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综合其他->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TXT下载->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正文 圣骑士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正文 圣骑士

 邻居小说推荐: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季盏白容漓 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全文免费阅读 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大结局 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最新章节列表 拯救反派后我翻车了[穿书]小说全文阅读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大结局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最新章节列表 许时徽霍冬斑 女配一心学习[快穿]小说全文阅读 情有独钟追星的最高境界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许时徽霍冬斑 娱乐圈追星的最高境界 系统追星的最高境界 甜文追星的最高境界 宋恬若寇月 追星的最高境界宋恬若寇月 追星的最高境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追星的最高境界全文免费阅读 追星的最高境界大结局 扶九鸾最新章节列表 追星的最高境界最新章节列表 追星的最高境界小说全文阅读 欢喜冤家扶九鸾 甜文扶九鸾
    圣骑士

    【册封光裔时徽作为你的圣骑士,宣誓此生效忠于你,辅佐君王,常伴你左右。】

    星历5320年6月,霍冬星国王霍冬谦的圣骑士首领,“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耀甲骑士伏兰泽,在每日例行的晨跑中突发心脏麻痹,猝死在其守卫了一生的震皇川畔。

    霍冬星的圣骑士一共十位,皆为国王心腹近侍,是传统皇权中最引人瞩目的权力高位;由历任新王登基后,在骑士团内选拔忠勇双全的战士册封。圣骑士首领佩戴同皇室子女制式相似的图章戒指,位居其余九位圣骑士之上,发号施令,如同君主亲临;在旧皇权时代,是堪称只手遮天的大人物。

    陛下的首席圣骑士猝死,在历朝历代来讲,都应当算是一项重要变故;按说,势必是与什么政治阴谋有关。

    但对今天这一位耀甲骑士的仙逝,帝国上下的反应倒是十分温和。毕竟伏兰泽仙逝时已有五百二十多岁,一生兢兢业业侍奉三位君王,担任圣骑士的时间超过三百年。

    相比于圣骑士首领突如其来的死讯,普通民众更多的惊讶反而是:什么,老太太居然活了这么长时间?

    与自由散漫、只晓得埋头创作地摊文学作品的国王形成鲜明对比,一头银丝的耀甲骑士数百年如一日,每天坚持高强度工作十个小时;她习惯早餐前沿着震皇川晨跑,还保持着打篮球和参加军棋推演联赛的爱好。耀甲骑士勤勉自律,一生过得像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长期以来的每日睡眠时间,大约只有四五个小时。

    送走伏兰泽时,她的亲近下属中甚至有人松了一口气,觉得老太太终于把自己的电量耗尽,得以从无尽的工作中解脱出来了。伏兰泽的葬礼极尽哀荣,霍冬星的王公贵胄云集,一齐恭送这位超长待机的三朝元老早登极乐。

    国王的首席圣骑士仙龄超过五百岁,堪称霍冬星王室史上的一项奇观。在伏兰泽之前,帝国从未有过三百岁以上的在役圣骑士。

    伏兰泽本来是先王近侍,因忠勇善战而受封圣骑士,劳苦功高地辅佐了先王一生。一朝天子一朝臣,霍冬谦继位时,老太太还在四处看地,准备解甲归田,享受退休生活。

    但霍冬谦甫一登机,便尽显咸鱼本色。新王并没有网罗自己的心腹班底,只完全沿袭了先王旧制,继续保留前代所有圣骑士的受封称号,为自己所用。十位先王圣骑士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地延续了各自的政治生涯。

    新王每日自由散漫,十位圣骑士年事渐高,另一边则是声名鹊起的三军统帅光裔图玺;两相对比之下,王权衰落加速,几成定势。

    伏兰泽将局势看得通透,辞世前已早早立了临终遗言给国王,以三朝老臣的身份自挟,强迫霍冬谦完成她最后一桩心愿。

    老太太风光大葬之后,霍冬谦独自伫立在国王书房的落地窗前,手中互动屏上滚动的是耀甲骑士早早立好给他的遗嘱。

    “——臣字字深思熟虑,吾王三思。此文尖锐,望陛下阅后即毁,以绝后患。”

    霍冬谦将伏兰泽几千字书就的泣血丹心看了又看,关掉,又不忍辜负老臣重托。

    他看窗外繁花似锦,山鸟轻啼,内心只觉烦躁。

    权力斗争真是烦得很。他将互动屏放在一堆未看的古籍旁边,闷闷不乐地想。

    午饭后,他那意气风发的太子驾到。太子斑个头较去年冬天似乎又往上窜了一截——已经是完成高等教育的成年男子了,到底要无休无止地长到什么时候?霍冬谦想——他一袭白衣胜雪,眼神纯净,身姿挺拔,风华正茂的光芒震得老国王睁不开眼。

    简直了,哪里来这么鲜衣怒马的劲头。国王觉得太子斑身上简直有使不完的气势四处外溢,逼过来时,他差点要为自己儿子退后一步。

    “太子圣骑士?”太子斑抬起头,不解地看父亲一眼。

    一小时之前,国王告诉太子,因耀甲骑士仙逝,十名圣骑士的位置空了一个出来,所以要为太子选一位圣骑士。个中细节,国王交代太子斑前来书房细谈。

    圣骑士向来为国王独有,为太子册封圣骑士,大约是属于僭越。太子斑拿捏不准一向无心朝政的父王想干什么。

    “你知道我自己对遣将调兵兴趣不大,所以一直没有心思张罗圣骑士人选。耀甲骑士那一批圣骑士,都是先王留下来的旧臣。”国王手持放大镜,细细品味着一卷古画,一副玩物丧志的德行。

