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身死魂存

 热门推荐:#
        冷!

        姜羡余趴在阴冷潮湿的地牢里,四肢冰冷僵硬,干哑的喉咙中弥漫着苦参的涩味,遍布全身的刑讯伤口血肉模糊,将白衣浸得血迹森森。

        这是第几天了?

        他困在地牢当中不知昼夜,已经记不清日子了。

        外面好像在下雨,雨水顺着砖墙缝隙一汩汩渗入地牢,浸湿了他身下的稻草。

        牢里空气越发阴冷潮湿,夹着血腥味,恶臭难闻。

        他早已痛到麻木,身体越来越冷,眼皮越来越沉,意识渐渐模糊……

        迷糊之间,他好像听见了父亲的声音——

        “别抖。”父亲温暖的大手按在他小小的肩膀上,“马步扎够半个时辰,方可休息。”

        “啊?那还有多久啊?”他仰头看向高大伟岸的父亲,自己的个子堪堪到父亲膝头。

        父亲揉揉他的脑袋,温声训他:“早着呢!你哥练了一个时辰也没喊累。”

        他顺着父亲的视线看过去,十岁出头的哥哥握着长刀练武,挥汗如雨,还不忘回头哄他,“小余坚持住,娘说待会给咱煮绿豆汤。”

        “真的?”他喜得往上蹿,又被父亲按住肩头往下压,叫他别乱动。

        他一边扎稳马步,一边迫不及待向身旁一块练武的小男孩炫耀,“谢承我跟你说,我娘煮的绿豆汤可甜了!”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