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玄幻小说->大谋神TXT下载->大谋神->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凌绝风临域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大谋神 第一百七十三章 凌绝风临域

    落在三阶的大部分散修惊讶的惊叫,逃命。

    风暴中心的楚牧城,感受到了一种愤怒,就像是神一般的愤怒,那是墓道中的风在愤怒,这就是墓道风噬的前兆么?

    两个绝命风元术来临,怎么破?

    楚牧城轻轻跺脚,一切尽灭!

    两个可以击伤八品元尊的元术,竟然被这个少年轻轻跺脚而化解!

    “封号?”姚奋与可簧开始怀疑人生!

    已经跃到第三阶的和风儿,来不及惊讶,五阶的风狂暴起来,墓道噬风真的来了!

    和风儿直接奔跃出了墓道口。

    “啊!!”第五阶上的姚奋和可簧,被墓道噬风吞噬,虽然一切什么都看不见,墓道还是那个墓道,但是,两个人的身体,一寸一寸的被狂暴的风撕碎,活生生的两名元尊修士,由此殒命。

    楚牧城同样处于风噬当中,整个人的身体被划破,难道也要和两人一样被撕碎么?

    楚牧城坐下来,闭上眼睛,灵智起,体中纯风灵根清光大闪,楚牧城捕捉道一丝风,这一丝风犹如有生命一般,在楚牧城灵智世界当中肆意飞舞。

    嗡!

    楚牧城灵智世界当中星空中的星辰爆亮,楚牧城惊讶的发现,这一丝风犹如有生命一般。

    楚牧城决定试探。

    “天诀-捆!”楚牧城终于第一次使出天诀!

    自从在魔族盗骨受伤,楚牧城的契机来临,领悟卜落子元智修炼第一阶段《引灯诀》,灵灯俱灭,星辰升起,点亮灵智世界的星辰,则是修炼《天诀》的基础,楚牧城回到楚城,已然领悟了天诀里的一些灵智之术。

    这“天诀-捆”则是天诀中最初级的一种,楚牧城虽然还不能完全使用,但是拿出来进行使用还是可以的,今日刚好探究其效果。

    那一丝犹如有生命的清风,被捕入楚牧城的灵智世界后,本来准备噬无忌惮的破坏,嚣张至极,可是,此时直接被一种无形的元术束缚,不管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

    “放开我!”

    楚牧城竟然听到了风的声音,大吃一惊。

    “你能说话?你有生命?”楚牧城惊讶的问,同时稍微松开。

    “当然!”

    “你不是风元,你不是风?”楚牧城确信自己的判断,问。

    “你才不是风,我是风,是风灵!”

    “风灵?”

    “是,我是风灵,你身体中的风灵,就是我们初生的状态,当然会产生风灵!有生命有思想的风灵!”

    “你说的是我的纯风元根?”

    “对,等修炼到一定程度,你这所谓的纯风元根也会升为风灵!和我一样!”

    楚牧城极力搜索这关于风灵的信息,可是无功而返。

    就连卜落子留下的传承典籍,也没有关于风灵的信息。

    “你为何生活在这墓道当中?”楚牧城现在面临着墓道风噬,所以暂时停下思考,问道。

    “墓道?哈哈,人类,这不是墓道,我们是盘神宗的风元修炼之地,我们是被神王抓来的奴隶!”

    楚牧城好像明白了什么,真的有神?这风灵被困在这里应该很多年了,根本不知道世界的变迁,所以还以为自己是在盘神宗!

    “我现在遇到了风噬,如何破?”楚牧城问。

    “这个空间就是由我们风灵所组成,这里是凌绝风临,一个强大的域,这域收复不了,只能融入,只能吞噬!这个域只能是风元灵根的弟子才能进来,如果被吞噬,那这弟子的风灵就自由了,日积月累,这里的风灵越来越多,就形成了凌绝风临域,我们神王使出凌绝风临域,可以吞天噬地!”这风灵骄傲的说道。

    楚牧城终于明白了这个墓道原来是个域。

    “怎么破?如果我破了此域,我放你自由!”楚牧城知道,风是向往自由的。

    果然,风灵经不起诱惑。

    “吞噬!您要解放你所谓的风元根,让你的风元根控制你,这样,风临域中的千千万万风灵会认为你是同类,趁此,你开始吞噬风灵,将他们捕入你这洪荒世界当中,进行驯服即可,待驯服后,自可控制此域,不过,你每上一个台阶,风灵都会强一倍,等到你进入第十阶遇到风灵王,将其收复,那你就可领悟这凌绝风灵域了!”风灵回答道。

    “如何解放我的风元灵根?”

