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魔物牛头人TXT下载->魔物牛头人->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处刑瑞兹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魔物牛头人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处刑瑞兹

    &ttp://leduwo.com    两天之后的雷霆崖处刑场,此时这里已经被大量的雷霆崖的市民,以及从其他城市来到雷霆崖做生意的人所挤满。δδ吧老δ域名被盗ィ启用新ttp://www.sδ.com)因为今天所要处刑的可是一个大人物,而且他的身份也是极其的特殊,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法师。这样的事情在大陆之上极少发生,因为法师作为大陆上数量稀少的职业,大都数势力都会对他们的事情睁一眼闭一眼,只要不是特别大的错误是不会惩罚他们的,而处刑一个**师就是更加少见的事情了。

    不论是对那个国家来说,**师对他们来说都是珍贵的人才,不少小国就算耗费数百年的时间,他们的民也不一定会出一个**师。但是今天所有人都将有幸看到,一个实力强大的法师被吊死在处刑台上,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很新鲜的事情,能够成为晚餐之后与他人闲聊的谈资。生活环境的恶劣让这个世界大多数的人,对于生命都缺乏一种叫做怜悯的心,他们将自己同类的死作为一种消遣。

    此时的瑞兹已经被转移到了邢台旁边的牢房之,这个建筑有着相当不错的隔音效果,被关在在房间之的人听不到任何外界,那些在像围观人群兜售饮料零食的小贩的吆喝,以及那些小市民相互交谈的吵闹。在房间之的瑞慈穿着自己最为整洁的衣物,坐在一张木桌之上安静的看着书本。虽然他是被蒙着头转移的,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的事情。在他死之前他最后的愿望便是能够给他一本书,让他能够在死之前静静的阅读。

    那本他已经看过无数遍的。原本属于他导师的手札,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再读一遍都能够让他有新的感悟,他的老师虽然因为天赋的关系至死都只是高等法师,但是他的一生的智慧却远超过瑞兹的想象。瑞兹看着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迹,好像又回到了他在当学徒的那段时间,看起来有些严厉但却是个好人的导师细心的教导着他,这个有着极高天赋的学生。

    当他和自己的导师一样,穿上了高等法师的长袍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导师已经在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在教给自己的了。γtianyi老域名被盗Θ启用新ttp://leduwo.com)瑞兹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导师眼的欣慰,以及一些隐藏的并不深的不甘心,那个时候他才刚刚二十多岁,就已经得到了他的导师耗费了半辈才得到的东西。太高的天赋只会引来他人的嫉妒,这是他的老师将手札交给他的时候,交给他最后的一堂课。

    对于自己远超于他人的天赋。现在瑞兹又了一些新的领悟。不论是多么高超天赋的人在面临死亡之时,他们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他知道自己现在就在处刑场的附近,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带出然后吊死,被喂食了禁魔药的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

    “他很安静。”一行人来到了囚室的附近,一个留着刷一样胡的年男人,透过木门上的小孔看了看室内。在昨天的时候他就已经来探查过了。通过目测的量出这个法师的身高和体重,以设定好了需要的绳的长度和重物所需要的重量。对于世代都是处刑人的男人来说,处刑可是一件很需要技术的活。

    吊死人并不是只用一根绳就能完成的,不论是绳的长度不合适还是重物太重了,都有可能直接将这个男人的脊椎直接拉断。或者是让他不能够立即被吊死,挂在那里承受他不应该受到的痛苦。不论这个人究竟犯下了什么样的错误。既然他是被判处吊死那么处刑人就有责任,给他们一个干脆利落的死刑。

    站在小屋门外的男人等待着时间的到来,他已经听到不远处的处刑台上,正在宣读法师的罪行了,里面的这个可怜的男人不需要等待多久,就能够从他的罪恶之解脱。片刻之后宣读罪状的人的声音停止了,处刑人知道是他将要上场的时刻,他带上了自己亲手缝制的黑色头套,示意看守的守卫打开门来。

    在两个守卫的陪伴之下,处刑人大步的走进房间之。他知道在最初的这个时候是很关键的,一般犯人在这个时候都正处在迷茫的状态,异常紧张的已经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他需要乘着这个迷茫的状态还没有变为恐慌的时候,用自己最快的手发将犯人的手扭到会面,用一根已经变的有些光滑的绳将其捆牢,抓住他的肩膀将他将他推向另外一个门,那是通往死亡的处刑台的道路。

