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再次卖为奴

 热门推荐:#
        王氏瞧着自家娇贵的小少爷为了自己俩个老不死的亲自跑来这乱糟糟的地方,到现在热水都没有一口,心一横只说:“我和你们爹都已经决定了,不用你们管,以后也不用你们上坟,小少爷自会安置我们。”

        杜小郎白天都在铺子里,家里都是交给浑家操持的。他很少进那间小黑屋,太臭了,又黑乎乎的,虽然说脏了点那也是爹瘫在床上,总不能叫儿媳去伺候公公,娘照顾爹这没什么不对啊,听浑家说这汤药什么的也都一直没断过,爹的病没起色也不能怪自己啊。

        他觉得自家爹娘叫别人养去像什么话,再说哥哥每年会寄一笔钱来作为自己供养爹娘的补贴,哥哥日子过得比自己好,这钱除了过生活总还能留下些来,要是爹娘不在了哥哥也不会再给钱了。

        因此杜小郎也是极力反对,甚至最后跪了下来抱着王氏的腿:“娘,要是儿子媳妇哪里不好您尽管说,咱们虽然是小户人家但也不缺爹娘一口吃的。您就是不疼儿子也疼孙子呀,您就不想看着孙子吗。”

        杜南烟在这种地方呆上几分钟都已经不耐烦,眼下为了杜志俩口子呆了这半天已经破天荒,他瞧着王氏只一个劲的掉眼泪,手指弯曲在桌面敲了敲,咳嗽一声,把众人目光都牵引过来。杜南烟废话不多说,直接道:“杜志王氏俩人,本已于元祐五年脱籍,然现在答应重新自卖我杜家为奴,我说他们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禁杜小郎一家就连路七都被杜南烟这骚操作惊呆了,又见杜南烟从靴筒里抽出一张纸来,这里的人除了路七外都不识字,只看见满满一页字,末尾有几个红印章,瞧着很是唬人。杜南烟拍在桌子上,又从荷包里拿出一盒小小朱泥:“珊瑚,你且来按手印。”

        王氏走到桌前,身子却被猛的一拉,只见杜小郎哀嚎道:“娘、按不得,按不得啊。”然后又冲着杜南烟磕头“大少爷你放过我爹娘吧,他们俩一老一病,已经做不得什么事情了。”

        杜南烟只哼了一声,路七叹了口气,杜小郎虽然懦弱无能但毕竟是王氏亲生儿子,就是不知道王氏会不会动摇了。王氏到底选择了看到大的小少爷,加上也不是没有私心,老头子病成那个样子,离开也是给儿子减轻负担,她咬咬牙就蘸了印泥在契书上按下一个鲜红的大拇指印。

        杜南烟才不管杜小郎如何哀嚎,只收了契书站起来:“马上会有人来接你们,珊瑚你有什么要带的自去收拾。”

        路七像个狗腿子般跟在杜南烟身后,俩个人还没完全走出茶水铺就听见身后有人急急忙忙喊杜少爷,站住一看却是小郎浑家。这妇人挤出一丝笑,小心翼翼问:“大少爷万福,小妇人想问一下我爹娘卖身银子是多少,是否已经给下来了。”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路七绝倒。杜南烟也沉默了一下,偶后指着路七开口说:“你爹娘一把老骨头,我还要贴汤药费,看旧情我贴十两银子。这位罗家的七娘子如今是我管事,这七娘子来接人时自会给你婆婆,你婆婆愿不愿意给你我就不管了。”

        说完转身疾走,路七急忙跟上去。杜南烟一口气走出巷子口才停下,那屋子里空气污浊,他此刻才敢放开呼吸,一路走得疾,眼下冷空气入肺就大咳起来。

        路七急忙给他抚背,她当他是明月辉、自己是给他打杂的小厮,这些举动也不觉得自己突兀。半晌杜南烟直起腰来,路七看着他掩着唇,眼尾已经泛了红,这半张脸和明月辉如出一辙,又想着他总是红得异样的唇色不禁担心他有肺疾。

        “小七娘,你说的是对的”杜南烟放下衣袖,抬头看着略带了点灰色的天“你要不接走他们、他们活不过这个冬天。”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