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历史军事->大汉龙骑TXT下载->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徐州之战(141)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大汉龙骑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徐州之战(141)

    东莱一战,几乎让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后钱彻底为世人所知,最少他的名字为不少诸侯所熟知,人们知道了他将冀州军击败更知道了刘澜这些年剿了数次,都拿他都没有任何办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袁绍在青州剿匪的情报,这其中尤以曹操最为关心。

    不过比起曹操来,刘澜却大有幸灾乐祸之感,当年本来是想着把后钱从深山耗出来,没想到却因祸得福。按照刘澜最初的设想,其实内卫能在青州造成的破坏虽然也会有些声势,但绝对无法与现在后钱的加入相媲美,如果没有后钱,刘澜最初的决定最多只能让冀州军恶心,但现在随着后钱的加入,则让冀州军变得焦头烂额。

    目的远远超出了刘澜的预期,甚至因为后钱的出现,使得冀州无限延期了对徐州进攻的步伐,就这一项,刘澜甚至都考虑过能不能让内卫与其取得联系,他完全可以在物资上给予他们一定的帮助,当然只是在粮草衣衫这些方面,兵械是绝不可能的。

    不过后钱躲入深山,这一希望也就彻底破灭了,他只能继续当他的看客,关注着东莱战场,不过辽东战场,刘澜的命令已经传达了下去,而徐晃这些年其实一直有着不小的压力,他始终觉得是因为自己没能及时抵达,才使得公孙瓒大败,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再加上他现在两位副将,阎志还好,可田豫那里却一直等待着为公孙瓒报仇的机会,现在刘澜的命令传达下来,不过有多少困难,不管东胡是否有所异动,都不可能改变徐晃乃至田豫的决心。

    为此田豫甚至取消了秋季备寇的事情,交给了副将武恪,而他则找到了徐晃,请求他自己可以跟随徐晃前往右北平,徐晃没有立即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很多事情是需要进行考量的,但有一点他心中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右北平之行,势在必得。

    但是这一仗该怎么打,规模要多大,这事儿是需要考量的,如果说以前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做主,那么现在的情况却与以往有了明显的区别了,在辽东已经有了一位与他平级的军师将军了。

    虽然在指挥作战方面,军师将军陈端没有任何话语权,但是他的存在首先是在战争之前,在战役部署有着极大的权利,其次则是在战争进行时,以参谋的身份随军,所以他的身份看起来很大,却又显得无关紧要,最少在作战时他没有什么权利,可是在制定作战计划时,他又有着与他这位辽东都督同等的权利。

    好在两人到现在并没有产生过任何的分歧,说实话,徐晃在人际的处理上还是很有些能力的,这要是关羽,只怕早就出问题了,可换做徐晃,一个与关羽共事都能够和平无事,甚至最后成为良师益友的人,和陈端这位看上去是来分权的军师将军,就更不会有任何的嫌隙了。

    尤其是两人的三观完全一致,而且对于作战的制定,更是有着出奇的默契,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对于辽东的情况刚来并不太熟悉,所以很多事情更多的还是以请教为主,但随着对辽东局面的熟悉,两人反而变得越来越默契,也就越发凸显其中的难得。

    而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不管徐晃统兵能力多强,终归是卒伍出身,在有些方面,有着自己的一些短板,看待问题时并不会像陈端那样清晰,就好像易京之战的时候,如果陈端在的话,那么结果又会是另一个样子,所以陈端的存在,更多的是在完善徐晃的一些计划,做到万无一失。

    当然任何事情,只能是表面上的,所谓百密一疏,很多问题并不是想客服就能客服,甚至有些情况,也会超出预期,但这都是后话,但现在有了陈端,徐晃与他可有在定计的时候,尽可能的完善。

    计划商议妥当,这一次防备东胡由阎志、武恪李翔等人负责,而徐晃和甄豫则分别带领一万辽东军进入辽西和右北平进行袭扰,这一回因为有了陈端,就算是东胡再来,也不可能阻止徐晃攻打右北平和辽西的决心,更何况现在的东胡也着实没有那个实力了,虽然他一直都清楚袁绍和他们关系不错,还资助着他们,但在陈端的建议先,辽东已经做到了最好,尤其是进入秋季,辽东的气温已经变得很冷了,甚至有些地方已经下起了雪,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东胡敢不敢冒着风雪前来,是个问题。

    而右北平和辽西的情况也是如此,冀州军能不能抵挡得住他们是其次,最大的困难其实还是严寒,但这个问题,经过棉花的种植,尤其是糜竺的纺织厂和成衣厂为辽东军制作的棉衣,抵御严寒早已不在话下,就算是大雪封山,也照样能够勇猛前行。

    正是有了这样的底气,徐晃才敢在这样的气候下前往右北平,不然的话,就算是刘澜给了命令,那也等开春之后再说,难不成让部队全都冻死吗?

    如今的徐州军,真正配备棉衣的其实也就是辽东军,但毕竟是冷兵器时代,所以步兵平日里也只是起到一个御寒作用,以及能够在冬季进行训练的作用,铠甲则不会穿上,当然如果真有不知死活的来,那他们也只能换上战甲,不过冬季来犯境,除非是傻子,没人过来,所以步兵也就无须担忧什么冬季作战了。

    而骑兵,他们并不似近卫军,需要配备龙骑甲,夏季都穿着皮甲,到了冬季,只不过就是把皮甲换做了棉衣,当然还有棉鞋和棉皮帽,毕竟辽东什么都缺,可就不缺皮货,价格还便宜,甚至刘澜还专门前往成衣店,让糜竺弄了一套贴身的秋裤出来。

