村民都异常的强壮,而即使看起来不怎么强壮的女人,杀起人来也是不眨一下眼,完全是标准的战斗民族。这是在莫言指使两百地精冲击村庄,然后看着这些战斗民族,用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将入侵的地精全部剁成碎片得出的结论。

    你完全无法现象,一个刚刚还在耕田的大婶(快下雨的时候,萨尔特人会提前翻地),突然操出大剑四处砍杀,而刚刚还在草地上菜花的娇柔少女,从裙下拿出小弩四处射击,一个满脸白胡的大爷挥舞着大锤,将完整的地精变成碎肉的场景。

    那次突击让莫言对这个陌生的地方的人类战斗力,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如果那两百地精,不是到处乱跑制造混乱,好为其他偷窃的地精掩护的话,估计战斗会结束的更加早。

    “那村估计是距离森林最近的村了吧。”莫言继续咬着嘴里的草根,感觉着嘴里的甘甜。除了南面的高山莫言因为嫌麻烦没有爬过去,以及东北的村外,其他的方向在两天的路程内都是森林。“喂!把火弄远点!太近了!”

    听到莫言的命令,火地精连忙用手将燃烧的木料稍微移的远点。因为这些火地精对水过敏,他们有幸躲进了莫言专用的洞穴。在莫言探索森林的时候,莫言被这些到处都是,种类繁多的地精震惊了。莫言从没想过一个种族,能发展到完全适应海陆空各种气候的不同特征,褐色擅长爬树的树地精,红皮不怕火却怕水的火地精,以及绿色的洞穴地精。

    虽然莫言还没有看到过沙漠,不过莫言想即使在生命禁区的沙漠,这些地精也会像蟑螂一样到处都是!不过这也解决了莫言的劳动力问题,数量庞大以及喜欢依附强大魔物的地精,是最好的苦力。

    比如现在,莫言正在修建的围墙。要将洞穴两百米以内的地方围了起来,如果没有三个月来莫言四处收服的地精,一千多地精来修建,估计要莫言一个牛头人做到明年也做不完。“唉……如果在强些就好了。”莫言看着雨又一个地精被作为围墙原料的原木砸成肉酱叹息道。

    在这三个月内,莫言也看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魔物,有不少比地精强不少的魔物存在。起先莫言还想和这些家伙交流,但是在干掉第五个大叫着:“牛肉!”然后扑上来的蠢货后,莫言就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魔物之间也许就是吃与被吃的关系吧,反正莫言是在也不想和那些长相和智商都很奇葩魔物交

    流了。

    作为一只牛头人,现在莫言并不想nr谁。从他搞到工具后,第一个想到的是建个墙把自己围起来可以看出,莫言现在很缺乏安全感。既然来到了个奇怪的世界,要比他强的生物估计是不少,比如说龙啊什么的。

    人类对待魔物的态度是:“死掉的魔物,才是好魔物!”而魔物对待魔物的态度则是:“前面有一个落单的牛头人,他的蛋白质是牛肉的五倍,去掉头都能吃!”前者见到莫言是想杀掉这货,而后者则是想吃。

    “老不想死啊!”莫言仰天长啸:“我才不要在这种奇奇怪怪的地方,被奇奇怪怪的魔物或者人杀掉啊!”

    “头……头?”这声大叫吓到了把本来很大的洞穴挤的满满当当的火地精。

    “等雨停了!立即给的在旁边给我个新洞出来!”不看不生气,一想到本来狂宽敞的地方,让这群不能碰水的地精挤的满满的,一股火气就在莫言心升起,两股热气从莫言的鼻孔喷出,猩红的眼睛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说道:“真是受够了!”

    “听到了吗?阿鲁巴。”森林一个营地,一个萨尔特战士对同伴问道。

    “嗯。”被叫做阿鲁巴的战士,满是疤痕的脸上有些奇怪抖动说道:“不会错的,这是牛头人的叫声。距离这里应该不是很远。”

    “哈哈……”战士看着阿鲁巴脸上的奇怪抽搐,大笑着喝干了手牛角的蜜酒说道:“你还记得那个把你撞下山崖的牛头人吗?说不定这就是那个家伙复活了也说不定。”

    “那就杀他一次!”阿鲁巴从战士手夺过牛角,从帐篷间的酒桶舀起蜜酒,喝了一口说道:“我这满脸的伤痕可是会永远提醒我,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牛头人!”

    “话说,艾米丽还没有找到属于她的战士吗?”战士看着帐篷外的大雨话锋一转开始聊起了家常:“她也年龄不小了。”

    “唉……”被提到了妹妹的婚事,阿鲁巴也有些烦恼:“是啊,她都已经二十岁了。和她同年的女孩,孩都已经在村里到处跑了呢。我也说了她好多次了,但是她就是不喜欢村里的小伙。”

    “也许要带她去城里看看?”战士提议道:“城里有不少十五岁的好小伙,应该总有一个合适的。艾米丽的腰和胸那么好,绝对能养出个强壮的战士来。”

    “城里?”阿鲁巴摸着下巴考虑道:“或许是个不错的提议,听说狂熊战士团又招募了不少好小伙,或许能从那里物色……”

    股嘎嘎~~~就在这时奇怪的声音,突然在帐篷不远的地方响起,止住了阿鲁巴的话。

    “又是一群小劣魔。”阿鲁巴拿起手边的战斧试了试了锋刃对已经拿出了巨剑的战士说道:“听着这叫声,估计有两百多只。”

    “这么少,连饭后运动都算不上。”战士扭动了一下稍稍有些僵硬的脖,发出爆豆一般的响声。

    “是啊。”阿鲁巴撩开帐篷的布帘看着四周草丛,看着草丛一个个发着有蓝色光芒的眼睛笑着说道:“那就比比吧库鲁。一人一百只,谁最后杀完,没有酒喝!”

    “哈哈!”库鲁将大剑抗在肩上大笑着说道:“那看来你今晚是喝不到酒啦。”

    “哼哼……”阿鲁巴一斧将一个从旁边草丛跳出的小劣魔劈成了两段说道:“我现在可是已经领先一只了。”

    库鲁耸耸肩,将两只扑向他的小劣魔拍成碎肉说道:“现在是我领先了。”

    雨……一直在下,森林雨水打在树上的声响哗啦啦的声响,将雨的小劣魔的喊叫完全覆盖住了,萨特尔人又一次开始了雨季清洁。————————————————————————多发评论,多投推荐票!凉宫大神注视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