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武侠小说->修二代的日常随笔TXT下载->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562.第562章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562.第562章

    48小时内,已购买90%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  ☆、0001_日记

    今天我的师父兼父亲找我进行了一场谈话, 大概意思是说我太高冷了, 不与别人交流,容易憋出心理疾病来, 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发泄渠道,就算不愿意跟别人说话, 也别什么都闷在心里,可以自己对自己说嘛,比如写写日记什么的。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虽然我没觉得自己憋着了,但万一我只是憋习惯了呢?防微杜渐,从写日记开始。

    不过我记得日记的格式要求包括日期、天气……还有什么?唉, 算了,太麻烦了, 没特别事情好记的时候我肯定没耐心天天写, 而有特别事情发生的时候, 我可能一天要写很多回。所以干脆就写随笔吧。

    说到随笔,我记得上辈子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针对高考作文嘶声力竭地强调过:“不要写随笔!你们的随笔太散了,得不了高分的。要写议论文!”

    嗯, 我当年高考的时候就写的议论文,即使我连作文题目都不记得了, 但我依然很肯定。虽然我上辈子热爱反骨, 但是高考那次真的很乖。我那时还相信高考的结果决定了我的前程。后来才发现, 决定前程的是我的性格。性格糟糕如我, 在那个人际关系决定了很多事情的社会中,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攀登到什么巅峰的,能平庸度日就已经算得上是幸运了。

    ☆、0002_有一个大能的爹

    我这辈子是一个修二代,而且是后台非常过硬的修二代,我爹裴骥是个化神期的大能,我娘……这个稍后再说。

    先说说化神期是个什么概念吧。我穿到的这个修真界,等级是这么划分的,从低到高依次是: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

    其中除大乘期外,每个阶段都分为初期(又叫前期)、中期、后期和巅峰期(又叫圆满期、大圆满期)。严格说来,练气期还不算步入修真之途,而大乘期则已超脱,所以一般说到修真都只是指中间四个境界。

    换句话说,我那个化神期的老爹在修真界,不考虑那些行踪不定虚幻缥缈除了追求不知道还存不存在的飞升传奇外就再无关心的大乘妖怪的话,他就是金字塔顶端的那一小撮让人顶礼膜拜的活着的神仙了。

    而且,我爹不仅个人实力强横,背后还有一个强横的宗门,他是云霞宗的长老之一,惹了他就相当于惹了整个云霞宗。

    修真界有三大顶级门派、七大一流门派,云霞宗就是七大一流门派之一。具体第几名不好说,因为七大之间的实力没有明显差距,算是平等的。不过不管怎么排,反正云霞宗在修真界前十的位置是难以动摇的。

    所以基本上,在我老爹死之前,只要我自己不做死,别人是不敢弄死我的。至于我老爹死之后……就他老人家那一心向大道靠拢的思想境界,我觉得我活不过他,要知道修为跟寿命直接相关,只要我的修为赶不上他,我要比他后死就有点难,虽然老爹生我的时候已经好几百岁了——具体我也不知道他多少岁,问他他说记不清了。

    ☆、0003_我那个作死了自己的娘

    进化论说,适者生存,所以肉食动物的数量肯定少于它们食谱上的草食动物的数量,不然它们就会将草食动物吃光然后自己饿死。同理可得,越强的人越难有后代,不然骗子太多会导致傻子不够用……好像有哪里不对?算了,写给自己看的东西,自己懂就好。

    作为一个化神期大能,我那神一般的老爹理论上说应该是很难有后代的,除非那后代生于他修炼之前,或者起码生于他修炼有成之前。但事实上,我这辈子今年才刚满十五岁,妥妥地生于老爹步入化神后期多年之后,我的存在本身就像是个奇迹,比上辈子那些什么八十几岁老头喜得幼子更奇迹。

    哦,注明一下,我真是我爹的亲生子。这是在我出生之前就检测过的,出生之后还又检测了一遍。请相信修者界的血缘检测准确度,其发展历史可比上辈子的基因检测长多了,发展成熟度也高多了。

    这么谨慎也是没办法的,化神大能让人怀孕本来就罕见,我娘偏偏又是合欢宗出身,她跟我爹的相遇又不那么……正派,必须当心。

    是的,合欢宗,又见合欢宗。正如提到客栈就必须有悦来,提到门派又怎么能没有合欢宗?