    “而你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国王抬眼,看儿子一眼。

    “我只是太子,用什么人?”太子斑不悦皱眉。

    “你迟早继承大统,早点培养自己的心腹,也不是什么坏事。”国王耸耸肩,继续看画。“我便也就这样了,你的日子倒还长。”

    “噢。既然那么无心恋战,怎么不干脆直接传位给我?你快快活活当你的太上皇?”太子斑看父王那个老神在在的模样,忍不住逗他。

    国王放下放大镜,瞪儿子一眼。他知道太子斑并不是追逐权势,只耐心解释:

    “光裔元帅现在如日中天。我在这个时候无缘无故传位,知道你我秉性的,倒是会说我无心恋战,只想退了位游山玩水。只怕元帅不会轻易相信这个说辞,他只会觉得你野心勃勃,逼退了自己父王,拿下王座,一心要同他抗衡。”

    太子斑眉头微皱,惊讶于父王的思路。

    “我没有这个野心,想来光裔元帅的心胸也不会这样狭隘。”他断定。

    “他?”国王放下放大镜,皱眉扫儿子一眼,欲说还休,只发出简短一声——

    “……嗯。”

    国王低头心不在焉赏画,太子斑从父亲的态度中觉出几分深意。

    “怎么,我看你对元帅很有意见?”

    “倒是没有,毕竟他救过我一命,于帝国也有功。”国王手中放大镜拿起又放下,如此反复几回,便也无心赏画,索性将东西一摊,双手抱臂。“但是呢,这个人……”

    他沉思良久,叹一口气,终于讲出来:“斑,你小心为好。”

    光裔元帅宏才伟略,在霍冬星向来德高望重,太子对之一向敬重;他倒不知自己一贯无心权力角逐的父王,私下对元帅这样警惕。

    太子斑抿一抿嘴,低声回应:“希望是父王多虑了。”

    “嗯。”国王点头,不再解释,只低头用心卷起宝贝画轴。半晌后他又开口:“……倒是他那个儿子,好像还可以。”

    太子斑一听这话,眼神子弹一般扫视过去。

    国王正在收画的手一抖,被太子锐利的眼神吓了一跳:“干什么,我讲错了?”

    ——你激动什么?国王心下不悦地想。

    噢。太子斑别别扭扭移开目光。我也觉得不错——他没有讲出这一句。

    要他承认,还不如杀了他。

    “咳。”国王做作地清了清嗓子,长几之前坐下,端起茶杯小啜一口,长臂一舒,左右整理了一下袖子;他如此反复摆了许多腔调,排除完心中重重顾虑,终于开口:“那如果选他当太子圣骑士,你觉得如何?”

    “谁?什么?”太子斑一懵。

    “光裔时徽。”国王提到,“册封光裔时徽作为你的圣骑士,宣誓此生效忠于你,辅佐君王,常伴你左右。”

    太子斑浑身一震,莫名其妙地心慌起来。

    “他……为什么,他,呃,不是……我……”他语无伦次。

    “他刚刚完成军部的青年军官培养计划,我看他全a毕业,优秀拔群。”国王打开手边的光学屏,弹出光裔时徽的个人档案。太子斑目光越过父王面前的屏幕,看到光裔时徽悬浮在档案一隅的证件照片,剑眉星目,正气浩然,同他那雄狮般的父亲一样英俊板正。

    咚咚,心脏一跳。

    炸掉卫星。真真真,真是烦死了。太子斑暴躁地移开目光。

    “他与你年纪相仿,正是青春年少,未来可期的时候。”

    “……噢。”太子斑简单应答,“所,所以呢?”

    “他刚刚结束青年军官培养计划,尚未有明确去向。我看他平日里,与你接触也比较频……”

    “——不,没有。”太子斑坚决否认,冒然打断父亲的话。

    霍冬谦看儿子一眼,并不理会。“……再者,他是光裔元帅的儿子。”国王终于讲到核心原因,“如果能留住元帅的人在你身边,待你继位之后,王权不至于像今天这样摇摇欲坠。”

    太子斑听父亲这么讲,吸一口气,垂眉沉默。

    “……平时看你游手好闲,倒也没有这么操心王权与军权制衡的事情。”他小声说道。

    “耀甲骑士仙逝,留下几千字长文,教导我要为王室后路早做打算。”国王长叹一声,手掌覆在紧闭的双眼上,“唉,好烦。”

    太子斑撇嘴。“那,父王你自己怎么看?”他问。

    “王权衰落,已是历史定势,并非你我二人谋篇布局所能左右。逆流而动,苟延残喘,只徒增在位者的烦恼而已。”国王摇头,“但王权并非只是我一个人的王座,王权自有王权庇护下的群体。我愿意随波逐流,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愿意这样。”

    “父王,你讲了半天,等于没讲。”

    “罢了。”国王摆手,“反正,圣骑士的事情,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照我的意思,册封太子圣骑士即可,至于是不是非要光裔时徽,你自己定夺。”

    太子斑抿着唇,脑中层出不穷的想法聒噪不止。

    “再者,他有他的想法。你愿意册封,他也不一定愿意当。”国王嫌弃太子待在他身边思绪吵闹,抬手就要赶人。“好了,你回去想想,明天答复我——下去吧下去吧,晚上肇泽亲王的二阶项目启动仪式,你记得去列席参加。”

    不务正业的国王大手一挥,又将一项本属于自己的政治任务扔给了太子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