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完结网游小说->网游之神魔TXT下载->网游之神魔->正文 第十四章 爱与被爱的选择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网游之神魔正文 第十四章 爱与被爱的选择

    选择谁作为征途的伙伴?

    这还用问吗?

    只有流云适合,她是最应该进入圣殿与哥哥流星以及其他金迪团队的战友见面的人。同时,她的武技以及超高的等级也可以在战斗中自保。

    张扬掏出呼叫器:“流云,你现在哪里?”

    流云回答:“我在天界裂隙那里等你!”

    “我就到!”

    张扬挥手撕开背后的空间,一脚踏了进去,心中默念摩尔城上空的天界裂隙,嗖的一下,眼前一亮,身体已经站在了那透明的地板上。

    抬眼一看,身边却拥满了人。除了流云之外,风舞轻扬以及数千烈风帮的帮众都在那里等候。张扬自从进了天界庇护所之后,所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其时间并不很长。也不过是两个小时左右,是以,众人并没有散去。而是怀着好奇的心理,等待着张扬带来最新消息。毕竟,那是通过大家近一个月的努力,才获得的亚瑟王剑啊。

    张扬望向风舞轻扬,奇道:“你没有接到我给你的信息?你没有率领帮众去天界抢宝贝?”

    风舞轻扬微微一笑:“天堂的宝贝有那么好抢吗?我猜想你一定是想搅的天下大乱,好从中计较。我们烈风帮可不稀罕那些要钱不要命的任务!”

    张扬哈哈大笑,“果然高杆!”

    风舞轻扬看看张扬手中巨长威猛的战镰,又发觉张扬鬼魂一般出现在自己身边,禁不住道:“老弟,看来这一次天界之行,你收获不少?”

    张扬笑道:“的确不少。期间发生的种种事情令人匪夷所思,诡异的很。不过,确实证明了金迪团队消失的数据都储存在圣殿之内。至于如何进入圣殿,过程非常曲折,时间紧迫,我不便细说。这一次来,是接一个人作为伙伴,而且,只能带一个人和我同去!”

    风舞轻扬剑眉一挑:“圣殿?神魔里最神秘的地方?在《神魔》的前身《盛唐》中也存在着圣殿的身影?真想不到,你能够走到那里。哦,对了,你说要带一个人?不会是我吧?”目光望向身边满是期待的流云,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是谁了?”

    张扬从行囊中取出荆棘王冠,递给流云,小声道:“戴上这个?我们去见你的哥哥和队友?”

    流云结果王冠,拢了拢秀发,戴在头上,王冠中间蓝色晶石熠熠生辉,将本已秀色无双的流云映衬的更加俏美。光滑可鉴的肌肤与王冠搭配在一起,于清纯可爱间透着雍容华贵,令一众烈风帮男性公民,禁不住暗自喝彩。

    孤九寒却站在一边,板着一张青幽幽的脸孔,心中很不是滋味。

    张扬刚欲拉起流云前行,孤九寒冲上前来,挡住去路,目光中蕴满嫉恨之色,咬牙道:“小子,想带流云走,先过我这一关,我要跟你单挑!”

    张扬望着孤九寒面色一沉,一旁的流云刚欲开口阻止,张扬伸出手摆了摆。放开流云,轻轻提起战镰,道:“朋友,一路上多有照顾,我深感谢意,这一次,我带流云是为了见他的哥哥和以前在盛唐中的队友。时间紧迫,不便解释。如果你一定跟我单挑,等我完成任务之后,必将挑个合适的时候奉陪到底!你我是友非敌,倘若强要挡我去路,对不住了!”

    说完,战镰轻轻向脚下一挥,一道粗及半米的电光应镰而出,咔嚓一声将天界裂隙脚下的透明结界,劈开一道两米宽的鸿沟,电光依然势头不减,直射向身下的高耸山峰。轰的一声巨响过后,那高达数百米的山峰,竟然被电光削平半截。

    长啸声中,张扬拉起流云,运转体内黑暗能量,轰然而起!

