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武举之路

 热门推荐:#
        前世。

        姜府客院,姜羡余找到正在打点行装的任逍遥,说:“抱歉,任大哥,我还是不跟你走了。”

        任逍遥动作一顿,惊讶地看向他。他待在扬州这阵子,一直在姜府做客。

        姜羡余带他逛遍了扬州,也常同他比试切磋,最爱便是缠着他讲游历所见。两人混熟后,很快将那些称兄道弟的敬辞省略。

        前两日他向姜羡余辞行,姜羡余也蠢蠢欲动,说要同他一道游历四方。

        此刻听到他说不去了,任逍遥笑着问:“不是你闹着要跟我去闯荡,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姜羡余:“若是我走了,我爹娘肯定不放心,说不定还会四处找我。还是谢承说得对,我只是想行侠仗义,锄强扶弱,考武举,入天心府也是一样的。”

        “还能给我爹娘长脸,他们肯定乐意。”

        任逍遥笑了笑,“确实,我孤家寡人,了无牵挂,这才四海为家。你还是不要学我。”

        姜羡余点了点头,“你若不急着走,可以多住几日,再教教我骑射功夫。”

        任逍遥却摇头:“老友来信,邀我去京城相聚,我就不留了。”

        他朝姜羡余拱手,“聚散有缘,来日再会。说不定那时,你就已经穿上了金谛听。”

        天心府的天心使,身穿金线谛听纹饰的玄色锦衣,取“通晓天下,善辨是非”之意。

        姜羡余大方拱手:“借任大哥吉言,也祝任大哥一路顺风,有缘再聚。”

        内容未完,下一页继续阅读