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美女的故事

 热门推荐:#
        落天将嘴凑到那两点殷红处,扑面而来的乳香已经让落天人未醉心自醉了,美人的乳晕亦如当初看见般那样粉红,这让落天想到一个很煞风景的问题,现实舔多了会变成紫黑色,可是游戏里自己舔了也不算少吧,怎么还是开始时那个颜色?

        狡猾的两点殷红调皮的躲在山峰凹处,不管落天怎么凝视都始终害羞的不肯将头探出来,无奈落天只有先放弃这两点,再次贪婪的呼吸了一把乳香,继续往下。落天很喜欢美人的小肚脐眼,感觉很可爱。可惜薄纱盖住了肚脐眼以下的部位,让落天不能一次看个够。

        可能感受到不舒服,美人再次翻了个身,差点碰到两手撑着趴在美人身上的落天。落天赶紧躲开,随着美人的转身,薄纱完全滑落,露出了紧紧闭合的双腿间的那一抹乌黑。乌黑的小草呈倒三角覆盖在微微凸起的丘陵上,很来平时经常修剪,否则不会这么柔顺这么整齐,这让落天又想起了一句诗,芳草萋萋鹦鹉洲,一支红杏出墙来。性感的小草练成一片,茂盛的油光发亮,而那草尖处微微叉开的分叉,而让落天荷尔蒙激素在体内四处激荡。越过芳草继续往下,没有想象的幽谷,更没有传说的水帘洞汩汩不停的冒着不明液体,美人睡得很老实,双腿紧紧的闭合着,让落天惋惜不已。

        目光继续往下,虽然遗憾的没有见着小妹妹,可是那两条长得人神共愤,白得天怒人怨的美腿还是一下就吸引住了落大情圣的目光。光洁而没有一丝瑕疵,嫩白但又不失病态,落天找不出词来形容这两条几乎完美的长腿,至于找不到可能是因为落天还没有遇见更美更长的腿,也有可能是因为作者天使大大还没有遇见更美更长的腿,反正大家往自己所见过最美的腿上联想就可以了。

        一般有长腿的美人都有着一双晶莹雪白的美脚,陶菁也不例外。嫩白的小脚蜷缩着,可惜那十个小脚趾却遗憾的没有涂上指甲油,否者肯定性感的无以复加。虽然天天都看天天都用,可是落天还是觉得兽血沸腾的,下面有个东西几乎要顶出来。

        这时候美人似乎梦呓般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这一声如嗔似唤的呻吟,立刻就将落大情圣的原始欲望挑逗了出来。落大情圣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身上的装备,重重的一把就扑了上去。

        “啊”睡梦的陶菁一下就被惊醒了过来,又惊又喜的看着趴在身上的落天,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啊”陶菁在呼一声,因为落天这禽兽居然用牙齿咬住了陶菁的小点点,还在一边撕磨的不亦乐乎。落大情圣明显很懂的如何合理利用每一处资源,只见落大情圣牙齿咬着小点点,舌头还伸着舔啊舔啊,右手握住了另一支玉兔,让它在手里不断地变幻着形状,而这时候落大情圣的左手却没有出现在大家想像的玉门关,上演一处单指闯关深入美穴直捣黄龙的好戏,而是辗转来到了陶菁的小嘴边,把沾着不明液体的手指伸进陶菁的嘴里,至于这不明液体是什么,我也不好明说,因为起点把这个单词列为违禁单词,大家只能充分的发挥一下想象力,相信很多纯洁的人不用提示就可以猜到了。

        做戏就要做全套,做爱更要最全套,身为情圣和主角的落天更是深深的领悟了这一迷路的天使的至理名言,将吸咬舔一一使将出来,用完舌头用手指,足足将那前戏做足了半个小时,这才开始上演正戏。一般一出戏的前戏有半个小时的话,高潮部分肯定有一个多小时,落天和陶菁也不例外,硬是演足了一个小时,这才意犹未尽的收场,相互开始收拾起来。在这个电影行业冷淡的年代,两人的戏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观众,两人完全属于自娱自乐,可是却还是异常投入的演满了一个半小时,这份持着让广大的艺人演员都自叹不如,更是让某岛国的艺人男演员羞愧不如,难以望其项背,和他们演个十分钟不到就收场相比,我们演员的潜力其实是巨大的,无法比拟的。

        陶菁照例用一只小手划着落天赤裸的胸膛,把头枕在落天的臂弯上,听落天讲着比武大会的趣事,心思却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但凡美丽的女人,身世要么是一贫如洗,亲人还无钱看病,就是家里巨有钱,得和男主角上演个一次温暖的爱情故事来打动美女的家人。陶菁的家世虽然不是这两种,但也有点小俗,因为陶菁的父亲是一个小商人,靠投机贩卖一些物资来赚钱,可以说陶菁高以前的生活都是过的无忧无虑的。

        初三那年,陶菁认识了一个男孩,长的不是很帅气,但也很干净,关键是班里成绩最好的。一次偶来的机会,美丽但却内向的陶菁和男孩聊上了,平时不大与人交流的陶菁顿时被男孩的幽默和才学所深深打动,两人于是开始了漫长的交往。

        那是一个混乱的年代,初谈恋爱已经不在稀罕,同居的也是见怪不怪,初毕业还是处女的都不好意思出来混。落天高的时候和舍友吹牛打P的时候就因为自己还是处男,结果别整个宿舍的人鄙视,第二天连带着被班上二十多个男同学一起鄙视,接着一去打篮球就被人喊初哥,提起这件事落大情圣的眼泪就禁不住要哗哗的流下来。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陶菁的家人外出亲戚家,不回来过夜了,于是那个男孩偷偷的溜出来,跑到了陶菁的家里,两人坐在客厅里聊天,然后又聊到卧室里去,接着又坐在床上继续聊,最后两人干脆躺在被窝里接着聊。聊天内容渐渐从学习转变到两性,然后男孩的手就抚上了陶菁发育良好的胸部。陶菁一直在后悔,当初为什么就要呻吟出来,这一生呻吟直接电燃了男孩的导火索,让男孩小宇宙爆发,就这么把陶菁给办了。两人一直交往到了高一,这一年是陶菁人生的转折点,因为陶父生意破产了,大手大脚的陶母和陶父天天吵架,上来讨债的人络绎不绝。

        那一夜,陶菁在客厅看电视,而这次来讨债的男人却扭转了陶菁整个的人生。

        男人:“我借你的50块钱已经到期了,要是你在还不出我可要报警了,申请法律解决。”

        陶父:“龙少爷,能不能在宽限几天啊,只要我借到钱就能立马东山再起了,到时别说50,就是一百万我也立刻还你啊。”

        男人:“这么说你还没有借到钱了?那你想不想借到钱?”

        陶父:“当然想啊,可惜现在所有的银行都停止向我提供贷款服务了,而且以前那些老混蛋一个个见我有难也都躲起来不愿意见我,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啊。”

        男人:“这样吧,我送你一百万如何?”

        陶父大喜:“好啊,只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不知这代价是?”

        男人哈哈一笑:“和聪明人办事就是爽快,这代价嘛,对你来说也不难,关键看你下不下的了手了。”

        陶父:“不知是什么?不过无毒不丈夫,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量办到。”

        男人:“哈哈哈,你且附耳过来。”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天翼文学;https://www.tywxw.la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