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输了的脱衣服如何

 热门推荐:#
        落天坐在客厅沙发上,心里想的却不是该如何解释或者掩饰,因为他一直坚信,枪到了洞口那自然就可以进去了,除非那人是阳痿,而一样的,事情到了结尾,总会找到应对的方法,有时间乱想,不如回忆一下刚才看到的美好风情,真大啊,想不到现在的小孩发育的这么好。想当初我们那会,女孩的某个部位要是稍微大了一点可是会害羞的,好像自己本不该这么大,大了反而是给自己增加了烦恼。

        “呦,今天怎么那么乖,居然安安稳稳的坐在客厅里?”陈晨看天老实巴交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直感慨今天月亮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呦,包租婆你今天好漂亮啊。”天只当没听见包租婆的话,只顾着自己拍马屁。哪想到包租婆头发一甩,神情说不出的得意:“难道我只有今天漂亮吗?”

        “当然不是吗,你每天都很漂亮,只是今天特别漂亮而。我一直都挺纳闷,为什么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会没有进入演艺圈内,也不知道这是演艺圈的不幸还是那些自认漂亮女艺员的不幸。*****”天说着说着还真懊悔起来了,似乎还真有这么一档事,这换了其他人来肯定已经拜倒在天精湛的演技之下,不过包租婆对于这套可谓是见识多了,日久下来都已经形成了免疫,于是不理会落天,自顾自的看电视。

        落天心想趁现在多拍点马屁,等会东窗事发地时候就可以少受一点罪。这拍马屁和谈恋爱一样。都是容不得第三者出现的,落天正不要脸的拍着,却没想到浴室的小美人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两人的身边。

        “呦,这话说的可真甜啊,姐,这个牲口不会就是你的男朋友吧?”陈晓月偷偷的从后面接近,在听了落天无数的肉麻字句后实在忍不住跳了出来,在她心里花言巧语地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陈晨刚想否认,却没想落天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小妹妹。说话要付责任,听你的意思我不配做她地男朋友了?”

        “哼,你就不配。大色狼,我哪里小了?”陈晓月四句话带着四种不同的攻势朝落天攻去。\\\\\\落天刚想还嘴,一想起刚才自己地确是看光了对方,这要在打击她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于是讪讪的笑着,只不说话。

        “怎么?说不出话了吧?”陈晓月气呼呼的重重坐在沙发上,落天的沉默没有让她有半分的获胜感,反倒是闷得有点慌。她自己知道这种事不能随便对老姐说。老姐难得和一个牲口有点暧昧,这要因为自己这件乌龙事而闹了分手,那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所以想了很久,陈晓月还是决定日后再说,要是日后发现这个男的品行不好。那就把这件事说出来闹的他们分手。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想到这陈晓月地心情就又好了起来,不去理落天,说道:“表姐,还是你家的浴缸舒服,以后我经常过来好不好?”

        还经常过来,那我经常进来看你洗澡好不好啊?落天在旁边小心的。

        “这不好吧?”陈晨瞟了落天一眼,希望落天说点什么,这来个一次两次还好,这要经常过来。那两人有时候在客厅里战斗的时候就危险了。要时时提防着会被人撞见,就没有那种感觉了。

        “有什么关系啊。你新交了男朋友,做妹妹的我就应该多来几次,顺便防着某个大色狼啊。”陈晓月朝着落天炫耀似地看了一眼,“怎么样,你说对不对啊?”

        感情是怕我啊,落天想了想也就释然了,本来自己这段时间出来的太久了,不如正好就借着这个借口回家看看,老是呆在包租婆的温柔冢里,落天只会越来越不舍得离开。可是一旦离开了,这再次回来时恐怕已经曲尽人散了吧。

        “你来吧,明天我就搬回家去,我出来的太久了,也该回去看看了。”落天尽量掩饰住自己颓废的语气,很多时候有些事有些人,明明你不想做出选择,但是却不得不做出选择,甚至很多时候这选择对两人都未必是好事,这就是生活。

        “怎么,你真的要回去了吗?”

        “好啊,那你快走吧,要不以后我就搬进来住好了。”

        落天很怀疑两个人是不是姐妹,不管是外形还是相貌又或者是性格,都完全一个天一个地,通过聊天知道,眼前的小美女叫陈晓月,是包租婆的表妹,目前正在大学上学。

        落天伸手打了一个哈欠,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指针赫然已经指向了十二点,“不早了,晓月你要不要回学校啊?”

        “呀,都十二点啦,这时候回去寝室也已经关门了,干脆我就睡在这里好了,只希望明天回去宿舍里的几个妇女不要编排我才好。”陈晓月看了一眼后面地两个卧室,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要住在这里。而陈晨原本却是想要利用这最后一个晚上,好好地和天温存一下,算是最后的疯狂,这下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于是提议三人打牌打发时间。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