    法师的脸上并没有迷茫的表情,但是却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处刑人很顺利的将他捆牢带到了处刑台上。粗糙的麻绳套在了他的脖之上,在他的脚下是一块可以活动的木板。处刑人看着这个年老法师满是皱纹,却异常平静的脸为他带上了白色的头套,走到了控制活动板的拉缸旁,在台下观众的注释之下用力拉动。

    脚下落空的法师在重力的拉扯下坠落,同时绳连接的另外一边的重物也同时落下,最终在同一水平线上停止。处刑人一如既往的完美完成了处刑,不论是绳还是重物的选择都刚刚好。从他走进那个小房间到他完成这一切,整个过程不过用了两分钟不到的时间。

    在处刑完成的瞬间台下爆发出了响亮欢呼,以及一些年轻人响亮的有些刺耳的口哨,不少激动的人将手的物品用力的向着台上抛弃,以舒缓因为自己肾脏分泌出来的激素而猛烈跳动的心。处刑人看着这欢闹的一切,黑色头套之下的嘴唇紧紧的抿着。亲手处刑太多人的他对于死亡已经习以为常,在这里反而只有他能够保持着一种平静的心,为他所处死的人真心的祈祷解脱。

    处刑人知道或许这是他最后的一次处刑了,信奉冥神的他十分的尊重灵魂,所以他并没有带巫妖给他用以收集灵魂的小壶。出现这样的事情他最好的结局也将是被撤职,更不要说这是雷霆崖的执掌者所请求下达的命令了,他已经做好了被关进牢狱的准备。

    就这样在一片欢腾之,独自来到雷霆崖追寻知识的**师,就这样被雷霆崖的牛头人所处死。而那个做出这样的决定的牛头人,此时却已经不在雷霆崖之了。在巫妖奥古斯特的帮助之下,莫言又将他那只已经回到地狱的梦魇召唤了出来,骑着它在崇山峻岭之快速穿梭。在莫言的认知之,除了琼斯之外也只有它跑的最快了。

    在体态健美的梦魇的背上,莫言背着一个大大的帆布背包,怀里抱着喝了药剂却依然晕晕乎乎的琼斯。此时她的已经被莫言用黑布蒙住了眼睛,只能和莫言聊天却无法看到眼前的景物。莫言这样做是对她好,毕竟虽然梦魇的奔跑一点也都不颠簸,但是在这几乎全是崎岖山丘的埃兰境内,快速奔跑起来的梦魇依然会让骑在上面的人,感到整个世界都在上下的起伏。身体本来就虚弱的琼斯如果看到这样的情景,一定会出现“晕马”的症状而吐莫言一身。

    在莫言身后的那个大帆布背包之,则装了不少艾米丽所准备的野外用具,大量的用来烧烤的香料和一些换洗衣物。莫言因为自己魔物的身份,所以根本不可能进入人类的城市之进行补给,原本艾米丽想要让莫言将克劳德也给带上,但是莫言却以梦魇坐不下那么多人为由拒绝了,没有办法的艾米丽只能尽量给他多准备一些东西,以便让他和琼斯能够在野外,也不至于因为缺少必须的东西,而只能吃一些味道很差的食物。

    根据琼斯在脑海之的记忆,龙岛在整个大陆的东南方向的位置,至少需要穿越五个国家才能够到达。这样遥远的路程,就算是走一条直线以梦魇的速度,也至少需要半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够到达,更何况实际上因为路上有着不少悬崖和沼泽存在的缘故,莫言根本不可能走直线,所以最少也要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到达龙岛附近。

    “一个月就一个月好了。”莫言摸了摸琼斯的黑色长发无所谓的笑着说道:“一直在埃兰带着我也已经有些腻味了,正好也乘着这个机会出去到大陆其他的地方看看,来回两个月的旅行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梦魇冲上了一个还算高的山丘,在到达顶端的时候用力一跃,红色的火焰在它的脚下燃起,反重力的向着远处滑翔而去。

    而莫言所并不知道的是,在山丘下方的森林之一个穿着兜帽的人,正躲在灌木丛之看着他越飞越远。直到梦魇消失在了视线的边际片刻后,他才从钻了出来拍了拍身上和白色胡上的尘土,看了看自己握着一根木杖,好像有些融化了似的手叹了口气说道:“本体已经死掉了吗?我也要加快自己的脚步了。”

    老人将自己的兜帽拉了拉,拄着木杖顺着山路向着埃兰之外继续走着。(未完待续。。。)

    )ttp://leduw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