    孤九寒望着那山峰,再望了望天际间渐渐变成黑点的两个人,不禁楞住了。

    高速飞行中,两人已经进入了天界庇护所,望着漫天拼杀的地狱军和天使,张扬挥起镰刀劈开一条血路,转眼便来到七大神殿前方的黄色禁忌处。

    此时此刻,在圣光的威压下,已无法飞行,只能徒步走进。

    牵着流云的手,两人缓慢走过宽约千米的黄色地带。果然,带着荆棘王冠的流云并没有遭到禁忌神罚,安然无恙。

    穿过平衡神殿,来到审判神殿的废墟中,一路上张扬已经将这里的事情简单的向流云介绍,而流云也明白,即将迎来的挑战是众神之王,非常艰苦!

    站在昔日奥丁神王的巨大石椅前,张扬揽住流云的纤细腰肢,伸出手指将一注能量透入荆棘王冠前端的蓝色晶石中,那晶石随即变黑,两人眼前的场景也蓦然发生变化。

    ——博爱神殿!

    这里应该就是博爱神殿。

    神殿四周到处都生满了红色玫瑰花,一轮柔和的日头挂在天边。亭台榭宇,湖泊小溪,四周景色美轮美奂。一条曲折的回廊伸向前方楼亭中,庭中一华装美女侧做在石鼓上,托腮凝望。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均想:“这里倒是个休闲的好处所。”

    信步前移,堪堪来到亭台前方,那华装美女仿佛刚才沉思中醒转过来,望见两人,并不吃惊,面色含笑说道:“亚瑟王剑的拥有者,命运使者的传人,来到这里便需将武器收好。这是博爱神殿,没有战争,没有杀戮,只有爱与被爱的选择,也有爱与不爱的权利!您好,我是爱神喀秋莎!这里的主人!”

    张扬见女神态度谦和,也躬身道:“张扬,我的来意您想必已经清楚,不知道,我需要做些什么?”

    爱神喀秋莎如水双眸在张扬和流云的身前掠过,口中赞道:“好一对俊俏的男女。”流云被夸赞的脸色一红。女神继续说道:“既然你们能够通过审判神殿的考验,那实力显然不是小女子能够比拟的。所以,对你们的考验,我只出谜题,不比武力。”手腕一翻,手心中已然拖着一颗璀璨的晶石,晶石呈现粉红色,煞是美丽。

    “通过博爱神殿,必须点亮这块晶石。现在,请两位记住我说的游戏规则,只说一遍。”

    张扬和流云对视了一眼,点头示意!

    女神道:“我的神殿我做主,规则我说了算,首先,这里不允许出现武力,所有的物理伤害和魔法技能系全部归零。男人(张扬)你手里的战镰和你体内那些充沛的未知能量在这里没有任何作用;女人(流云)你肩膀的神器弓箭,同样没有效果!”

    女神转过身,说道:“现在,游戏开始!”

    张扬蓦然感觉身边的场景发生了变化,他站在一块两米见方的空间内,那空间四面全是透明的粉红色镜面。镜面中倒映的都是自己疑惑的身影。

    流云也是同样。

    一个声音同时在两个空间内响起,是女神那充满惫懒的磁性声音。“两位,请注意你们手中的金色弓箭,弓是爱神之弓,箭是丘比特之箭。箭矢只有一支,请谨慎使用。爱情是一个美妙的过程,但同时,它也拥有着双面伤害,爱的本身并没有错,然而,如果选择错了爱的对象,受到伤害的将是爱情中的双方。现在,在你身处的房间里,会出现上百个幻象,但其中只有一个是正确答案。请用你们手中的箭,射中你们心中认为正确的那个幻象。如果选择对了,博爱神殿将开启,如果选择错了,对不了,那支丘比特之箭将要穿透你们的胸膛!”

    最后,女神悲天悯人的说道:“真爱总需要付出!”

    什么!张扬怒道:“没有任何提示,就需要闯过这些无聊的谜题,几百个幻象,成功率会有多少!”,抄起战镰,猛力挥舞。道道电光在粉红色镜面的房屋内乱窜。然而,那些可以将整个山峰削平的强悍攻击,却对房间却丝毫无损!

