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文学->综合其他->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大结局TXT下载->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大结局->正文 心跳
加入书签 | TXT下载 | 投票推荐 | 上一页|返回列表|下一页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大结局正文 心跳

 邻居小说推荐: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许时徽霍冬斑 娱乐圈追星的最高境界 系统追星的最高境界 甜文追星的最高境界 宋恬若寇月 追星的最高境界宋恬若寇月 追星的最高境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追星的最高境界全文免费阅读 追星的最高境界大结局 扶九鸾最新章节列表 追星的最高境界最新章节列表 追星的最高境界小说全文阅读 欢喜冤家扶九鸾 甜文扶九鸾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东方蓁&太子哥哥 扶九鸾东方蓁&太子哥哥 赵钰 重生之将军的童年阴影赵钰 重生之将军的童年阴影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至尊神皇大结局 关于我的超时空狙击战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将军的童年阴影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将军的童年阴影大结局 扶九鸾最新章节列表
    83心跳

    【太子斑一转头,突然看到时徽对自己单膝跪了下来。】

    烈日当空,第一学院正阁广场万人齐聚,鸦雀无声。

    光裔时徽和腾琸背靠背站着,手柄雕花的古董左轮手枪紧紧贴在胸前,压不住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命悬一线之际,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他遥遥往见证席上看了一眼,霍冬星的“人间阿波罗”太子斑一袭白衣在阳光下强烈反着光,在一排身着深色制服的官员中,像是被一束聚光灯牢牢追着,很难让人移开视线。

    两人目光遥遥相对,各怀心事。

    太子斑长睫低垂,屏气凝神,小声在心里开始呼喊自己的战斗兽:幽荧,幽荧?

    脑海中窸窸窣窣,好像有了一丝丝回应。

    幽荧?他继续在心里呼喊。藏身于接驳舱内的幽荧双耳抖动,回应着驯兽师的呼唤。太子斑抬头睁开双眼,精神力已经和幽荧融为一体。

    “请两位决斗人各自向前步行二十步——”

    太子斑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

    时徽将目光从台上的太子斑身上收回,一步步朝前走去。

    太子斑紧紧咬着嘴唇,马上就要将自己嘴角咬出血来。

    一双大手突然按上来,打断了太子斑的专注。

    太子斑一骇,看到身边的光裔图玺元帅侧目看着自己,一手用力按着太子膝上紧张扣住的手指,微微笑着,以极轻的幅度慢慢摇头。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另外一边,两位决斗参与人背道而驰的二十步即将走完。

    “元帅……”太子斑甚至来不及问出口。

    “砰——”枪响了。

    太子斑蓦地回头。

    啊啊啊——

    极为难得地,向来庄重得体的太子殿下,在见证人席位上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甚至比决斗本身还引人侧目。

    太子斑抓着脑袋,情绪瞬间失控,已经顾不上什么失态不失态的了。

    ——和幽荧的精神链接断掉了!

    ——没有及时制造出黑洞!

    ——光裔时徽和腾琸要被我害死了!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判断在太子斑脑海中飞速划过,他腾地站起来,感觉心脏几乎要蹦出喉咙。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他甚至有点不敢看现在的台下是什么场景。全场的观众,亦是和太子斑此刻不相上下的紧张心情。

    “时,时,时,时——”太子斑目瞪口呆。天旋地转般的晕眩中,看到广场上好端端地站着两位少年。

    铁塔一般的腾琸拿着枪,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而另一边,是光裔时徽——

    时徽直直看着见证席上的太子斑,眉毛高扬,露出异常欢欣的笑容,好像取得了什么了不起的大成就。

    “斑!你看我!我——”劫后余生的少年几乎跳了起来,在广场中心振臂高呼,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活着诶!!”

    你做到了!时徽吞下了想说不敢说出口的后半句话。

    片刻的寂静之后,正阁广场四周忽而爆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欢呼声。没有什么结果比这一刻更振奋人心了,群情激动,广场四周噼里啪啦开始亮起闪光灯。

    老校长戴着墨镜在人群中跟着松了口气。

    太子斑感觉头晕目眩,心潮起伏过于猛烈导致呼吸不畅。

    ——活着就好。

    真是心脏病要爆发了。太子斑笨手笨脚退了两步,捂着胸口跌坐回自己座位上,惊魂未定地看了看身边的元帅。

    ——元帅和少将,这两个人怎么能这样冷静!

    他瞥了眼元帅身后的001号舰,突然意识到正如自己将幽荧藏在接驳舱中一样,烛日此时也栖身在001号舰上。

    “殿下该去检查子弹了。”元帅将太子斑的惊慌失措尽收眼底,不由笑道。

    “是你……”太子斑头脑一片空白地发问。

    “去吧,殿下。”元帅不置可否,做了个请的手势。

    太子斑在满场的欢呼声中恍恍惚惚又站起来,恍恍惚惚走下广场。

    “太子殿下!”时徽活蹦乱跳地冲他跑过来,兴奋得宛若新生——确实也是新生,连称呼都恭敬了起来。

    “谢谢,谢谢。我刚刚真的以为我要死了。”时徽语无伦次地小声说道。他结结实实地一把抱住太子斑,大力拍着对方的背,感动得要哭了。“你做到了,你做到了。”

    太子斑被时徽抱住,背上被一下一下地重拍;他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只觉得心跳异常快。

    妈的,怎么还停不下来了。

    “你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找,找——”太子斑两眼发直,嘴唇抖不利索,脑子里还剩下最后一丝理智,赶紧推开时徽。

    太子斑手里握着那枚捏得发烫的嵌合弹,假意在远离人群的广场地面上寻寻觅觅,最后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蹲下捡了起来,高举着手中的子弹。