    “灵智进入灵根当中,将灵根之力遍布全身即可!”

    楚牧城按照此术,惊讶的发现原来灵根可以这样用,做毕!墓道中的风灵结出警惕之际,楚牧城开始灵智世界大开,鲸吞第五阶风灵,只是半个时辰而已,整个第五阶的风灵,完全被吞噬,墓道中的风噬,重归平静。

    楚牧城利用天诀之术,将所有风灵捆住,很快将这些风灵收复。

    第六阶,第七阶,第八阶,第九阶。

    楚牧城连续破了四阶,虽然每上一阶,风灵越来越少,但是其实力越来越强大,幸亏楚牧城利用灵根伪装的好,不然早被风临域吞成了渣渣。

    花了三天时间,荡平一到九阶,终于,楚牧城进入到了第十阶。

    “没想到,我想做的事,被你一个人族少年完成了!”楚牧城一踏入第十阶,就听到一个声音。

    “你是风灵王?”楚牧城问。

    “我是风灵王!我为了吞噬整个凌绝风临域,花了万年都没成功,就是因为我无法将所有风灵吞噬,而今天,被你做到了!正好,省了我的麻烦,只要我将你吞噬,那就完成了吞噬风临域的愿望,届时我将自由!”风灵王平静的说道。

    “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自由,我将你吞噬,我也就控制了风灵域,届时,我放了你!”楚牧城说道。

    “卑鄙的人类,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吗?”风灵王不相信。

    “你认为你能吞噬我?接受现实吧!我吞噬了整个风灵域的风灵,连第九阶的两个风灵都被我轻松吞噬,你认为,我无法吞噬你,所以,你如果聪明,你会知道,和我对抗,你必亡,沉浮,还有机会自由!”楚牧城说完,天诀外放,天诀之威令灵智世界中的所有风灵颤抖起来。

    时间犹如禁止一般,陷入安静。

    很久以后。

    “哎!”

    一声长叹,风灵王放弃了抵抗。

    楚牧城知道,自己成功了,当即将风灵王吞噬。

    吞噬后,楚牧城纯元风灵根剧烈颤动,接着,所有风灵被元根吞噬,楚牧城的灵智世界当中,重新恢复平静,所有风灵,合成楚牧城新的风元根。

    墓道里,再没有任何风,这个墓道,成为了普通的墓道,楚牧城站在最高处的第十阶,眼睛一闭,风灵根一动,整个墓道开始风噬。

    楚牧城心中的喜悦已经无法言表,有此域,自己元尊当属无敌了吧!人人惧怕的噬风墓道,成了自己的风域,想想都可怕,只是试了试这个风域,效果不错。

    “收!”

    整个墓道恢复平静,是的,恢复平静了,而且是永远的恢复了平静,凌绝风临被楚牧城收服带走,这个噬风墓道失去了价值,成为了普通的墓道了。

    楚牧城跨出第十阶,看了看地图,然后悄悄的向下一个目的地行去。

    楚牧城走后,在墓道外守候五天的和风儿和很多散修,当然,还有两个宗门的弟子,终于再次踏上了墓道,可是,已经无法感受到一丝的风。

    “出了什么事?”一个毁昭宗弟子惊讶道。

    “难道是墓道风噬的原因!”

    “可师兄已经不再墓道当中了?”

    “墓道出现风噬,可师兄和姚师兄,还有那个散修小子,都在风噬中心,凶多吉少!”

    “是啊,历史以来,没有人能逃过风噬的!”

    “这墓道为何犹如普通墓道一般呢?你看,有人轻松登上了第七阶!”

    “这噬风墓道已消失,从今往后,盘神墓失去了噬风墓道了!”

    “有人得到了噬风墓道中的大造化!所以墓道消失!”

