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书院争执

 热门推荐:#
        课室中霎时一静。

        此时虽然还未上课,但有些人已经开始温书了,覃云汉和温清这般闹闹嚷嚷确实不太妥当。

        两人对视一眼,互相吐了吐舌,躬身执礼,准备对其他同窗道歉。

        谁知方才开口呵斥的人却看向姜羡余,话里带刺道:“姜羡余,求人不如求己,谢承如今不过是个秀才,就算考中了又能如何?”

        骤然听见谢承的名字,原本也准备向同窗赔礼的姜羡余当即沉下脸。

        眼前这位同窗有些陌生,姜羡余一时想不起对方姓名。但对方似乎对他、对谢承都意见不小。

        只听对方又道:“他姐夫二十一岁就中举,如今也两次进士落榜,明年春闱可就第三次了,谢承真有本事,怎么不帮帮他姐夫?”

        又听他扯上段书文,姜羡余腾的一下站起身,居高临下冷眼看向地方:“仅仅考中举人的确不能如何,但谢家富甲一方,谢承他如今就能带我吃香喝辣,倒是你,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

        覃云汉也怒道:“就是!段大哥就算只是个举人,也能做你我的夫子,你哪来的脸在这说三道四?”

        “没错!”温清年纪小,嘲讽人却有一套,“赖宏,你不过也只是个童生,菜鸡也敢笑孔雀,简直叫人笑掉大牙!”

        “你们——!”

        赖宏又羞又恼,腾一下站起身,反驳道:“谢承他家再怎么富,也不过是沾满铜臭的商贾之家,有什么值得骄傲?段书文曾经也是一代才子,偏偏娶了谢家女之后屡试不中,焉不知就是商家女坏了门风?”

        又指着覃云汉和温清斥道:“亏你们也是清清白白的农家子,竟与姜羡余他们——嗷!”

        赖宏话还没说完,姜羡余的拳头就已经将他撂倒。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