    人群又是一阵爆发的欢呼声。光裔元帅甚至觉得,自己受封三军统帅那天的游|行欢呼,大致也不过如此了。

    太子斑握着嵌合弹,交给公证委员会的人检查。嵌合弹是皇家骑士团团长狐弗亲手打造的,绝无通不过检查的可能。

    虽然明知如此,在公证员仔细观察子弹的几十秒内,太子斑一颗心脏依然是狂跳不已。

    炸掉卫星。他在心中骂了句脏话,感觉自己晚上就要去找医生看一下心内科。

    “双方射出的子弹嵌合,平局。”公证人员通过个人广播宣布,“根据《小丰谷星决斗准则》第三百二十一条守则,和小丰谷星决斗公证委员会授予我的权力,我宣布,光裔时徽先生和费莫里森腾琸先生的决斗即刻取消,双方的荣誉已在这颗嵌合弹中得到了天意的维护。今后不得再以同一事由发起决斗。”

    全场狂风骤雨般地鼓掌和欢呼,这一结局确实是人心所向。腾琸脸色终于变得正常不少。两位决斗人别别扭扭地握了手,腾琸不敢再说挑衅的话,只沉默地对时徽鞠了一躬,神色庄重,随即转身大步离场。

    费特区长在全息显像井中也跟着大呼一口气,转而看向三军统帅:“元帅,谢谢。”

    三军统帅目光轻轻一瞥:“你谢我干什么。”

    “谢谢元帅对费家族颜面的保全,和对犬子的救命之恩。”特区长诚惶诚恐。

    “我并没有做什么。”元帅看着自己的大手,轻描淡写地说。

    “是,元帅,我知道了。”特区长点点头,不再追问。

    “你也在这边看这么久的热闹了,快点回去处理特区的公务吧。”元帅漫不经心地一笑,“说起来,现在还是你的上班时间呢。”

    “是,是,对不起元帅。”特区长点头,“我这就回去,认真工作。”他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费此后,愿追随元帅鞍前马后,绝无二心。”

    “我一贯信你。”光裔图玺目光凌厉,点点头,“你回去吧。”

    费特区长再次惶恐点头,消失在显像井中。

    “元帅真是御下有术。”斯科特少将目视显像井,轻轻说道。

    光裔元帅摇头:“我御你就不行。”

    少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后悔跟元帅搭话。他移开目光,看到站在广场中央失魂落魄模样的太子斑。

    “太子殿下今天蛮有意思。”少将点评。

    元帅将头转过去,和斯科特少将一起审视着广场中央的帝国双星。

    一个满场蹦跶,频频向欢呼的人群挥手致意,意气风发仿佛英雄凯旋;一个却一反常态地失魂落魄,两眼发直,机械地被另一个拽着走来走去。

    嚯,拉着太子殿下作胜利大游|行,还真是长脸。

    “走吧。”元帅起身,拍了拍自己最难以驯服的下属肩膀,“耽搁一上午了,也该回军部了。”

    太子斑高举嵌合弹,公证员宣布决斗取消的各式记忆上载及影像捕捉瞬间就席卷了整个霍冬星公共网络。

    同时爆红的还有光裔时徽过于兴奋地在正阁广场中央大声呼喊太子殿下姓名,以及抱住太子殿下上蹿下跳的影像记录。这一系列万人见证、铁板钉钉的一手资料,加上摄影禁止时段太子斑站在见证席上惊天动地的一声尖叫,在公共网络上不断酝酿传播,也掀起了亚文化网络圈关于“徽斑”和“斑徽”tag的创作高潮——当然,这是后话。

    自决斗结果公布起就一直心神不宁的太子斑,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被光裔时徽硬拽着,如展示什么战利品一样游了街——被喜悦冲昏头脑的时徽,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举动的什么不妥之处。

    两人——主要是时徽——在全场的欢呼声中挥手致意走完一圈,为日后诸多亚文化网站提供完剪辑素材以后,太子斑终于想起来幽荧还在接驳舱里。

    “我,我要回去,去,接……”控制不住自己心跳的太子斑,竭力平复着心情,说话竟有结巴,“那个,我的接驳舱上,有,有……光裔时徽,你先放开我!”

    时徽注意到自己一直紧紧拽着对方,这才放手。停止肢体接触后,太子斑终于感觉自己能喘口气了。

    “你去吧,今天谢谢你。”时徽眼神真挚坦荡,“你能把那颗嵌合弹给我吗?我想留着。”

    噢。太子斑低头从口袋里掏出那颗心形嵌合弹,轻轻放在时徽手心上。

    时徽仔细端详着手里的子弹,啧啧称奇。

    太子斑近距离注视着时徽垂下眼睫专注的脸庞,心律不齐。“我,我要走了。”他转身要进接驳舱。

    “你等一下。”时徽叫住他。

    嗯?太子斑一转头,突然看到时徽对自己单膝跪了下来。

    你你你你你——太子斑手足无措,突然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心脏又开始狂野地跳动起来。

    啊啊啊啊要死。

    时徽浑然不觉太子殿下的心思,认真握住对方手指,行了一个标准的君主吻手礼。

    “太子殿下万安。”

    太子斑感觉自己头顶仿佛有蒸汽冒出。

    他向后一退,口不择言:“不是我!”

    “什么?”时徽抬头。

    “制造黑洞的人,不是我。”太子斑慌慌张张后退着跑入自己的接驳舱,“是元帅!”

    说完,太子殿下惊魂不定地收起舷梯,一个加速,连人带接驳舱风一般地消失在正阁广场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