    这秋裤本来是后世的东西,这一切都使得辽东军有了比东胡人更能抵抗严寒的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尤其是大暴雪之后,连东胡鲜卑人乌丸人都必须要躲入毡房取暖而不敢出房半步,可对辽东军却再也不是什么问题,至于幽州的百姓们,就更是如此了。

    以往每到冬季,自右北平一路向东的几个郡,除非有那种难得的好天气,不然的话老百姓几乎是闭门不出,吃用都是秋季就储藏好的饭菜,这种情况几乎和冬眠没什么区别,是在太冷了,而且以下大雪,大雪封山封路,最多也就是在县城里去趟市集,出城,走不了几里路就得返回,不然那得被冻死。

    可现在,辽东的严寒对于辽东骑兵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了,如果不是怕棉衣等物泄露出去,刘澜还真想快点在百姓之中传播开来,但现在他只能让在辽东的成衣店为百姓生产各种皮货衣服,但这些衣服不仅价格高昂,而且保暖效果其实还很难与棉衣相提并论,是以普及性并不强,不过棉帽子、秋衣、秋裤和棉鞋是个例外,因为价格不高,在辽东十分畅销,百姓几乎人手一套。

    这样的推广,带来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每年入冬到开春,各郡县亭里每天都会有百姓冻死,如果在中原,百姓死亡最多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战争和饥饿的话,那么在辽东,从古到今都是严寒,没有一副好身体,根本就不可能熬过冬天,但是经过这一年成衣店以及官府的大力推广,就去年的冬季过后,死亡的比例比往年少了一多半。

    这样喜人的效果,自辽东太守孙乾一下,一片欢呼和沸腾,以往每年冬季如果会因寒冷死去上千人,而这个冬天,满打满算只有不到一百来人,而这些还有很多是因为发生了意外,比如喝醉酒摔倒在雪地里睡着了的意外,所以说在确定了棉衣棉裤棉鞋棉帽确实有着极大的御寒作用之后,今天加大推广。

    这件事情甚至是刘澜亲自督办,直接下命令给孙乾,意外的死亡另说,但被冻死一人,那他就直接问责你孙乾,这样的严格要求,也让孙乾格外重视,直接召集来了各县县令,谁的县死了人,那么他被免去郡守,首先就先免去你的县令。最后县令找到了负责民生的县长试压,县长又给胥吏以及亭里施压,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几乎是每一亭、每一里,每一家每一户都有县令的胥吏亲自走访,确保了冬季不仅有炭火取暖,还有粮衣保暖,甚至有的家庭实在太困难,直接就由县里出资,直到这个时候一个个才算彻底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向上面保证。

    棉衣的推广,现在还不是合适的时候,如果这个冬天辽东军没有出征的话,那么最少还能瞒个两三年,可一旦辽东军出征,这消息肯定会震惊袁绍,他势必会千方百计获取辽东军能够在冬季穿行在幽州的原因,所以那个时候想瞒也瞒不住,那时,随着棉衣大范围的推广,价格肯定就会降下来,到时候再在辽东推广,百姓也能买的起啊。

    而现在,糜竺收购棉花的价格,几乎是收购蚕丝的一半价格,这已经离谱到骇人听闻了,可就是如此,对于棉花的收购缺口还如同一个巨大的无底洞,根本就无法满足,虽然刘澜也想过鼓励种植,但也只是在沛县范围,徐州还是以粮为主,毕竟让士兵吃饱饭才是王道嘛。

    种棉花的人少,棉花价格自然就高,棉衣相应也就十分昂贵,好在只是在部队中推广,花销也就小了许多,不然的话,刘澜还真负担不起。

    不过随着棉衣真正被推广,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种植,棉花的利益虽然会回落,但情况会像茶叶一样,短时间内不会降太多,而且闻到嗅觉的商贩们,会像在辽东种植茶叶一样种植棉花,到时候很多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刘澜对棉花可以说并不是那么太过担忧的,而随着棉衣的出现,海上航行则会成为他下一个重大目标,只有这样,才能够为日后穿越白令海峡进入美洲寻找高产作物创造条件。

    辽东秋收的时间远比中原地区早,就当辽东地区秋收过后不久,辽东军开始了漫长的远行,半个月之后,他们将会抵达此次目的地的第一战辽西,然后一部随着田豫留下在辽西作战,一部随着徐晃进入右北平,如果辽西攻势顺利的话,田豫会很快带领辽东军进入右北平与徐晃回合,但如果有些意外的话,那么两头一同出击,也是很不错的局面,到时候袁绍对这两处的情况,可要比此刻的青州还要头疼。

    青州不管怎么说,都只是一些匪寇罢了,而且进行清剿也不会有向辽西右北平那么大的困难,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冬季作战的能力,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两处被徐晃和田豫夺下。

    当然也许他们一早也有了其他避寒的搓手,同样有着冬季作战的能力则另当别论,但就现在他所了解的情况,辽西和右北平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大部队天蒙蒙亮便出了城,在百姓熟睡之中,部队穿着棉衣浩浩荡荡向辽西右北平而去。

    不过十月份,辽东天亮的很晚,如果是夏季,寅时,早晨四点多就能天光大亮,可这才进入秋季,天亮最早也得卯时,早上七点多钟,而这个时候虽然天还黑着,但百姓其实已经醒来,生物钟如此,不过只是继续在被窝里躺着,而辽东骑兵则悄无声息的离城而去。

    就在辽东军对辽西右北平蠢蠢欲动之时,远在青州的管统,则率领部队进入了牟平城内。

    同样的时辰,在辽东天已彻底大亮,而牟平不过只是启明星冒头,顺利进入了城内,有后钱的消息,但并没有大战一触即发,因为后钱在牟平根本就没有停留,又向西逃窜离开了。

    而这一回他们的目的地是哪里,已经很明确了,败在管统的面前只有一个,是学阎柔一样围山,还是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