    一幅幅的图像出现在张扬的身边,那些幻象全部是张扬在游戏中经历过的女子,安然、流云、女子别动队的其他成员。有的拿着弓箭,有的笑意盈盈,姿态各异。

    一时间,张扬就仿佛掉进了一间贴满了无数宣传画的房屋里,四下里全部是巧笑翕然的美女。

    选择谁?

    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张扬捏着爱神之弓,不断的将弓箭的箭尖指向一位位美女,心中充满了疑惑。

    难道这是爱的选择?

    爱神喀秋莎,是让我选择在我内心深处最刻骨铭心的一位吗?

    张扬陷入了沉思中。

    他忽然感觉在游戏的六个月生涯里,他并没有对每一位女孩产生那种刻骨铭心的相思感。虽然安然令他思念,但当他明白安然便是那位神秘的雇主小姐时,主动接近自己不过是为了完成它们安氏家族的某种搞笑的使命,张扬便不自禁的产生了某种距离感。

    虽然女子别动队中的蕾丝和安妮与自己发生了密切的关系,但那又怎么可能代替刻骨铭心的爱情呢?

    也许,流云带给自己的感情更像一段初恋!

    但,张扬明白,流云的依恋是来自于体内曾有过的金迪师傅的数据。流云虽然清纯可爱,美丽依人,又是东方女性。但张扬却绝不会拥有一颗不属于自己的心。

    张扬望着四壁不断变幻的镜面。

    苦笑了一声。

    原来,我并没有在游戏中寻找到自己的真爱啊!

    既然,这样,答案在哪里藏着呢?

    他深思。

    苦想。

    静静坐了良久。

    突然,站了起来,淡淡的笑道:“爱,是拥有选择和放弃选择的权利的!这一次,我选择放弃!”

    伸出手来,将手中的弓箭用力一拗,啪的一声,那金质的爱神丘比特之箭居然应手而断!

    哗的一下,随着张扬拗断弓箭的同时,他所处的粉红色幻象空间彻底消失,眼前变成了爱神喀秋莎端坐的亭台中。喀秋莎看着蓦然出现的张扬,樱桃小口充满了诧异,脸上却不无失落的表情,喃喃道:“你选择放弃…你选择放弃…果然很聪明,其实,有时候,放弃也是爱的权利…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说着,黯然神伤,仿佛想起了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

    张扬望着女神,开口道:“流云呢?”

    女神从黯然伤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一双妙目盯视张扬,微微笑道:“你很聪明,懂得放弃,但是,你的女朋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告诉你,她选择错了,所以必须付出代价。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人,将在三分钟之后从神魔世界抹杀掉。如果你想见她,时间不多了。”说罢,拂袖一挥,张扬便再次进入了粉红色幻象空间。

    然而,眼前的空间里,却没有了那些幻象。

    只有,一个人,躺在地上,她高耸的胸膛上,插着一把金质的箭!

    那人。

    便是流云!

    张扬望去,却看见流云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变淡,慢慢的一丝丝的飘在空中!

    流云,张扬大喝道!心中砰砰乱跳,“究竟发生了什么?究竟在流云的幻象房间里出现了什么?流云的选择究竟是什么?”

    流云的房间里。

    四壁出现了上百条的身影,但那些身影却只属于一个人。

    张扬的身影。

    流云望着那略显憔悴,略显傲然,有带着对世事不屑一顾的笑容。手中拿着长长的战镰,与恶龙,与泰坦,与比蒙怪兽,搏斗的身影。

    坐在魔宠鬼哭宽大的翅膀上哈哈大笑。

    躲在其力马山脉的顶峰,望着山下混乱的战场,脸上充满了自信的神情。

    那些影像,都是这个气质与金迪大哥几乎相同的年轻人,留在自己心里最深刻的回忆。

    流云淡淡的看着,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

    她慢慢举起弓箭,“这不就是爱情的选择吗?”