    我娘姜琳与我爹正式见面时她是一位元婴修士,据说对我爹仰慕已久。这不奇怪,仰慕大神的人多了,不过合欢宗女修一贯奔放,爱了就要大声说出来,说了不算还要用行动证明。

    “裴前辈,我们双.修吧。”

    这是我娘的原话。

    作为一个有格调的大能,我爹自然是无视了她。可是,必须承认,在这方面作为二流门派的合欢宗走在了整个修真界的前端,我娘以元婴期的修为愣是算计到了化神期的我爹,度过了一个曼妙的夜晚,有了我。

    是的,一晚上就有了我。我和大众的看法一致,都觉得这肯定不是因为我爹很能,而是因为我娘准备充足。虽然具体到底是怎么个准备法我尚未了解,不过有机会我会向合欢宗请教。

    嗯,仅仅是出于满足好奇心的请教,正直的。

    *

    作为一个优秀的合欢宗女修,我娘能够与仰慕之人一夜春风就已经非常满足,成功得到我这么个赠品更是加倍欣喜,欣喜完了她就打算和我爹桥归桥路归路了。

    啊,非君不嫁?开什么玩笑,那可是合欢宗啊,说双.修就真的只是双.修而已,不是想成道侣啊。要知道我爹那个人虽然实力高强,但其实性格很无趣的。更悲伤的是由于他太强了,你还没法反抗他的无趣。跟他结为道侣,对合欢宗修士来说,整个人生都要灰暗了。这是只能远观偶尔亵玩但绝对不能长久相处的大神。

    本来吧,被我娘算计了,我爹虽然恼怒,但到他那个级别,偶尔被算计一次其实也挺新鲜的,而且合欢宗毕竟是名门正派,虽然桃色新闻很多,但他们的双.修还是正经双.修,不是采.补。

    双.修是对双方都有利的,即使二者的修为差了一个等级,但我爹那一夜的获利绝对不比我娘少,只不过相对于他的修为来说,那点获利又不太够看了。这是个绝对值与相对值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我爹得认这份所得,然后他就不好太追究我娘算计他的事情。

    说到底,双.修之事,你情我愿,我爹要是抵死不从,其实我娘也是算计不成功的。那一夜我爹到后来也是半推半就,才能成就好事。

    其实也没什么好抵死不从的,我娘可是个大美人——合欢宗基本就没有不美的,只是很美、非常美、极其美的区别,我娘属于极其美那一档——我爹又已空虚多年,相互需求,只能是相互需求。

    需求完了,我爹本来的打算也是各回各家,互不打扰,偏偏却有了我。于是我爹就将我娘提溜回宗,结为道侣。

    据说当年有这么一段对话:

    我娘姜琳:“我也可以养孩子啊,就算它是男孩,合欢宗又不是没有男修,当然它要是女孩就更好了。”

    我爹裴骥:“你养过孩子吗?”

    姜琳:“我……可以学。”

    裴骥:“我养过,儿子女儿都养过,有经验,我来养。”

    姜琳:“……生下来了我给你,我只要能经常看看他或者她就好。”

    裴骥不答,压着姜琳就完成了仪式,成为了道侣。

    我说什么来着,我爹那个人,无趣又太强,跟他长期相处感觉整个人生都要灰暗了。

    *

    其实事情到此为止都还算是喜剧,可是,随着我越来越临近出生,我娘的身体也越来越明显地衰败了下来。这种衰败就像是自然衰老的加速版一样,无法治疗,也无法终止。

    以我爹的能力也束手无策。

    最后是合欢宗找到了根源,问题就出在我娘算计我爹并怀上我的那一夜。凡事都要付出代价,越级算计成功并且制造出本极难出现的胎儿,我娘付出的代价就是极速衰老。

    “这样下去,孩子出生之时,就是姜琳死亡之时,延长寿命的唯一方法是,堕胎。”合欢宗翻遍宗内典籍后得到这个结论。

    很显然,既然十五年后我活着,那么十五年前我肯定就没被堕掉。

    我娘拒绝的原因是:“即使现在堕胎,失去的生命力也回不来了。我能到元婴期都已经是靠了几分运气,不可能再更进一步了,也就不可能再获得更多寿命。于是即使靠杀了这孩子活下来,我不过再苟延残喘几年而已,何必呢?这孩子生下来倒有更多可能。我自己学艺不精,胡乱使用秘法,代价当然也该由我自己来付。就是……给你添麻烦了,裴前辈。”

    我爹除了长叹一声,也无可奈何。

    生命终究是脆弱的,哪怕是修士的生命,哪怕是大能,也常常无计可施。

    有没有坏心就是探测恶念,不过是普及版的探测方式,只对筑基期及以下修为的人有用。当然了,筑基期以上的半途想入云霞宗走的也不是新生考试路子,那是有更严苛测试流程的。

    至于坚定与否,这个东西不好量化,云霞宗采取的标准是,要么你硬生生一天之内徒步爬到顶,要么你破解了中途设置的关卡不断被瞬移走捷径到顶。前者考验的是身体素质,后者考验的是智商、悟性、运气等非身体方面的素质。

    不过一般来说,考生们都是两者结合着通关的,破解了部分关卡,也徒步爬过了部分山路。纯粹只走蛮干或者解谜路子的,十次选拔也不一定能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