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泛次元聊天群TXT下载->泛次元聊天群->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乌鸦嘴队长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泛次元聊天群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乌鸦嘴队长

 邻居小说推荐:灵异奇说 豪门通灵萌妻:宫总,有鬼! 暮月与海 从九头蛇开始进化 陆地键仙 八零之悍媳当家 霍格沃茨新教授 星辰秘密之时光之刀 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 不败战狼 重生之武帝归来 豪门父母和顶流哥哥终于找到了我 朵拉 快穿之男神恋爱秘籍 末日旅行者 双子魅魔futa 花都神医陈轩免费阅读 主角是个大BOSS 我的朋友叫翔太 夏络儿的社团活动纪录簿 每八天一个随机身份 龙婿当道 好孕娇宠:甜妻别太撩苏奕顾北棠 出轨贤妻 止损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

    事实证明,在夜袭队,就算是新人,也不会被宽容以待——由于紧急迫降,影响了正常人物,孤门被罚写了一份两万字的检讨,并且扣掉了奖金和部分工资。

    大古表示这都是意外,意外。

    对于自己被惩罚一事,孤门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他确实紧急迫降了,而且因为他一个人的行为,影响到了整个夜袭队的行动。

    对于自己和奈克瑟斯被西条副队长攻击,虽然心中难免有些怨气,但是孤门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个世界以前从来没出现过什么保护人类的奥特曼,奥特曼最开始出现被当成异生兽来对待也很正常。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实在是很难接受——为了对异生兽时间进行保密,tlt会消除人们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就算有幸存者,也不会记得丝毫有关异生兽的事情。

    负责做这件事的,是tlt的另一个下属部门——记忆警察,简称。

    对于tlt的这种行为,孤门发自内心的难以接受,就算是为了保密,但是肆意篡改删除别人的记忆,未免也太不把人当成人看了,连记忆都可以被改变的话,人类还有什么尊严可言?

    但是和大古的一番对话之后,他又不得不接受tlt的这种做法,因为异生兽是可以借助人类的恐惧、憎恨、混乱等等一系列黑暗情绪所成长变强的。

    如果异生兽的事情被公之于众,后果就是全世界都会陷入恐慌当中,对于异生兽而言就是遍地都是可以令他们变强的养料。

    也就是说,知道异生兽的人越多,异生兽们就会变得越强,然后就会有更多的人遇害,最终形成无解的恶性循环。

    “如果你对于这一切感到难以接受的话,就努力成长,彻底地消除异生兽带来的危机吧。”

    大古这样鼓励孤门,他暂时并不准备告诉孤门有关扎基和石堀的事情,毕竟现在的孤门虽然成长了不少,但是还不够成熟。

    以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没有能力尝试处理扎基的存在,他还需要时间等待能量恢复。

    石堀也是夜袭队的一员,和孤门是队友,一旦被孤门知道了石堀就是扎基的事情,在他恢复能量的这段时间里,难保孤门不会被石堀察觉到什么。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意外,大古只能延后告诉孤门真相的时间。

    奈克瑟斯世界,夜袭队指挥中心。

    孤门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吊坠,吊坠的整体形状有些类似于水滴,主体是一只涂了黄色颜料的小鸡,有着棕色的可爱翅膀,黄色肚子上还画了一个红色的爱心。

    这是孤门的女朋友莉子亲手为他做的护身符。

    拇指轻轻地在护身符上摩挲,脑海中浮现女友充满爱意的温暖笑容,孤门心中的信念愈发坚定。

    “欸?这是什么?”孤门身边,一连八卦的平木把脸凑到孤门的手里的护身符前,一脸八卦地问道:“这不会是孤门君你的女朋友给你的护身符吧?”

    “!!!”

    孤门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