    金色的箭尖指向其中一个幻象,刚刚准备放出箭矢,但流云的心里突然痛了一下。她停住了手,周身上下变得紧张。那心痛来源于自己敏锐的第六直觉,那是危机潜伏的前兆!

    不对!哪里不对!

    为什么女神给我的选择只有一个?

    为什么在女神提供的影像中,没有金迪大哥的身影?难道爱之女神并不清楚我对金迪大哥刻骨铭心的爱。流云仔细的想,猛然开朗,金迪大哥从来没有在神魔世界出现过,而一直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张扬。

    那么,这女神所提供的幻象是片面的,是错误的。

    女神错误的以为自己爱上了张扬,虽然有那么一点,但,自己最爱的人还是那个消失在无边无际的空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金迪大哥!

    那么,按照女神的推断,射向张扬的箭肯定是错误的。这空间里显示的图像全部是张扬哥哥的身影,无论箭矢射向哪里,我们两个人必定会有人受伤。或者说会有人从游戏中被抹杀!

    她轻轻的举起了箭,瞄准一个身影,箭矢的金光闪烁的同时,她的心开始痛!再换一个身影,那心依然痛的厉害。

    作为游戏中最强直觉的流云,她深信一点,那就是自己从不会欺骗的心灵!

    她忽然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枝箭只要射出去,它必定会插在张扬哥哥的心脏上!”

    这空间是个陷阱。

    是女神设置的陷阱,女神无法通过武力伤害张扬,所有选择了这种卑鄙无耻的方法。

    决不能让她得逞!流云的心开始疯狂跳动起来。

    那么,我选择什么呢?

    如果这次选择错误的话,很可能让风舞轻扬大哥和张扬大哥一个月的努力化成泡影。流星哥哥、狂狼大哥还有豪色校尉的数据都有可能从此不见天日。

    我怎么办?

    流云想。

    面对四壁张扬那些爽朗的笑容,自信的面孔,她突然坚定了一个信念。

    “这个虚幻的神魔世界里,最不应该存在的便是我了。虽然我不知道我究竟来自何方,也不知道我将要走向哪里。但我清楚一点,现在我的躯体是被冰冻到医院的冷冻库里,我之所以没有在游戏中消失,也许是因为我坚强的信念和不死的决心!也许我在被冰冻前的愿望被医生们实现了,他们允许我带着虚拟游戏头盔,进入永远的虚幻世界中,寻找自己的梦。”

    “但是,今天的梦应该醒来了!我也应该为哥哥流星和所有深爱我的战友,做点什么?”

    想到这里,流云的笑容凄惨而美丽,她突然倒转弓箭,对准自己的心脏,射出金色的箭。

    噗的一声,流云感觉到那箭穿透自己的战甲,穿透自己的肌肤,穿过心脏。

    击穿心脏的那一刻,流云忽然发觉,她的心不再痛了,也不受伤!

    原来,在游戏中受伤是如此灿烂而美妙的事情!(作者著:流云女侠因为其超强的直觉,所以在网游之盛唐和网游之神魔中,从来没有被敌人打中过!所以,她迄今为止,并不知道,在游戏中被击中的感觉。)流云!

    张扬喊道。

    望着流云淡淡消失的身影,张扬猛然意识到了,刚才那个游戏是女神设置的陷阱。

    自己没有射出任何箭矢,也肯定没有任何错误。

    而流云的箭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胸膛上。

    除非一种可能,流云自己射击自己。

    那又怎么可能?她为什么要射击自己?

    圈套,全都是圈套。

    一手握着流云渐渐惨白冰冷的小手,一手抄起战镰,张扬感觉胸膛中一股愤懑之气难以平息,怒吼道:“女神,出来!”战镰凭空旋转,道道耀眼的电光在粉红色空间里四处乱窜。随着战镰的挥舞,张扬身体内部的黑暗能量,空间膨胀起来,此刻的张扬周身上下仿佛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然而,在这个诡异的房间里,所有的电光,所有的能量,都仿佛没有任何作用。

    而怀中的流云却静静的变成一条条数据,一点点的在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