    “不错,那得到造化的人会是谁?”

    不到半天时间,各种关于噬风墓道的消失,已经在盘神墓中传遍,而且各种猜测皆有,不管如何传,楚牧城得罪毁昭宗和饮马宗,致使姚奋和可簧身亡的消息,不管楚牧城死没死,已经被宗门系弟子列为仇人!

    盘神墓一处很深很远的墓道角落,聚集了至少四个宗门,这个角落在很多修元者手中地图上,都已没有标注,只有那些巨擘宗门,才有些关于此角落的信息,所以,这些宗门都到了这个角落,这个角落的深处墓壁上,有细密的裂痕,其中一个细细的裂痕中,射出了非常浓厚的元气,所以,此壁是往届未探之地,往往未探之地,都会有宝物或者造化出现,虽然危险,但是,无法阻挡一个修元者的心。

    聚在这里的宗门,都是上届的探墓者无意发现此处,回去向宗门汇报,标出了绝密地点,然后在本届,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探宝,谁知道上届不只一个人发现此处,而是有四个宗门。

    今天,四个宗门的核心弟子,终于找到此处。

    裂痕石壁前,四个人相互商议着什么,外围警戒的修士当中,突然小个子修士,向四人走近,这小个子明显穿着毁昭宗的服饰。

    “大师兄!”小个子恭敬的请示道。

    “什么事,姚柄师弟!”四人其中一个身材中等,眼睛细长,身上透着威严的年轻弟子,向这个矮小的修士问道。

    “姚奋师兄被人害死了!”小个子修士汇报了姚奋的死讯。

    “什么,是谁害死了姚奋!”被小个子称为大师兄的男子,脸上出现一股杀气,问道。

    “是一个散修!”小个子修士回答道。

    “什么?姚奋被一个散修杀死了?”

    “这个散修是谁,什么实力!”

    “这个散修是个无名小辈,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而且,他只有初品元尊!”

    “不对,初品元尊如何能害死一个三品元尊,更何况姚奋身边人多势众,更不会招到暗算吧!”

    “是在噬风墓道当中被害,那小子为了一个散修,得罪了姚奋和可簧,然后引起风噬,风噬将姚奋和可簧吞噬了!”

    “可簧也死了?”大师兄问道。

    “是的,一起死了!有人见到了!”

    “那个无名修士也死了罢!”大师兄问道。

    “没有死,有人在墓道见到他了,活的好好的!”

    “什么,风噬都未死?”

    “是的”

    “那岂不是得到了墓道的造化!”

    “这个还不清楚,我得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想你来汇报了。这是此人的画像!”矮个子修士拿出一张影像元石,赫然是楚牧城!

    “发布遇杀令!只要是本宗弟子和宗门附属宗门弟子,遇此子必杀!”姚奋一直是自己的副手,姚峰心中不快,仇恨上涌,然后下达了遇杀令。

    “姚兄!我沉洲对江门和你同属二王府,我也发布同样的遇杀令,助你一臂之力!”

    “还有我晃镇洲恍然宗也发布遇杀令!”

    接连另外三宗,都同时响应,原来,到此处探宝的宗门,除了米花镇未到,都是二王府控制的宗门,所以,二王府宗门,皆发出了遇杀令。

    另一处隐秘而又危险的墓道当中,同样的场景也发生了,那就是饮马宗可簧被杀,引起了饮马宗众怒,饮马宗属于大王府,所以,一干大王府的宗门,同样对楚牧城发布了遇杀令。

    不到半天时间,在盘神墓中,一大半的名门正派的修元者,都接到这个特殊的遇杀令,楚牧城的画像,也传遍了整个墓道。

    这些,楚牧城并不知情!而且还兴致勃勃的寻找着造化,心里想着,这个世界果然很神奇,怪不得当年父亲喜欢到处追杀魔头,后来纵横世界,成为楚族第一高手,那都是在历练途中修行,才获取了造化,而自己,在十五岁,第一个造化,凌绝风临域。

    “再往下走,就是未知领域了,在未知领域当中,极度危险,我们必须抱团才行啊!”一名散修,望着其他几个散修,面对面前消失的墓道,然后是一个宽阔的数十丈的方圆的墓厅,谨慎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